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舞会之后
舞会之后
译者言:   这是一篇翻译小说,考虑到一些语言习惯,对文中的名字没有进行翻译和更换。   在情海已经游蕩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什么贡献,现在奉上本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由于本人语言水平有限,所以翻译的可能很粗陋,如果大家能凑合这看,将继续完成后面的部分。 本文共分上、中、下三部分,已经贴完,可以在本论坛中找到。**********************************************************************                 (上)   一个月前,我过了17岁的生日,但我还是一个处男,想想就觉得可悲。   其实我长得很帅,外表俊朗,由于经常参加一些体育活动,身体很结识,但很害羞,尤其是面对女孩子,常常手足无措,这让我很是沮丧。   上週五晚上,我无所事事,也没有女朋友可以约会,就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参加一个还是学生的女孩举办的舞会。这个女孩的父母到乡下渡週末去了。在这种舞会上,可以狂吃,痛饮,大声的唱歌,疯狂的舞蹈,完全放鬆自己,当然,这种舞会上最不会缺少的就是女孩。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好。我遇到了生物课的同学Cathy,一个漂亮但很朴素的女孩。据说她从来没有约会过,也从来没有对哪一个男孩产生过兴趣。所以在这里看到她,我觉得很吃惊。   Cathy的个性几乎和我一样,对身边的异性感到害羞,紧张。但自从我们在一个合作的生物实验上认识了以后,我就觉得我们很合拍,可以很放鬆的聊天。   那一天,我们聊了很长时间,然后去跳舞。Cathy告诉我,我是和她跳舞的第一个男孩,当然,上舞蹈课不算。   从那时起,我们开始感觉对方都很紧张。她丰满的乳房偶尔轻轻擦过我的胸膛,那种感觉真的很好。我甚至看到她用一种恶作剧的眼神偷偷观察我的反应。   这时候Cathy已经喝了两小杯白葡萄酒了,估计是酒让她放鬆吧。我也已经喝了四大杯啤酒,远远超过我的酒量,感觉头有点晕,还嗡嗡直响。随着Cathy有意无意的摩擦,我有了感觉。   突然,她问我:「你和女孩上过床么?」   「当然了!」我撒谎说。   「我从来没有和男人上过床,但我很想,也很怕。」   「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只有继续撒谎。   「做爱就像我们现在这样摩擦着一样舒服么?」   「当然了,更舒服!」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这时,我已经完全勃起了,很难受。   时间愈来愈晚了,舞会也开始有些变味了。成双成对的男女在楼上楼下的穿梭,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楼上的卧室只有几间,估计有不少的人还要排队等待呢。我也想和Cathy到楼上去,但是几次话到嘴边都嚥了回去。   我想每个学校总有几个蕩妇吧,我们学校的当然要数Nancy Mac Namara。她热爱性交,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以和任何一个向她发出邀请的男人性交,据说她的口技很好,被她吹过的男人都讚不绝口。   估计是楼上的卧室实在太忙了,现在Nancy乾脆跪在楼梯旁边,抱着一个男人的屁股,添着他的阴茎,为他口交。   天哪,受不了了,我也想要!   突然Cathy甩开我的手,大声喊道:「你那么喜欢那个蕩妇,你去找她啊,她会让你干她的!」随后抛出了大厅。   等我反映过来追到门口,她已经走了。   沮丧的我又回到舞会上,不停的喝酒,一边看着Nancy消失在楼上的卧室、起居室以及一起可以做爱的地方,没完没了的和男人性交。   「如果她看到我坚硬如铁的大家伙,她肯定会很乐意被我干的!」我心里想着。   但是我没有勇气接近她,尤其是在有很多朋友的舞会上。所以我只是看着,不停的喝酒,努力的忍耐着裂开般的头疼。直到我的朋友Terry享受完至少三个女人的小屄后送我回家。那时我已经很难站稳了,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女人、乳房、口交、小屄等。   门铃响过后,开门的是我妈,穿着一见粉红色的睡衣。   「看看看看,这是怎么了?」妈妈问道,「真像两只没头的苍蝇!」   Terry一边不停的道歉,一边在妈妈的帮助下将我搬到沙发上。我的意识很模糊,不确定是在喝酒,还是在和Cathy跳舞,或者在做其他的。但是我马上注意到妈妈的乳房在支撑我时紧紧地压在我地手臂上,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Terry走后,我瘫倒在沙发上,继续嘟囔着我的女人、乳房、口交和小屄,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胡言乱语。看到这种情况,妈妈对我进行一些测试,确保我没有嗑药。   妈妈想要把我扶到床上去,但是几次尝试后,放弃了,让我睡在沙发上。并询问舞会上的情况。我没有任何保留的告诉了她,包括Cathy丰满的乳房,我勃起的鸡巴以及烂交的Nancy。   妈妈听到我和Cathy跳舞很高兴,并且建议我下週一见到她的时候告诉她我还是处男,骗她只是为了给她留下深刻的映像,还要告诉她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好,并且勃起了。这与蕩妇Nancy一点关係都没有。   和往常一样,我漂亮的妈妈,我的好朋友给我我一个好建议。   但妈妈不完全相信Nancy的事情。她认为Nancy只是和别人性交,不可能在客厅里当着那么多人为男人口交,是我进行了夸张。但实际上就像大家看到的,她在客厅为别人口交,而且还不止一次。   这让我很生气,大声的对妈妈说:「我真的看到她把那个男人小小的鸡巴从裤子里拿出来又舔又吸的!他的鸡巴太小了,还没有我的三分之一大!」   随后,觉得妈妈不相信我,还责备我,赶到很委屈,我竟然哭了!   看到我哭了,妈妈慌了,赶快拥着我,安慰了我好一会儿,让我慢慢平静下来。她拥着我的时候,感觉到乳房紧紧的贴着我,很有弹性。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很想尿尿。妈妈问我能站起来么?在她的帮助下,我站了起来,走向楼下的卫生间。我们走得很困难,但妈妈坚持要我到厕所去尿。我几乎是趴在妈妈的身上向前挪。   到了厕所,妈妈不得不扶着我,让我脱衣服。但是我裤子拉链出了一点小问题,没有办法打开,把我的鸡巴释放出来。妈妈只好把我的裤子拽下来,堆到了地上,随后我把内裤脱下,挂在脚踝上。   「哦!!Alex!」妈妈眼睛睁得很大,惊歎道:「我明白刚刚你的意思了,你确实有一条非常大的鸡巴,实在太可爱了,我为你感到自豪,宝贝!!」   「哦,妈妈!」我感到很尴尬,但也有一点点兴奋。把自己的鸡巴完全暴露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而且这个女人还是生我养我的妈妈。   妈妈今年37岁,但是漂亮的脸蛋,高耸的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又圆又翘的大屁股,一点都没有走样的身材,让她看起来只有20多岁的样子,很年轻。   「听着,Alex,不要觉得尴尬。我是你的妈妈,但我也是一个女人。我知道什么样的鸡巴受欢迎,这真是漂亮的鸡巴!跟你说实话吧,你的鸡巴比你爸爸的还要大!」   这我早就知道了,好久以前我就偷偷和爸爸比过了。爸爸的阴茎只是普通尺寸,大约6.5英吋,而且也没有我得粗。   「呃,可能吧,但这有什么用呢?」我抱怨道:「它只是掉在那里,没有一点用。如果我不克服害羞的心里,没有一个女孩对它感兴趣,而且有机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我想你知道怎么去做,Alex,」妈妈说:「当有女孩看到你的大家伙时,她们会感兴趣的,那是你的身边将是美女如云!」   「不会吧,妈妈!我知道这不是世界末日,我会慢慢长大,慢慢变得正常起来,但是现在我很兴奋,很想发洩!总有一天我会好的,我真的很想尽快克服我的恐惧!」   「你恐惧什么,宝贝?」   「我做不到,妈妈,」我回答说:「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正常的勃起,并且做爱,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得很好。像Nancy那样的蕩妇,肯定会为我的鸡巴而疯狂,但是我不愿意和那样的骚货上床。但是像Cathy那样的好女孩,我很想和她上床,对她好,让她开心,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我对性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知道,妈妈,仅仅一条大鸡巴,并不能让一个女人快了。」   「非常正确,宝贝!」妈妈讚赏的说。随后又用一种戏谑的口气说:「由于我为你的大鸡巴而疯狂,你会叫我蕩妇么?」   「哦,妈妈,你不会的!!」   「不,Alex,我会!这是条令人神往的大家伙,它真的让人激动。特别是我们在谈论它的时候它变得更加坚硬了,这让我很兴奋。我是你的妈妈,但你真的让我很想要!」   「你怎么能这样说,妈妈?但是很显然,你没有兴奋。我也不知道一个女人兴奋是什么样的。」   「很多方面可以看出女人已经兴奋,宝贝。首先是乳头,乳头会勃起,就像男人的鸡巴一样。我的乳头已经坚硬如铁了!」   「让我看看,妈妈,求你了!」   「不,Alex,听话!」   「哦~~不!妈妈,这不公平!我知道我喝醉了,而你很清醒。你看我的鸡巴,抚摸它,让我很兴奋,但是你不让我看你的……」   「你真的想看么,Alex?你确定你真的想看我的乳头么?」   「是的,妈妈!我很像看你的乳头,你的乳房,我早就想看了!」   「真的么?你什么时候想要看我的乳房,Alex?自己手淫的时候么?」   「不!别这样,妈妈!」我真的很尴尬。   「嘿,是你先开始的,」妈妈笑了:「不是么,宝贝,难道你不是想着你老妈的奶奶手淫么?」   「嗯,是的,妈妈,有时候。对不起,妈妈!」我仍然很尴尬。   「没必要道歉,Alex,你对女人感兴趣很正常,也很好。哦~~天哪!我……我太兴奋的,好像要啊!」   随后,妈妈看着我的反映,慢慢的挪到了门边,把门从里边锁了起来,然后走到我面前,拉开睡袍的衣襟。透过薄薄的睡衣,我可以看到挺立的乳头直指向前!   「看到了么,Alex?你让你淫蕩的老妈很冲动!」   「不,妈妈,你不老,更不淫蕩。」   「嗯,不老,是么?至少现在不老。但是你的妈妈真的很骚!知道么,Alex,我和你爸爸的性生活还算不错,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满足过。结婚很长时间以来,性爱就成了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做爱只是为了让对方不要更多的抱怨自己。实际上我也像你一样经常手淫。大鸡巴儿子,知道么,从今天开始,我手淫的时候又有新的可以想像的东西了。」   「你要想像的是我……我的……大鸡巴么,妈妈?」   「哦!当然,当然是你的大鸡巴!我宝贝儿子漂亮的大鸡巴!我还要想像很多事情,很多我和你这条大家伙之间的事情!」   妈妈一边说,一边脱下她接近透明的睡衣。我可以完全的,清楚的看到她的乳房了。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乳房!它们高高的在胸前耸立着,中间是一圈淡淡的乳晕,顶上是粉红色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着,像极了两颗大大的樱桃。   妈妈用双手捧着奶奶,在胸前形成深深的乳沟,还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搓揉着乳头,使它们变得更加坚硬,更加突出。妈妈的胸部不停的起伏,呼吸愈来愈急促。   看着这种令人直喷鼻血的场面,我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向了已经坚硬如铁大肉棒,开始慢慢的抚摸。由于酒醉,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但当我看到妈妈放大的瞳孔和不挺煽动的鼻翼,一副非常渴望的样子时,才发现她死死的盯着我不停套弄鸡巴的手。我吓了一跳,马上停了下来。   「不!Alex……嗯,别停!太妙了!你看着妈妈的大奶奶,很冲动,是么宝贝?」   「呃……!」我已经开始呻吟了,手紧紧的握着大鸡巴,使劲的讨动着。   「是不是看着你使妈妈那么冲动让你很激动啊,Alex?」妈妈用很诱人的耳语问我,这让我的鸡巴跳了起来。   「呃……哦……」   「如果我让你看看你让我兴奋成什么样,你会继续在妈妈面前手淫么?」   「会的,妈妈!我会!」我几乎是在发誓。   我慢慢的套弄着,但是由于酒醉,我不知道我还能忍多长时间不射精,我已经感觉到高潮慢慢的逼近。   妈妈完全脱掉了睡袍,把睡衣也褪到了脖子上。天哪!她没有穿内裤,现在已经是完全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没有任何的遮掩!   我几乎停止了呼吸!   「谢谢你,宝贝,我会把这当作是对我的讚赏!」妈妈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说:「看这里,宝贝,看妈妈的小屄!」                 (中) ***********************************译者言:   本来想弄成上下两部分,但是由于时间关係,把这一部分弄作中,有些短,请不要抱怨。   后边的部分如果没有意外,很快会出来。***********************************   我惊呆了,妈妈的阴毛竟然是剃过的!哦,天哪,这是我见过最诱人的女人屄了!鼓鼓的一个突起,好丰满!光秃秃的,肥厚的阴唇还是粉红色的,并没有因为爸爸的蹂躏和妈妈的爱抚而变色。那些色情杂誌里毛茸茸的女人洞根本没有办法和妈妈漂亮的小屄相比。并且它就在我的面前,活生生的,简直难以相信。   伴随着我火辣辣的目光,妈妈将大阴唇翻向两边,将湿湿的阴道呈现给我。然后把一个手指伸到阴道里,连续几次抽插,拿出来时,上面布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看起来滑滑的,还有黏性。她还擦了一些在我手上,真的黏黏的、滑滑的,感觉很好。   「这就是淫水,女人最私密的东西之一,只有在女人很想做爱的时候,才会分泌出来润滑阴道,方便男人的抽插,想尝尝么,宝贝?」妈妈似乎在教我。   「不……我……我不知道,妈妈!」我结结巴巴的说。   「哦,看看你,我的小公牛,你都快要射精了。」妈妈用手指蘸了一点我从马眼里流出的液体,放进嘴里,先用舌头轻轻的舔,然后整个手指插进嘴里,不挺的吮吸,好像手指上涂满了蜂蜜,眼神也有些朦胧。   「嗯!……味道真好,Alex,你真的不想尝尝淫蕩妈妈的淫水么?」   「你并不淫蕩,妈妈!」   「不,我淫蕩,我是一个真正的蕩妇,Alex!我的淫蕩完全超出你的想象。」这时从妈妈眼里我可以看到熊熊的慾火,表明她真的是一个疯狂的蕩妇。   妈妈把刚刚从小屄里抽出的手指递到我的面前,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一边不挺的套弄我的鸡巴。淫水的味道并不好,鹹鹹的,还带点硷味。但其中妈妈小屄淡淡的香味却使我疯狂!我更加用力的搓揉我那又大又涨的大鸡巴。   「哦,宝贝,别伤害它,别那么用力,它会受伤的。来,让妈妈帮你润滑一下,记住,一定要温柔。它可是一个爱死人的大家伙!」   说着,妈妈把几个手指一起深深的插到屄里,不停的左右摇动着抽出插入,直到手指上布满了她的淫水。然后拔出来,很快的握住我的鸡巴,替代我自己的手慢慢的套弄。太不可思议了!!!   「好了,我的小公牛,你可以继续了。」妈妈对我抛了一个媚眼,暧昧的笑容挂在脸上,「或者你想让你的蕩妇妈妈帮你手淫,然后把你的精液射得她全身都是?」   听到她这么说,我差点停止了呼吸。   「你来,妈妈!!」我几乎是在呻吟,「但是别再叫你自己蕩妇,我不喜欢这样。」   「呃……哦………我是蕩妇,Alex,但是我只是你的蕩妇!只有你,宝贝……只有你可以看到我淫蕩的一面。Alex……你不知道,在你面前成为蕩妇我有多高兴,我可以完全放鬆,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妈妈温柔的为我手淫了几分钟,一边套弄我的鸡巴一边挑逗我,让我愈来愈冲动。   「射出来,宝贝,把你的所有的不开心都释放出来,我们下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慢慢的,她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还偶尔舔一下我的龟头,或者把龟头整个的含到嘴里很快的吸一下。   后来她告诉我,这不算口交,她只是想让我快点射出来。   很快,我感觉到尾椎的地方麻麻的,这种感觉很快扩散到全身。   「啊!……」我射了,在蕩妇妈妈的帮助下,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喷得妈妈头上、脸上、脖子上和乳房上倒处都是。这都是蕩妇妈妈不躲闪反而迎上来的结果。同时,她还发出了一声喜悦的尖叫。   我停止了射精,妈妈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进行吮吸,还把鸡巴吞到喉咙的深处,用喉头轻轻的挤压,简直太爽了。她的吮吸时轻时重,好像要把我的每一滴精液都吸乾一样。   我急促的呼吸都还没有恢复,妈妈又开始舔我软软的阴茎和卵蛋。在舔卵蛋时,还温柔的抚弄仍然很敏感的龟头,想让我尽快重振雄风。   「嗯,妈妈,我不想那么快射精,但这真的是我有史以来最爽的一次!」   「我知道,是我让你那么快出来的,下次我会让你慢一点,会让你更爽!」   说着,妈妈放下马桶的盖子,让我面对着她坐下。我已经冷静了下来,鸡巴也很快的恢复了雄风。   妈妈把腿分开立于马桶的两侧,慢慢的蹲下来,用火热的小屄靠近我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眼睛盯着我,像要把我看穿一样。慢慢的,大鸡巴已吻上了小屄,好湿好热啊!但是由于我的鸡巴实在太粗了,一开始很难插入进去,妈妈只好一边呻吟,一边左右晃动摩擦,慢慢的将我8英吋的大鸡巴纳入到她的小屄屄里。   妈妈一边慢慢上下耸动,用她的阴唇摩擦我的鸡巴,一边把奶奶紧紧的压在我的胸脯上,用力的挤压,摩擦。还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耳背等处舔舐。我张开嘴,想要亲吻她,她马上封住了我的嘴,并伸出了丁香小舌,在我嘴里到处游弋。妈妈在我的鸡巴上耸动得愈来愈厉害,已经成了跳动,并且一直在嘟囔,告诉我我的鸡巴带给她的快感。   「这就是做爱,Alex!这就是真实的性交,宝贝!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你的鸡巴摩擦我的阴道,我喜欢你的鸡巴在我的体内跳动!我要让你学会所有我知道的性交知识,从今以后变得更自信,我的小公牛!你会成为做爱机器,哈……现在是做爱机器在干她淫蕩的妈妈!我喜欢做爱的声音,就像爱你深埋在我小屄里的鸡巴头!」   妈妈不停的在我身上跳跃,不停的呻吟,不停的用收缩阴道来使我获得更大的快感。好几次,她感到我要射精了,马上做一些调整,让我的高潮有所回落。慢慢的,她的高潮也要来了,这时候的她已经接近了疯狂,大声的呻吟,阴道激烈的收缩,哦,天哪,我感觉我要死了!   「哦,用力宝贝,用力干我,啊,啊……我来了,啊……」   在妈妈的喊叫声中,我的高潮也来了。   「啊,我也来了,妈妈,啊!」   我们大声的叫喊着,感觉一股暖流从妈妈的深处涌了出来,我也大力的射出了我今天的第二次。   「使劲,宝贝,射给妈妈,射到妈妈的最深处,哦……」   被我一激,妈妈又涌出了一次暖流,嘴里只有出的气了。   我们相互拥抱着跌倒在地板上,但是我的鸡巴并没有变软。休息了一会儿,我慢慢的开始耸动,让鸡巴在妈妈的小屄里抽插,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妈妈也慢慢的动着身体回应我。   这样子慢慢的玩了好一会儿,我们都恢复了不少,我的性趣又被激了起来。通过刚刚的鏖战,我也放开了。   我把妈妈放平了躺在地上,我趴在她的身上,用力的将肉棒捅入她的小屄!   「轻点,宝贝!」   妈妈提醒我,但很快接纳了我的粗鲁。   我开始抽插,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感觉到妈妈的深处有一团棉花一样的东西,每次插入很深时都会紧紧包着我的龟头,很舒服。   一会儿,妈妈的眼睛睁得愈来愈大,紧紧的盯着我,喉头发出咯咯的声响,一股热乎乎的体液涌了出来,妈妈又一次高潮了。   这一次,我们几乎是瘫在地上,彼此拥抱着、笑着,用力的亲吻对方。                 (下) ***********************************译者言:   终于完成了,虽然有些短,但真正体会到各位原创者的不容易,在这里向他们致敬!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说明。   首先是题目,好多朋友认为文章题目取得不好,这主要是兄弟第一次操刀,又是翻译文章,想着要完全忠实于原文,文章内容也是如此,所以有些地方我自己都不满意。文章原文标题是「After the Party」。   还有就是不少人催促,实在是小弟英语水平不高,而且实在太忙,现在还有几十页的专业课文章等着翻译,那可是专业英语的期末考试题啊,大家也不希望小弟重修吧?   有各位的支持,小弟以后还会继续尝试,不过还是翻译,创作实在太难了,呵呵!不过可能会改变一些,不会像这一篇一样那么忠实于原文,会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就算是改编吧。***********************************   过了几分钟,妈妈温柔的把我推开,站了起来。我以为我们的亲密接触已经结束了,也随着妈妈要站起来。但是妈妈阻止了我,要我跪下,身体向前倾,用两手支撑着。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我很乐意地按照她的意思做了。   让我吃惊的是,我淫蕩的妈妈竟然开始舔我的屁股瓣!随后慢慢的向中间靠近,舔屁股缝!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屁眼上!一阵阵痒痒的、酥麻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立刻传遍了我的全身。当我意识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时,妈妈又开始温柔的抚摸套弄我的鸡巴,当然,她的丁香还继续向我的花蕾进攻。   妈妈告诉我这叫「升天」,只有最淫秽的蕩妇才会去做,也只有特定的男人享受得到,当然,这个男人肯定是蕩妇的至爱。   我已经感觉到另一个高潮即将到来。突然,妈妈把舌头努力的向我的屁眼里挤,并不停的向里边用力,尽可能的插到屁眼的最里边。哦,妈妈在用舌头强姦我那还是处女地的屁眼,太刺激了,我的身体禁不住有些颤抖。妈妈的手也加快了对鸡巴的套弄。   「哦!不……妈妈!」在我的嘶喊声中,我的又一次高潮来到了,精液喷到了卫生间的地上,妈妈的手上也粘了不少。   我几乎晕了过去,太刺激了!   「哦,天那,真不可想像,妈妈!」   妈妈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我,还把手放到嘴边,长长的伸出舌头去舔手上的精液。那种样子,让我有一种想要尝尝的感觉,因为她的动作让人感觉味道一定美极了。   添乾净手上的精液,妈妈又趴在我身上,头向着我的脚,形成一个「69」的样式。慢慢放低她的腰,直到小屄贴到我的脸上。   「你很喜欢妈妈的小屄,对吧宝贝,亲亲她,亲亲妈妈的小猫咪!」   感觉到她又在套弄我已经疲软的鸡巴,几次以后又把它放入饥渴的嘴里,吞到喉咙的最深处,用力的吮吸,就像到了世界的末日。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舔屄,如何舔屄让女人兴奋。但是经过多次的尝试,我发现舔她小屄口上边的小豆豆(后来妈妈告诉我,那叫阴核。)会给她很大的刺激,每次都刺激得她把腰弓了起来,有时还伴随着全身的颤抖,于是我就主攻她的阴核。   她流了很多淫水,最后在我的嘴里爆发了,她的腰整个的弓了起来,头想要抬起来,但被我紧紧的夹住,不让她的嘴脱离我的大家伙,她只能发出呜呜哇哇的声音。   这时候的妈妈已经抓狂了,她几乎是从我的身上跳了起来,跑到我的头上,马上蹲下,把黏乎乎的屁股坐到我的脸上。   「让我升天,快,你这个让人着迷的日妈小子!」   我把舌头捲起来,用力的钻进她的屁眼里,淫蕩的妈妈是又笑又叫。   「嗯,用力,宝贝……呜…对……再往里,使劲啊,你这个大鸡巴儿子!」   我用舌头干了她的屁眼几分钟,她回头盯着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干我!我要你马上干我!狠狠的干我!」   随后马上站起来,弯下腰,用手扶着马桶,把一个又大又圆的大屁股耸在我的面前。我站在她的身后,很轻易的就把我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了她已经是淫水横流的小屄里。但是妈妈很奇怪的把手伸过来,温柔的把我的鸡巴从她的屄里拉了出来,在我还没有想到为什么之前,她已经作出了下一个动作,把我的鸡巴引向她的屁眼,龟头顶住她的花蕾,屁股不自觉的往后顶。   我用力向前插,努力想把我沾满淫水的肉棒挤入她的屁眼,但是用力插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快,宝贝,快插进来,妈妈好想要啊!用力,宝贝!」   反覆几次,还是没有进去。   「妈妈,不行啊!」我开始有些气急败坏!   「先日小屄!」说着,妈妈又引导我的鸡巴插入她的小屄。   「用你的手指,用你的手指乾妈妈的屁眼!」   我听从妈妈的话,很轻鬆的把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里。抽插几下,我用了两个,最后变成三个。于是我想再次用鸡巴试试,很不幸,还是没有成功,因为我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   最后费了很多周折,妈妈又是吹又是舔,还涂了很多她满是泡泡的淫水,我才挤进了一个龟头去。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妙了!屁眼里很烫,但是有些干。我试着抽插我的鸡巴,但是妈妈要我轻点,不要把龟头拔出来。   妈妈还说,作为一个合格的淫妇,如果我把她的屁眼乾爽了,在射精以后,她会帮我舔乾净鸡巴上的精液和便便。   我慢慢的动着,还是有些困难。   「用点力,Alex!」   「好的,妈妈,就等你这句话了!」   于是我加大了力度和抽插的幅度,真正的开始干她。   妈妈很痛苦的呻吟着,接受我一次次用力插入,每次都会发出啊啊的大叫。我觉得她肯定受伤了,也许屁眼已经被撕裂,但是她没有要我停止。如果不是我的感觉实在太爽了,我可能也会顾及到受伤的。妈妈的屁眼实在是太紧了,把我的鸡巴裹得没有一丝的缝隙————后来妈妈告诉我,上次爸爸干她的屁眼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妈妈终于高潮了————蕩妇就是蕩妇,肛交也能获得高潮!我把她流出来的阴精和淫水涂在鸡巴上,让它得到充分的润滑,这样让我们都没有感觉到那么痛苦,我的抽插也加大了力度,加快了速度。虽然妈妈已经高潮了,但是我还没有一点要射精的感觉。   「Alex,宝贝……别干了,求你了!妈妈实在是太疼了!」   「闭嘴,你这个淫妇!我要干你的骚屁眼,一直干到射精!然后要你舔乾净鸡巴上的精液和大便,这是你答应我的,是不是?!」   「哦,天哪!我爱你,Alex……我喜欢你叫我淫妇……啊……干我,干我的骚屁眼……干到你射精!现在我好舒服,快…用力…你这个大鸡巴儿子!」   在妈妈的嘶喊声中,我努力的进行我的打洞工作。妈妈呢,当然是在进行她的淫唱。慢慢的,我感觉到高潮即将来临。   「妈妈……妈妈……好舒服!我……我要……来了!」   「等等,我也来了,我们一起来。」   「哦……哦……啊,来了!……」   「啊!……」妈妈只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   我们一起高潮了!那是前所未有的高潮。   喘息了一会儿,妈妈转过身,蹲在我身前,伸出舌头,轻轻的舔我的鸡巴,偶尔含着用力吮吸一下,就像在吃一个美味的雪糕。几分钟后,我的鸡巴就被舔得乾乾净净。由于是蹲着,我射出的精液从妈妈的屁眼里流了出来。觉得很有意思,就用手蘸了一些,涂抹在她那两瓣大屁股上,接着又把手指移到屁眼上,还想插进去。   突然,浴室外面传来爸爸的声音:「嗨!你们在干什么呢,没事吧?」   他就在门外!!!   他一定听到我们在干什么了,肯定!   沉默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那淫蕩的妈妈开口说话了:「没事,老公,Alex有点不舒服,我在帮他让他不要那么难受,别进来,这里乱成一团糟。」   「Alex没事吧?」爸爸关心地问。   「他没事,他……他只是喝多了。」   「那好吧,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睡得好好的都被你们吵醒了。现在的年青人愈来愈不像话,随随便便就喝醉。你真应该好好教教他,给他一个教训,臭小子!」   我想要回答爸爸的话,但妈妈认为我不能出声,马上用手捂着我的嘴。   「对,我想他从今天晚上会学到很多,记住这个教训,以后不会再做同样的蠢事了。」妈妈抢着回答。   「那好,你能处理我就先上去睡了。你们也快点,别太晚了。」   随后听到爸爸的脚步声上了楼梯,声音也愈来愈小。   妈妈回头,用色色的眼光看着我说:「没错,我能处理好一切!」   蕩妇妈妈和日妈儿子,这是我们现在对自己的称呼,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努力的忍着不笑出声来。   爸爸的搅和,使我们中止了我们的疯狂。   收拾完一切,妈妈对我说,过完这个週末,我们应该找一个时间继续好好的谈谈。   我告诉她,既然週末不行,那就下週一,那天爸爸从上午6:30要工作到下午7:00,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想怎么谈都够了。   週一,2:30我就回到了家里,妈妈刚过3:00也回来了,看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好好谈谈。   「错了,日妈儿子,我不认为这是谈话的好时机。来吧!」   我没有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也不用问。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