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汝大学的春假
小汝大学的春假
今天是小汝在英国升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春假,本来想买机票回香港,可是机票太贵了,只有把行程搁置,抱着思乡情怀的她即使和同学在饭堂吃饭也没法专注在话题上。 「喂~~小汝,妳今晚去不?」 小汝在思海中被这位豪爽的日本女生硬生生的把思绪拉回来:「嗯?什么?去哪?」 「去联谊会呀!和S大学的男生联谊呀!妳都没在听吗?」 「喔~~抱歉呀,纱织,我刚在想些事想入神啦!S大听说校风不太好。」 「妳放心吧,才吃个饭聊聊天吧了。今次来的男生听说是优等生,而且有个还是学生会的会长,总不会太糟糕。我知道妳心有所属,就当是陪陪我吧,我花了好大的精神时间才连络到这么好条件的男生啦!拜託妳来吧~~」 小汝看着露出祈求眼神的纱织只有无奈的点头。 「太好了!大家今晚就6时半在学校门前等候,我开车来接大家过去,就这样决定啦!」 晚上6时半左右,纱织就开着她妈妈的车到约定地点来,可是相约的女生只有小汝到来,纱织也只好没奈何的开车到一家英式的酒吧连餐厅的店去。纱织一进店就发现约好的三位男生,坐下后他们就开始互相自我介绍起来。 一名金髮、拥有着一双碧蓝眼睛的男生先开始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杰克,是修读经济系的,也是S大的学生会会长。」 跟着一名留着黑长髮、用着日语口音的男生也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横守。妳们好,大家可以叫我小守,修读艺术及摄影系的。」 突然横守身旁的染着浅金色短髮的黑人男生抢着答:「不要看他那样瘦削,他竟然可以把我放倒,他好像学过什么合居道的东西。」 横守皱一皱眉的纠正这黑人的说话:「是居合道呀!什么合居道。我们在作自我介绍,你挖这陈年旧事出来说干什么?」 黑人男生拍一下自己额头说:「对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杜艾,S大超强运动家就是我啦!」杜艾还边说边用力挤出他的二头肌来向小汝她们展示。 纱织看了一下四週就向杰克问道:「还有一个呢?」 杰克露出阳光味的笑容回答:「他突然不舒服,要在宿舍休息,不来了。」 纱织鬆了口气说道:「我们这边也来不齐人,只有我们二人吧了。」 杜艾大笑说:「不要紧不要紧,三对二很棒的组合。哈哈~~」 他们三男二女就这样开始起话题来,彼此越混越熟,最后纱织还想到杰克外租的家去看看他的奖牌,本来小汝想先回去,可是在纱织及那三个男生的拉拢下只好被迫一起去。 杰克的家满远的,竟然要开出小镇,并要花二十分钟车程才能到达。杰克算是富二代,租屋的钱是由家里支付,所以这个家实在华丽,是一所两层高、依山而建的洋房。 杰克及杜艾比较热情,跟纱织的性格正好相符,因此他们三人就无所不谈,最后连初夜什么都拿出来说,而横守及小汝则在大厅上打起电玩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汝有点渴,準备去找饮料,经过偏厅时只见桌上的饮料却不见他们的蹤影,当小汝边喝刚开的汽水边走到大厅时,不知何故脚一软眼前一黑就倒下来。 一个没有窗的房子,房子中间有张大大的床垫,杰克坐在床垫上问道:「小守,好久哦,我以为今次要失败了。」 横守一边抱着昏睡的小汝进来,一边说道:「这女的戒心好重,给她酒不喝就连水也不喝,幸好最后还是多得杰克哥的秘密武器才搞定。」 杰克哈哈大笑并说道:「这个当然啦,做人不留一手怎么行呀?可是呀,那个纱织为求自保竟然出卖了朋友。」 「那就是说……今天只有一个小妞可吃?」横守边说边狠狠地把小汝甩到那空置的床垫上去。这一甩,小汝的丝质连身长裙便翻到大腿上去,雪白而又嫩滑的大腿尽现横守眼底。横守从裤袋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后就跪到床垫上去,把遮掩着小汝内裤部份的长裙一口气拉到腰上去,小汝那件白色的内裤大喇喇的跑了出来,横守把鼻子揍近小汝内裤的三角地带深深的吸了口气,并露出有点失望的表情来。 杰克回道:「是呀,今天只有这个小妞,杜艾把那日本妞送回去,藉此先为这妞开个苞。」 「开什么苞丫~~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吧,她已经不是处女啦!」 杰克惊讶地说:「什么!不是?想不到她外表纯朴,竟然早就没了,真想知道谁那么有福气。」 横守以专家的口吻说:「依味道来看,应该失去不久,要先试一下才可以下判断。」 语音才落下,横守便无情地把那件白色的小内裤拉扯到小汝的脚踝,并褪出来放到鼻子前嗅了几下才抛到旁边去,稀疏的阴毛、白嫩的肌肤尽收横守眼底,他把小汝双脚分开换成M字型,稀疏的阴毛完全不能把那粉嫩而又涨大的小穴遮盖,这样一张开,大小阴唇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哗~~这女的好像很少用这处。」横守边说边把手指伸进小汝的阴道去,突然没有反应的小汝因横守这行为而低呻了一下:「唔……哎……」 杰克问道:「她喝了哪支?而且喝了多少?」 横守想了一下续说:「就是那支可乐,好像喝了几口就倒下啦!」 杰克淫笑起来:「哈哈~~真巧,她竟然喝了我那支珍藏的可乐。那支可乐混入的不是速效安眠药,而是一种带有少量安眠成份及自白剂的催情水,我一直都留到最有价值的女生才给她喝,想不到这小妞自己却选上了,这一切都是天意哦,小守你真是好运呀!」 横守听到后继续他手部的动作,果然指头才插动了几下便越抽越是畅顺,皆因淫水已大股大股的从小汝的阴道中流出来,而横守的指头亦感受到小汝阴道壁越来越火热。 小汝似有转醒的迹像:「哎……唔……哎……好热……不要……哎……」 横守看到这样情境异常兴奋,抽出把玩小汝的指头,同时用力地由上而下拉下小汝背心长裙的肩带并褪到腰际去,小汝那双被纯白胸罩所包裹的36D胸部随之弹了出来,同时亦看到小汝那条只有23吋的小蛮腰。 正当横守準备强吻小汝时,竟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来:小汝用她那双软弱无力的手挡格在横守的胸口上。可是这举动不但阻止不了横守的行为还火上加油,他把小汝的双手左右拉开,并开始吻起小汝的粉颈来。 「不要……唔……不要啦……放过我……不要……」小汝依然用着剩余的力气想把横守拉开,不断地扯抓横守的肩膀,可是奈何使不上半点力的她只好继续任由眼前这头饿狼宰割。 「喂~~杰克哥,你不是说催情水有自白剂成份吗?为什么她还在反抗?」 杰克脱下裤子露出他那条20公分长的肉棒来到小汝跟前蹲下,同时一手抓住小汝的脸颊并说:「是吗?待我看看。」 杰克把他那条约20公分的肉棒一下塞了半根到小汝的嘴里去,小汝迷糊的双眼顿时张得开开的,她亦用那双无力的手不断拍打着杰克的大腿示意他把肉棒抽回去,可是杰克并没离开,更把小汝的头抓得紧紧的不让她后退,搞得小汝有呕吐动作,同时泛红的双眼亦流出泪水来。 「果然真的会反抗,嘿嘿嘿~~可能药力不够。」杰克边笑边退出那根长肉棒,再次抓住小汝的嘴把可乐灌进去,不时还因呛到令可乐从鼻子喷出来。小汝起初还乱抓杰克的手臂一通,未几又再次软瘫下来,眼神更是比之前更加迷糊。 杰克抛开手上的空罐并说:「看来已经行了,小守你可以问问她问题,她一定如实的回答你。哈哈~~」 「真的吗?那妳叫什么名字?」 小汝像想了一下,道:「唔……我的名字?我是谁呢?唔……对……我叫徐小汝……好热哦……」 「杰克哥,真的耶~~好玩!这个好玩!」 「今年几岁?」 「唔……18……不对,前天刚19岁……这个……扎着……好不舒服……嗯……哼……」小汝脸颊泛起红晕,同时一边用那双软弱无力的手抓扯那个包裹住36D的胸罩边缘来。 杰克摸一下下巴,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小汝:「我还以为妳刚好18岁。」 横守继问:「她可真是童颜巨乳呀,不知胸部有多大呢?哈哈~~那妳三围是多少?」 小汝好像还会知羞辱,用很小的声音答道:「唔……37、23、34……唔……」横守听得十分兴奋,继问:「哗~~身材好正哦!那妳何时被人开苞?怎样开苞的?」 小汝眉头紧皱,开始拉扯胸罩的肩带,可是由于双手无力,只是搞得胸罩有点少量移位,并开始回答横守的问题来:「胸口好热呀……何时开苞?好像是学长……对……是学长……几星期前的事……本来……上他家……温习……可是他竟然……」 横守听得更加兴奋,急不及待的追问:「他对妳怎样?上了妳?妳自愿还是半推半就的呀?」 小汝的脸颊越来越红,唾液不时从嘴角流出来,口齿开始不太清楚的说道:「唔……自愿?不!学长……他……他……偷偷的……把人家……把人家……绑着……哎……胸口好热……唔……」 「那就是说,妳被学长姦了?」 小汝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杰克哥,你听到吗?这妞的第一次是被人姦的,看来她的命格都是给人姦的,所以今天落得被轮姦的下场也不可以怪我们,这全是天意。哈哈~~」 听到轮姦二字,就算小汝多迷糊都对此有点反应:「唔……我不要……不要被轮姦……不要……」 「哪到妳说不要!知道什么叫姦吗?就是不用得到妳的同意。」 横守像之前对待长裙一样把胸罩的肩带拉下来,杰克亦帮忙从后边把扣子鬆开,一下子整个胸罩便被解下来,一双留有胸罩红印的36D胸部大喇喇的暴露在这二人面前。 「哗~~这双乳房的型态我们日本有个名词给它,称之为美乳,大而不鬆又不堕的,坚挺得来亦不缺柔软感,而最厉害的是这颗小乳头十分粉嫩。」 横守一边说,一边逗玩拉址起那颗因药力而变得硬翘翘的乳头来,边玩同时已褪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一条不长不粗的肉棒,并一下就插进小汝的小穴去,进入瞬间还听到一声清晰的「滋滋」之声。 小汝猛烈地抖了一下,长长的「啊~~」呻吟了一声。 「爽呀!里边又热又软,而且肉壁好紧又会吸~~真是极品!」 「呀……进来了……唔……好舒服……呀……不是……不要……拔……拔出去……呀……不要……没戴套……不要抽……不要抽动……抽好快……呀……」 「小妞~~妳的穴好紧,果然是刚开苞的穴,就是和一夜情女生的不同。」 随着抽插速度加快,小汝的36D胸部亦随之大幅度的摇动起来,一双粉红的小跳豆跟着起舞,看得人眼花缭乱,横守亦被这双小豆吸引住,一口吸吮下去同时并拉扯起来。 「哎……好痛……不要扯……会断掉的……乳头快断啦……不要吸扯……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妳现在是奴隶,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何时到你抗议?小守,把她扶起来干。」 横守依照杰克的吩咐扶着软软的小汝,提起她一边的腿又再次插进去,并继续抽插着。而杰克则走到小汝的后边,用他那条20公分长的肉棒在菊花口来回挑玩着,未几更强行把那粗大的龟头挤进去一点点。 「呀!不……不!痛痛痛……救命……好痛……妈呀……鸣~~不要再进来了……要裂开啦!好痛……不要……呀!还……来……不要!」 小汝虽然极力想阻止杰克侵犯她的菊花穴,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只有急得大哭起来,但这两名杀红了眼的禽兽,他们哪会怜悯起她来呢? 「杰克哥这么棒哦~~我边抽还边感到你的肉棒在后边顶,感觉满有趣。杰克哥,再捅入一点看看吧!哈哈~~」 「好!咦?出血了?哈哈~~我开不到妳前边的苞,那妳就用后边的苞作补偿吧!哈哈~~」 「好痛……痛死啦~~行行好……放……放过我……呜……呜……」 「放?当然会放,我们玩完了,自然就会放开妳啦~~哗!想不到妳长得不太高,菊花穴却满深的,半支都进去啦!哈哈~~」 「杰克哥,这妞天生异品呀!肉壁又紧又嫩又很会吸,而且很多水,爽死我了啦~~」 「不要再……不要再……抽我后边了……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只要不插后边……会……会烂掉……你的……你的太……太大……呀……不要抽了呀……呀……痛……不要那样……抽出来……呀……抽出来啦……放过我……我不行了……」小汝边说,嘴角不时喷出唾液来,并微微的反起了白眼。 「杰克哥,要停一下吗?这妞快双眼反白了。」 「啧~~亚洲人的体格真没用,才进去半根就受不了。」杰克边说边把肉棒抽出来,小汝的菊花像被开了个洞一样张得开开的,而且久久都未能合拢回去,还听到菊花洞「噗噗」的挤出因方才抽插所带进去的空气之声来,同时间小汝整个人微微的抖动起来。 「杰克哥,有点不对劲……她肉壁突然收得好紧呀!被夹好紧……啊……」 横守才说完不久,连接着小汝肉穴的肉棒四週空位却喷出一些水来,这些水带着一阵尿骚的味道,原来小汝受不了两人的攻势,被干到失禁了。 「哗~~她失禁啦!哈哈……看片子看得多,会被干到这样的这小妞可是第一个,既然妳不想玩后边,那就嚐嚐前边吃两根的滋味吧!」 「嗄……不行啦……呀!撑开啦……会裂掉……不要……好涨……两根……好涨呀……呀……」小汝的小穴现正被横守及杰克的肉棒一起填充着。 「杰克哥,好挤呀~~喔……我不行了……快要射出来……让个位给我抽出来……不然要射进去啦~~」 满脸唾液鼻涕的小汝一听到横守这样说,即使再软弱无力都尽最后努力用手试图把横守撑开:「不要……今天我是……是危险期……不要射……抽……抽出去……拜託……我不要……不要怀孕……我还要上学……」 「小守,你就射进去吧!她越是叫不要,我们偏要令她怀孕,看看最后她怀的是谁的孩子。」 「不要……我求求你们……我愿意……愿意做……什么事……但不要……不要……射进去……呀……不……不要!」 「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真……真的……呀……」 杰克抽出肉棒,同时横守亦把肉棒抽出来,并射精到小汝的大腿上去。 「好啦~~我守了我的承诺,现在到妳了。来,含下去,二十分钟含不出来就要受罚。」 小汝有气没力的在地上爬起来,看着布满了淫水及小量粪便的20公分长的大肉棒不禁却步。 「怎样呀?过了一分钟啰!」 小汝合起双眼、硬着头皮含了下去,可是才进入三分一的肉棒已顶到喉咙。但杰克并没有放过她,还硬要插到底才放开来,一放开手,小汝就不其然呕吐起来,呕吐不断,隔了好一阵子才平伏好。「啧啧啧~~真是可惜,二十分钟过去啦!要受罚了喔!」杰克说着,同时和横守打了个眼色,横守在架子上拿了部DV下来并开始拍摄,同时间杰克把小慧的双腿换成M字型,并提起她双腿整个人抱起来,从后面插进小汝因淫水体液搞得一塌糊涂的小穴去。 「呀……为……为什么……又插进来……呀……不要再插……到底了……你的太长……不要……不要整根插进来……求求你……没戴套……会怀孕的……不要抽动了……行行好……放了我……啊……」 杰克在小汝耳边小声的说:「只要妳跟着我的话说,我就放过妳。如果知道就点个头。」 小汝现在只好默默地点了个头,杰克轻声在小汝耳边说着,小汝亦只字不漏的慢慢吐出来。 「我徐小汝……自愿不戴套被人干……是杰克的性奴……怎么玩都可以……什么……不行……呀……不要再挤进来……我说,我说……自愿……自愿……求求你不要啦……行行好……呀……快抽回一点……我说……真的说啦……呜……我……自愿……被内射……即使有了他……呀……为什么又插……插好深……我没说错呀……呀……有他们才对……呀……对不起啦……鸣……有他们的……孩子……都会继续……被他们干到孩子……出生……呀……这样……可以……可以了吧……放我下来……好羞……不要再拍了……」 横守边听着小汝的独白,肉棒又再次硬了起来,放下DV的瞬间,杰克亦把肉棒抽了出来,而再由横守补上。 「呜~~怎样又插进来啦……我下边……下边……已麻掉……快没感觉……我都这样不能走掉……呀……你们可以……先让我……休息一下吗?」 就如小汝所说,她的阴唇早已被之前涨大了一倍有多,而且还向外翻,粉嫩的唇肉变得又红又肿,可能受到药力刺激的关係,但即便如此,肉穴依旧不受主人的感受所影响,继续排出淫水来,「噗滋、噗滋」之声从没间断过。 横守比较有良知,听到小汝这样说,回看了杰克一下,杰克皱一下眉头并摇头示意继续,并说:「性奴是不需要休息的,玩厌了就送给我家的亲戚朋友玩。而且横守和我都没内射,是妳自己说自愿被我们内射的,有片存証哦!妳自己想想哦,拖得越久,就越多人来干妳,到时妳可不只是招呼我们两个那么简单。」 杰克边说,边拿出他的手机打上:「今晚我家地库有个36D的极品少女落网,要来分享吗?」之后按下群发的按键。 小汝受住横守无情冲刺的同时,忍住发情及下体肿痛的心情悲愤的吐出说话来:「呜~~呀……哼哼……你们……你们……多行不义……总会……呀……被抓的……呀……你……痛……呀……」 「就算如妳所说,我被抓了,现在妳也先得用菊花好好地招呼我这一整根肉棒。哈哈~~」 杰克用力抓开小汝丰股的臀肉,用力地把肉棒一点一点顶进去,20公分的肉棒就这样硬生生的全被捅了进去,小汝菊花穴週边流出一点点的血丝并被撑开到极点。 「痛死了……是我说错话……不要……原谅我……呀呀呀……顶到了……不要……不要抽动……呀……好麻……救命……」 此时横守的抽动速度越见加快,「噗滋、噗滋」之声越见厉害,小汝从快麻掉了的肉壁感受到横守的肉棒在一涨一缩的抖动起来,即使经验不多的她都知道眼前这个男生快要射了。 情急的小汝泪水又再次涌出来,虽然明知阻止不了,可还是扭着腰希望逃过一劫,但身后那根粗大肉棒把可动的空间减少了,莫说逃离,连扭动都做不了。 「守……守哥……求求你……求你……拔出来……不要射进去……呀……好热……进去……呀?!不要顶……顶到子宫口啦……不要……再顶就撑开了……呜……顶开了啦……呜……会怀上孩子……呀……不要……呀~~呜……」 横守射入瞬间,小汝终于放弃了,眼神亦开始没有了生气,完全感到她心已死。横守射完精,慢慢地把布满淫水和精液的肉棒抽出来,并用面纸抹了一下,又提起DV继续拍摄起来。 小汝此时此刻除了身子放软外,还不再怎样喊叫了,但身后的杰克完全不介意,还越干越厉害,菊穴的週围血越流越多,杰克的肉棒每次除了抽出血外,还带出菊穴里排出的分泌物。 无情地姦淫了二十分钟后,杰克终于射了,可是他还没有放过小汝的意欲,把布满精液分泌物的肉棒抵在那36D奶子上,并经由乳沟塞到小汝的小嘴去,全无反应意识的小汝不吸也不吮,只是任由杰克自个自的在抽动着。突然杰克的手机响起来,他才放弃软躺在地上的小汝跑去接听。 「喂~~你们到了?直接从后门进来地库吧!什么?大伟要去遛完狗才来?不用啦,叫他直接带狗过来吧!哈哈~~你真明白我想玩什么。好,就这样。」 杰克看着小汝的小穴及菊花只排出小许精液,像似不甚满意,用指头不断地抠挖着,挖动了数下,一直全无反应的小汝也不其然的抽搐了数下。未几房门再次打开,映入小汝眼廉的是数个黑影…… 是日新闻,富商X先生的儿子被判以贩毒及有预谋轮姦两项控罪…… 「近来这些富二代真是有够烂。」 一间暗暗的房间,一名肥胖青年正专注地在电脑前看着讨论区,略过了好几个标题,直至到一个有附档的标题才停下来,标题名为【H大学36D少女被轮暴至怀孕实拍流出】。 「H大学?不是专出优等生及美女的学院吗?真的假的呀?咦~~这妞很纯又有气质,画面也不像是A片,看来是真的哦!看在这妞份上先下来看看。」 数分钟后,下载程式传来下载完毕的声音,这名青年双击一下视像档,影像就播放出来:一名拥有着绝好身材的少女被人从后抱起双腿,中门大开,那满布淫水体液的稀疏阴毛完全不能把粉红色的嫩穴遮盖着,大喇喇的暴露在镜头前。未几,一条粗长肉棒硬生生的把这嫩穴撑开并无情地抽插起来,少女更是流得满脸泪水、鼻涕及唾液,哭说着:「我徐小汝……自愿不戴套被人干……是杰克的性奴……」 这名肥胖青年边看着影片,边拉出他那又黑又丑的细小肉棒打起手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