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三十三章 容祖儿
恶欲之源 第三十三章 容祖儿
晚上十一时,我坐在黑沉沉的大屋之内,欣赏着大厅内众多动人女星的美艳照片。何嘉莉、叶佩雯、容祖儿、张佳佳、Twins,数之不尽的美女真的令人花多眼乱,不过这里可不是我的家。   正当我沉醉在动人的美女漩涡中之际,大门已适时传来了锁匙声,厚重的木门被熟练地推开,由于屋主尚未习惯屋内的黑暗,所以丝毫未发现屋内的陌生访客。   不过正当屋主準备亮着室内的电灯之际,我已先一步出口阻止︰「杨受成先生,你还是不要亮着灯,这样对大家都好。」   杨受成终于察觉到屋内的陌生人,不过他不愧为老练的商家,慌张了一会已定下神道︰「谁在那里?」   我冷笑着示意杨受成坐下,已接着道︰「不用慌,是杨先生你叫我来的。」   杨受成定下来细心一想,随即已明白我的身份︰「你就是月夜?」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已接着道︰「话大家也不用说,我的目标是谁?」   杨受成从身后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堆照片,同时倒来了两杯威士忌,接着道︰「就是曾志伟那死肥鬼的女儿,那死肥鬼竟敢与梁思浩合谋对付我,我要你将她的女儿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受成见我缓缓地看着照片,已笑着道︰「这个曾宝仪不错吧?足有三十五寸的骄人上围,我知道你一定喜欢,你要多少报酬即管开口,我一定不会待薄你的。」   我冷冷地看着杨受成说︰「我不要钱,英皇美女多,我要你旗下的美人儿陪我。」   杨受成的脸色为之一变,接着道︰「那么你要谁?」   我淫笑着接着说︰「出发之前,我要容祖儿先陪我一晚,让我尝尝SM她的滋味作为订金;而事成之后,我要你安排何嘉莉来陪我一晚;还有,最后则是轮到张佳佳要陪我玩足三日。还有一点就是,我的宝贝可是把罐头刀,祖儿与嘉莉这种蕩货可以不谈,但张佳佳的处女则要留给我开苞,这就是我要的报酬。」   杨受成的脸色铁青了一会,最后终于道︰「明天祖儿没有工作,我会安排她到酒店服侍你,现在我吩咐司机载你到酒店先休息一会。」   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望着旁边的大钟,已经是早上的十一时半,祖儿还有半小时就要来。老实说我也不是看上她才选她,月夜奸魔的眼光怎会这么差,只不过为了能尽情SM淫慾她一番,以看看她为何能吸引万千少男少女;而何嘉莉亦只不过是我的热身菜,我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张佳佳这美人儿,我一定要好好尝她的处女罐头,看看是否原汁原味。   想着想着,房门已传来了声音,一身平民运动装的容祖儿已踏入室内︰「是张先生吗?是杨生吩咐我来的。」说完已不愿再看我一眼,接着道︰「若张先生没问题我想先洗个澡?」我点了点头,容祖儿已直接走入浴室之内。   水声缓缓地传出,可真是经验丰富的娃儿,明知待会要脱光光,所以也不盛装而来,不过我最讨厌她那种看不起人的目光,有本事的话,待会我操你时不要求饶看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祖儿走进浴室已近大半个小时,可惜仍未有离开的意图,真不知她要洗到何时,既然如此,我还是到浴室助她一把。我重重地推开浴室的大门,容祖儿闻声已慌忙取过毛巾遮掩着身上的重要部位,不过我淫笑一声已一把扯下她的毛巾︰「迟早也要被我看清楚,还有甚么好遮?」说完已立即把祖儿拉到浴室的云石台上实行就地正法。   由于我在等待祖儿洗澡其间早已将身上的衣服脱个一乾二净,所以我才将祖儿压上檯面,坚硬无匹的十寸长巨大阴茎便已毫无保留地抵在祖儿的蜜唇间。祖儿察觉到我没有戴套的意图,已慌忙地道︰「你不能不戴套就来,杨生也会戴套的。」不过我已淫笑着揉弄祖儿的一双小嫩乳,同时道︰「既然杨受成有戴套,那我就更不需要戴套了。」随即腰肢用力将阴茎狠插入容祖儿的体内。   祖儿吃了我猛烈的一棍亦说不出话来,只能随着我的活塞运动勉力呻吟,令浴室之内一时间春色无边。不过我当然不会就此满足,一张狼嘴已来回滑过祖儿青春的肌肤,留下鲜艳的吻痕与及牙齿印,而祖儿雪白的乳房亦因我的力揉而变得一片瘀青,显示出祖儿在我的姦淫下并不好受。   不过这其实只不过是前戏部份,我用力抓着祖儿的一双乳头,潜伏在她体内深处的龟头已发动猛烈攻势,狠狠撞击着少女的子宫,令祖儿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小嘴哀叫,而我的粗舌亦乘势入侵了祖儿的小嘴之内,实行同时玩弄着祖儿上下两把甜美的小嘴。   我将祖儿的娇躯轻轻反转,以正体位再次插入,同时道︰「我每操你一下都要好好吸啜我的舌头,而你下面亦要夹紧,若我不爽的话我就把你双眼打肿,让你以比《劲歌金曲》那晚更夸张的SM熊猫妆出席明天的活动。」   祖儿一想到由于那晚被杨受成玩SM时打肿了眼,弄致第二天《劲歌金曲》时的丑态,已合作地吸啜着我的舌头,而我亦同时用上了大力鹰爪功袭击着祖儿柔软的乳肉。   十指深深陷入祖儿雪白的乳肉之内,慢慢地将柔软的乳肉弄得瘀青,最后在祖儿的一双乳房上一边一只清清楚楚地留下属于我的瘀黑掌印,手掌才慢慢地由祖儿的乳房上撤离,不过手指亦同时夹紧祖儿的两边乳头并同时狠狠向外拉扯。猛痛令容祖儿狂流着泪弓着背,狂乱地挥舞着四肢,不过我却毫不怜悯地直至将祖儿的乳头拉扯成乳棍状,才突然放手任由她的乳头弹回原位。   一下、两下、三下,混杂着剧痛的快感刺激得祖儿忘情地喘息着,而我的目标亦由祖儿的乳头改为她雪白的香臀上,并以如来神掌左右开弓拍打着。随着我猛烈的抽插,只见祖儿早已媚眼如丝,可爱的小蜜穴亦已湿如潮涌,显示出她的主人已开始享受着我猛烈的姦淫。但我这残暴的奸魔又怎会由得容祖儿这贱货如此享受,一声不响已抽出正狂轰猛插着的阴茎,令突然失去依靠的祖儿随即软倒地上。   我却不容得祖儿有丝毫机会休息,一把抓住她的秀髮,连拉带拖的直扯出浴室之外,再狠狠地将祖儿甩往床上。可怜的容祖儿仍以为我只想改变地点,却没发觉我已从袋中取出了SM用的各种工具。容祖儿抬头看到我手持麻绳走近,亦顿时明白到我的意图,慌忙想退回浴室之内。不过我哪容到口的天鹅肉溜掉,重重一拳打在她雪白的肚子上,乘祖儿痛得弓下身子已迅速将她的双手成功反剪背后,并用麻绳紧紧绑起。   绳,是日本姦淫界的精髓,亦是我随师父留学日本时的重点课程,而现在我正好在容祖儿的身上尝尝到底有何威力。我先以传统的龟甲法紧绑着祖儿的上半身,故意突出她那双不太大的乳房,然后将麻绳交缠紧抵在祖儿的阴唇之间,令祖儿身体上任何细小的摆动都会令麻绳不断磨擦着她敏感的阴唇嫩肉,再以斜吊法将祖儿吊在半空之中,令抵在祖儿阴唇部位的麻绳集中支撑着祖儿的大部份重量。   才片刻间祖儿已发出难过的呻吟,不过不消一会声音已被堵嘴球所消去。我故意选择了球身中间有大量小孔的那种,令祖儿的津液能从洞中下流地流出,而我当然亦不会忘记祖儿那双可爱的小乳房,不过人道的我当然不会再过份摧残她早已瘀青的乳房,只是把近半百的衣夹密密麻麻地紧夹在她的乳房之上,将祖儿的一对小笼包好好装饰一番。   果真是淫蕩的娃儿,才吊起不够十分钟,祖儿的下半身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紧贴着祖儿蜜唇的麻绳更因她的爱液而湿得发亮,看来她真的很想要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费时间,刚才得不到满足的鸡巴已再一次重重地插入祖儿的体内,只不过今次我的目标是菊穴吧了。   不过我狠狠的插入只换来了祖儿的一下暗哼声,而我从里面紧窄的程度亦肯定了祖儿的后庭早已为他人所开发,想不到杨受成对祖儿的栽培竟是如此全面。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费精力于祖儿的直肠之内,而以一支电动阳具取代我抽插的工作,而自己当然亲自招呼祖儿的小蜜穴。   由祖儿传来的呻吟声证明了我每一下直撞她子宫的攻击确实是到喉又到肺,而她的小嫩穴亦早已合作地紧夹着我的阴茎,协助着我的姦淫,同时不时送上高潮回应着。受到祖儿阴道热情招待的我再难有任何保留,于是左手紧扯着祖儿的阴蒂,右手紧抓着她雪白的大腿,冲锋陷阵地狂抽顶着,直至我与祖儿双双达到了高潮。   不过由于明知祖儿早已做好了一切避孕措施,所以令我射入她体内的兴趣大减,毕竟膣内洩射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实就是有令女性怀孕的可能,既然现在没有了这可能,我也不愿将第一发最大量的精液浪费在祖儿的子宫内。于是一下子抽出了阴茎,让失控走火的自动步枪将白浊的子弹狂射在祖儿的脸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祖儿何曾受过这种对待,只是吓呆了不动,亦是不能闪避,任由我以精液在她的脸上再补上了一度浓妆。   我乘祖儿休息期间,暗中留意着隐藏屋中的摄影机的情况,确定着它们的正常运作与及拍下房间内的精彩场面,才以毛巾清理着祖儿的脸上残精。我得意地看着半死的祖儿,先解开她的堵嘴球与她来一轮热吻。由于长时间含着堵嘴球,祖儿的小嘴早已麻木,令她甜美的津液不能自控地流入我的嘴中,而我当然立即礼尚往来的令热吻变成了法式湿吻,粗舌同时强姦着祖儿的嘴腔。   待湿吻完毕后,当然要试试祖儿的唇舌功夫,而我亦明白了盛名之下无虚事这个道理,容祖儿只花了二十分钟已成功为我吹出了精液,还一滴不留的吞个一乾二净,而且期间含、吹、舔、啜、磨、咬、洗、深喉八种口交花式来回应用,除冰火外的各种本领明显运用自如,确比我的爱奴们更为优胜。   不过正因为这样,更令我要好好姦淫这婊子,我马上将堵嘴球塞回祖儿的小嘴内,随即已从袋中抽出了皮鞭及蜡烛,準备为她布置一个烛光之夜。数十支蜡烛之多,当然要找个烛台好好安放,而祖儿雪白的粉背就正好是我最好的选择。随着无数烛光的飘扬,一连串的烛泪正源源不绝的烙在祖儿的粉背上,痛出了少女的泪水,不过我不单止不怜悯,反而用手上的皮鞭尽情地鞭打着祖儿在半空摇蕩着的娇躯,同时不时将手上剩余的衣夹夹在祖儿最敏感的阴唇上,令祖儿痛苦得恍如热锅上的蚂蚁。   持续了数小时的姦淫虐打终于都到了最高潮,我抓着祖儿身上衣夹末端的绳子,再狠狠的往下一拉,令无数的衣夹自祖儿的身上飞脱,由于衣夹一直紧夹着祖儿的全身肌肤又或是性感带,突如其来的刺激令祖儿随即痛得双眼反白,并且失禁起来。   而随着祖儿金黄色的尿液泻满一地,我已将我那早已硬直的肉棒再一次尽插入祖儿的阴道之内,并同时用手上的蜡烛烧灼着祖儿的阴蒂,令祖儿自动自觉地扭动着腰肢前后套弄着我的肉棒。随着蜡烛燃尽的一刻,我亦同时将奶白混浊的精液满满地狂射入祖儿的子宫之内,为漫长的姦淫之夜划上完美的句号。   已经很久没试过如此畅快的一晚,第二天一早,容祖儿要在两名助手的扶持下才能步出酒店之外,而我亦一早带同行李展开我的台湾之行。不过正所谓猛虎不及地头虫,在台湾我确实需要一个好嚮导与及一个藏身之所,而孝慈就正好满足了我的一切需要(关于孝慈的事件请参考第九集)。   再见孝慈的一瞬间我也不禁呆若木鸡,已为人母的她身上已生出了一种成熟的美态,而我的突然出现也令她为之一呆,随即已送上火辣辣的热吻以慰相思之苦,并拉着我走进屋内看看我的儿子。不过由于孝慈仍在坐月期间,所以我们间不能有房事发生,不过心思细密的她一早已安排了蔡依林为我好好消除旅途的疲累。   孝慈不愧为我忠心的性奴,一直以来她都为我好好地调教着依林这娃儿,又为我收集其他台湾女星的资料,令我省却了不少功夫。而蔡依林的身体亦成熟了不少,身材比我上次操她时更丰满得多,而随着我粗长的肉棒深插入她的嫩穴之内,她已懂得自动自觉地夹紧我的肉棒,并且前后扭动腰肢,套弄着紧夹着的阴茎,并不时发出愉快的娇喘呻吟。   而孝慈见我以老汉推车姦淫着依林,已配合地走到我的背后,以一双丰乳按摩着我的背肌,并不时以新鲜的乳汁涂抹在我和依林的身上,又或以言语调笑着被我奸得全身痉挛的依林︰「主人你快用力揉揉依林的乳房,看看是否变得更丰满了?」闻言我已加倍用力地搓揉着依林的小乳房,令刚被我带上高潮的依林再一次发出了呻吟声。   「孙燕姿可是依林的好朋友,要不要依林骗她出来让主人为她开苞,再尝尝『一战双娇』的滋味看看?」   足足干了蔡依林三个小时,直到此刻我才记起自己的真正目标,于是边以正常位猛干着边道︰「我今次的目标是曾宝仪,孙燕姿的事下次你才替我安排,现在先想想曾宝仪有没有方法。」   不过由于蔡依林的浪叫声,我足足讲了三次孝慈才听清楚,而我为了要商量计划,只好再加快抽插的速度,阴茎同时以干散依林的速度在她的阴道间不断进出,使龟头每一下都重重撞在依林的子宫之上,令依林老实的身体在我的狠干下洩过不停,最后才草草地将精液全射入依林的子宫之内。   依林在我洩射过后已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睡去,只剩下我与孝慈继续商量我们的奸宝大计。而当我们谈好每一个细节之时,天色已近将明,我只好歉意的抱着孝慈走到床上,并同躺在依林的身旁,并为她宽衣解带起来,吓得她娇啼道︰「你疯了,干到依林死了似的还不够吗?坐月期间是不能有性事的。」   不过我已淫笑爱抚着她成熟的身躯,同时道︰「那么后庭花就没问题吧!」而其实孝慈亦早已被我与依林的连场激战弄得慾火焚身,闻言亦只好任由我为她进行灭火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