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复仇
妈妈复仇
上星期我和我的妈妈玉庐及我的两位老友Samuel和Dicky到内地渡假,一路上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有一晚我那两位猪朋狗友去完按摩回来后,跟我说很正点,那些按摩女郎又美又好身材,服务水準一流,更有我最爱的丝袜高跟鞋诱惑,弄得我心痒痒。 终于在回港前两天,妈妈说要做SPA,于是我便叫Samuel和Dicky去陪我妈妈,而我自己则说要去做古法按摩,其实是趁机去光顾按摩女郎,我还以为妈妈会不知道。 第二日我们在酒店泳池游泳,只见我那穿着白色比坚尼泳衣的妈妈和我的两个老友玩得好疯狂、好开心。 Samuel和Dicky两个家伙还不时跟妈妈有颇亲密的接触,例如他们会合力把妈妈整个抱起,把在泳裤下鼓起的下体顶在我妈妈的股沟和下半身;有时我更会看见他们有意无意地触碰妈妈的乳房和修长嫩白的大腿。但我信任我的两位老友,大槪他们只是一时跟妈妈玩得疯了,倒也不以为然。 游了一会之后,我就独自走去晒太阳,他们就继续游泳。我心想,这两个家伙会不会藉此机会揩我妈妈的油呢,然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谁知睡醒时发觉妈妈和两位朋友都不见了,于是便回房找他们,走时还一边跟自己开玩笑:『你们两个家伙和我妈妈玩3P?我的妈妈都敢玩?!真够老友。』 一回到房后,我就听到浴室里传出男女的嬉笑声,于是我便走进去看个究竟,一看之下我当堂呆住了,只见妈妈和Samuel,Dicky三人正在浴室中,我的两个朋友早已把三角泳裤脱下,两条阳具还正在勃起对住我的妈妈,而妈妈则正在把白色比坚尼泳衣脱下,很大方地把肉体完全展露在我的两位朋友面前!那一刻我不知道应怎么做,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互相为对方涂沐浴乳。 Samuel和Dicky各自把大量的沐浴乳涂抹在妈妈一边的乳房上,直至搓揉出大堆泡沫,然后转移集中在她两颗嫣红的乳头上打圈;妈妈也没有闲着,左右手同时搓揉着Samuel和Dicky的阳具。她把沾满白色泡沫的手掌覆盖在两人赤红的龟头上,两条肉棒立时好像戴上了白色的帽子一样。 最后妈妈还跪在他们的面前,伸出手搓弄和清洁他们的睪丸。虽然昨日在按摩女郎的身上射了一发,但看到这样淫秽的情景,我又忍不住勃起了。他们三人一边洗澡一边互相调笑挑逗,直至洗完澡赤条条地出来才看到我。 Samuel和Dicky看见我,就立刻尴尬地走到一旁坐下,而妈妈则若无其事地跟我打招呼:「仔仔~~你到哪里去了?如果你早点回来,我们就可以四个人一起洗澡啦。」说完后她便坐下来和我的朋友继续有说有笑,此时他们身上依然还未穿上任何衣服。 我还没有搞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但看到自己妈妈和我的朋友赤条条地一起洗澡,心里总不是味儿。我正想发脾气之际,妈妈却很冷静地对我说:「你是否很奇怪我们会这样?那你先要问一问自己昨天去了哪里?」说完就走向Samuel和Dicky那边,全身赤裸地坐在他们两个之间,抚摸着他们毛茸茸的大腿。我两个朋友两条硬挺的肉棒,则继续对着我的妈妈勃起。 Samuel和Dicky很尴尬地看着我。我用怪责的眼神望向他们,为何昨天我去光顾按摩女郎的事会被妈妈发现,心想一定是他们为了佔我妈妈的便宜而出卖了我。这两个家伙转而低下头不敢望着我。 此时妈妈又说:「听说那些按摩女郎还有提供你最爱的丝袜高跟鞋诱惑服务?难道妈妈就不能满足你?」说完她摇着裸露的屁股走向衣橱拿出行李箱。 她打开行李箱,拿出五六双颜色鲜艳、款式各异的丝袜,有黑色、肉色、紫色、红色;有袜裤、长筒丝袜、吊袜带和开裆的丝袜,还有四对不同款的五吋性感高跟鞋。 妈妈用她青葱般的手指拈起一双肉色透明袜裤,一边把玩着一边继续说:「平日我不是都在家穿着丝袜高跟鞋给你看吗?这几天每晚回到酒店房间,我不是都穿着你最喜爱的丝袜、让你摸着我的腿睡觉吗?为什么你还不满足,还要出去偷腥?而且是在你的朋友面前,背着我去找下流污秽的女人!既然你想要的是妓女,不是妈妈,我就在你的朋友面前变成下贱的卖淫妓女给你看!」 妈妈的眼眶红红的,显得有点激动,一双裸露的乳房也在高低起伏着;她在Samuel和Dicky面前说出了我的恋足癖,也令我感到很难为情,但我还能说什么? 这时妈妈说完,就在我们三人面前,把肉色透明袜裤直接穿在下身,没有穿内裤的下体与袜裤裆部直接接触,暴露出乌黑的阴毛。脚上穿上黑色的五吋高跟尖头鞋。 我还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只见妈妈回到Samuel和Dicky之间坐下,左右手分别放在他们勃起的阳具上套弄。这一刻我呆呆的站着,脑里一片空白。 我的妈妈一边上下套弄着我两位好朋友的阴茎,一边说:「既然你不需要妈妈来满足你的变态性慾,我倒不如便宜你的两个好朋友,让他们一起来玩我好了!由现在开始直至回港之前,无论我要跟他们干什么,你都不得异议,更不得表现出性兴奋,要不然我会更加摧残自己,什至被陌生人姦淫!就这样决定吧!」 说罢,又把Samuel和Dicky的阳具拉到自己的大腿旁边,让两人的龟头与她的丝袜美腿互相摩擦,一边媚眼对他们说:「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帮他一起瞒住我,还跟他交流事后心得! 由现在开始你们两个最好听听话话,逗我开心,就一定有你们好处。不然我在外面随便找个男人上床,他就更难受。」然后又指着我对他们说:「现在,你们去脱光他的衣服,把他缚在椅子上。」 此刻我实在毫无反抗能力,因为我很清楚我妈妈的性格,如果我逆她意,事情只会弄巧反拙。现在我惟有听从妈妈的命令,只希望他们不会真的做出什么出轨的事便算了,于是我向Samuel和Dicky点头示意。我被他们脱光衣服,手脚张开,用酒店浴袍的腰带牢牢地缚在椅子上,面向着他们。 妈妈看到我脱光之后,发现我也勃起了,她红着脸看了我的阳具一眼,啐道:「哼!自己的老婆都快要跟别人鬼混了,居然还可以硬梆梆的,真不害羞!」说着转过身去,找来她的一只黑色长筒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面,还用丝袜的弹性蕾丝开口箍着我的两颗睪丸。这反而令我勃起得更加强烈了。 之后的整个下午,除了我妈妈身上的一双肉色透明袜裤之外,他们三人就全身赤裸、毫不避嫌地在我的面前互相挑逗和爱抚。 三人在酒店房间内你追我逐,拉拉扯扯。Samuel和Dicky的双手不时在我妈妈的乳房和丝袜美腿上游走,弄得妈妈格格娇笑;妈妈亦常常去逗弄他们的阳具,又要求他们两人多些抚摸她穿着透明袜裤的双腿和屁股,我的两个老友自然也乐于奉陪,大肆非礼我妈妈薄滑的丝袜美腿,捧着她的脚又亲又舔的。妈妈更故意面向着我张开大腿,暴露出在袜裤之下的粉红色肉洞。 虽然我被缚在椅子上,也看到床上的妈妈下体正分泌出淫水,更渗透了透明袜裤,形成一滩湿痕,好像在引诱男性的生殖器插入似的;而Samuel和Dicky的灼热阳具亦一直隔着丝袜,在妈妈的美腿和阴唇附近磨蹭着。当他们的龟头与妈妈的透明袜裤接触时,马眼渗出前列腺液,在我妈妈的丝袜上留下一丝丝闪亮的精线。 妈妈和我的两个老友整个下午就是这样卿卿我我,互相爱抚和刺激对方的性感带,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他们三人一直都没有穿回衣服,妈妈又不断逗弄两人的阳具,弄得他们整个下午也保持在勃起的状态。其实不止Samuel和Dicky,我的阴茎亦一直硬挺着,把我妈妈的黑色长筒丝袜撑得老高,妈妈很明显也知道,但就故意装作没看见,只顾着用丝袜美腿挑逗两人的生殖器,却不让我们任何一个射精。 晚上妈妈对我说:「今天你还忍到吧?但勃起了一整天啊,进一步的惩罚还是必要的。」她脱掉穿了一整个下午、沾满了爱液和龟头分泌物的肉色透明袜裤,然后从行李箱拿出另一双红色的开裆丝袜…… 妈妈把脱下来的透明袜裤递给Samuel说:「你拿这个去塞住我仔仔的嘴巴,然后再过来替我穿丝袜。」 Samuel接过丝袜,却是先放在自己的鼻子上深深一嗅,说:「嗯~~~好香!!这么性感的丝袜,不穿在妳的腿上真是浪费啊。」 然后又把我妈妈的丝袜裹在自己的阴茎上套弄了几下,才拿过来塞进我的嘴里,我立即感到口腔一阵湿润,很明显那些是我妈妈的淫水;我同时又闻到妈妈下体的味道和男性生殖器独有的腥臭味,我理应感到厌恶,但我套着黑色丝袜的阳具却反而更加硬挺,像一条黑棒子般跳动着,龟头渗出黏滑的前列腺液。 这时妈妈伸出一双雪白的玉腿,命令Samuel和Dicky替她穿上红色的开裆丝袜。我的两个朋友欣然应允,每人抓住她的一条美腿,大大的张开,露出中间润湿的粉红蜜唇;两人又趁着替我妈妈穿上丝袜的时候,来回抚摸她的阴毛和美腿。 换好了红色开裆丝袜,妈妈就牵着Samuel和Dicky的阳具,一起到床上睡觉。我的妈妈亲密地睡在我的两个朋友中间,他们当然也没有穿回内裤,好让阳具可以与妈妈的肉体直接接触。我则继续被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口中和阴茎都套着妈妈的丝袜。我见他们没有解开我的意思,只好维持这个姿势在椅子上休息。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床上就传来点声音,我尝试睁开眼,静静地看他们在做什么。只见妈妈被Samuel和Dicky一左一右地夹在他们二人中间,满面通红,而他们的双手就在我妈妈的身上不断抚摸,一边搓揉她的红色丝袜和屁股,又吸吮她的乳头,硬挺的阳具蠢蠢欲动,一直顶着我妈妈裸露的下半身;他们又不断在妈妈的耳边说话,像是在要求她做些什么,但妈妈并没有反抗,点点头就伸手握住二人的阳具,慢慢套弄起来。 见到这种情况,我本应要出声去制止他们的,但此刻我的口被丝袜塞住,而且心里也没有想要阻止,因为我也曾经幻想过妈妈和别的男人做爱,或者邀请我的朋友来一起姦淫我的妈妈。如今现实就在眼前,我反而有点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本来软垂了下去、套着黑色长筒丝袜的阴茎,现在又撑起一个帐蓬来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情况,只见妈妈本来是裸身躺在Samuel和Dicky中间,把头枕在Samuel的胸膛上,一边舔弄着Samuel的乳头,一边为两人打手枪。她熟练地同时把玩两条阳具,一时套弄肉柱,一时搓揉龟头,又用手指刺激马眼和肉冠,把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涂抹在两人的龟头上,更不时抚弄他们的阴囊,令Samuel和Dicky兴奋不已。 然后,妈妈慢慢变成双腿微张的跪坐姿势,高跷的屁股面对着我在摇晃,露出泛着闪闪淫光的粉红色肉洞。我的两个朋友则像嫖客一样把手枕在颈后,舒适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我妈妈的手淫服务。妈妈赤裸着上身,两只乳房像吊钟一样在Samuel和Dicky面前晃动着,这两个色鬼自然不会放过,伸手搓揉她的乳房和乳头,妈妈发出了一下舒畅的呻吟,更把身子向前倾,两人一张口就刚好可以舔吮她早已变硬的乳头,妈妈还用穿着红色开裆丝袜的美脚磨蹭他们的大腿。 我看得血脉贲胀,阳具猛烈跳动,口中的丝袜充满了妈妈的淫骚味,我多么想马上和她做爱,可是我却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妈妈替别人手淫,任由我的两个朋友吸吮她的双乳。 这时妈妈跟Samuel和Dicky转换成69式的姿势,两支丑陋的阳具面对着我娇美妈妈的粉白脸庞,她的阴户也变成暴露在我两个朋友面前。妈妈故意媚眼看着被缚住的我,双手却握住二人的肉棒,往自己的俏脸上揩擦。 她再在Dicky的阴茎上嗅了一嗅,说:「嗯~~~好臭!!好浓的味道啊!」然后竟然在他的龟头上亲了一下!我那性感貌美的妈妈,为了向我报复,居然故意在我面前亲吻另一个男人的龟头! 接着她不止是亲吻Dicky的龟头,而是张开嘴巴把整根阳具含入,一上一下的吞吐。我看着我朋友的阴茎消失在我妈妈的口中,妈妈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继续套弄着Samuel的肉棒。她含弄了大概十来下,便改为替Samuel口交,而为Dicky手淫。 妈妈就是这样在我两个朋友的阳具之间交替来回地舔吮和搓揉,她没有嫌二人的肉棒不洁或者有很浓烈的气味,反而很仔细地用舌头舔弄他们的包皮和马眼,更把他们从马眼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舔起吞进肚里。妈妈把两人的阳具吃得雪雪作响,最后她更一边看着我,一边舔了舔嘴唇,然后同时含住Samuel和Dicky的龟头,津津有味地吸吮着。 我的两个朋友也尽责地帮我的妈妈惩罚我。他们一边抚摸妈妈的丝袜美腿,一边玩弄她暴露在红色开裆丝袜之间的肉瓣。两人同时把手指伸进我妈妈的阴道内扣挖,挑弄出更多的淫水;然后又舔吮她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趾,一直往上舔到小腿和大腿,最后更直接舔吮妈妈的阴唇,吸吮她的花蜜。妈妈也热烈地吸吮他们的阴囊作为回应。 妈妈被Samuel和Dicky弄得娇喘连连,脸泛红潮,显然是发情了;不止我的两个朋友,连我也勃起得很厉害,阴茎一直向着我的妈妈在抖动。 这时妈妈终于放开了二人的肉棒,两根阳具都沾满了我妈妈的口水,变得闪闪发亮。接到妈妈打开抽屉,拿出两个粉红色的避孕套,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何时买的,大概他们是早有预谋。妈妈撕开包装,微笑着跪坐在床上,然后扶着Samuel和Dicky的阴茎,温柔地为他们戴上避孕套。 我的妈妈就在我面前像个妓女般,替我的两个朋友戴避孕套!我不知道我应该是悲是喜,喜的是起码他们还不会直接在我妈妈的体内射精;悲的是这就代表他们準备要干我妈妈了。 Samuel这个没有道义的家伙,挺着戴上了粉红色避孕套的阳具,扶着我妈妈的屁股就想插入,妈妈却阻止了他。 我以为妈妈是回心转意,岂料她竟是说:「抱着我,去到我仔仔的面前,让他看着自己的妈妈是如何第一次做妓女!要他看着我失去贞操!!」 我真是晴天霹雳,Samuel却欣然应允。他像抱着婴儿小便似的抱着妈妈,走到我的面前,打开她穿着红色开裆丝袜的双腿,把她湿淋淋的阴户面对着我,她的阴唇也早已张开,準备迎接丈夫以外的阳具插入。 Samuel用龟头顶着妈妈的肉唇,在周围打圈,磨擦了几下,却故意不立即插入,引诱妈妈挑动出更多的情慾。妈妈娇羞的看着我,下体淌着淫汁。终于Samuel的龟头顶开妈妈两片娇嫩的花瓣,把阳具插入我妈妈紧窄的阴道内。 「嗯啊啊啊~~~~~~!」妈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我的妈妈终于在我面前做了第一次妓女,而我只能被缚在椅子上,口中和阴茎套着妈妈的丝袜,眼睁睁见证着她本来只属于我的阴道,被另一个男人的阳具进出的事实。 Samuel抱着我的妈妈,在我面前激烈地性交,两人性器官结合的位置,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一些分泌物,有时更会浅到我的脸上。这些分泌物充满了妈妈的淫骚味,肯定是她发情时渗出来的爱液。 Samuel捧着我妈妈的丝袜美腿,肉棒快速地在她嫩滑的阴道内进出,妈妈就一直发出娇美的呻吟作回应。很快两人都大汗淋漓,赤裸的肌肤互相紧贴,磨擦,互相需索。 Samuel慢慢坐回床上,继续让妈妈面向着我,以男下女上的方式性交;妈妈也主动地上下摇动,用充满弹性的阴道套弄Samuel的阴茎,她更不时跟Samuel热烈地接吻,两人的舌头互相交叠纠缠,彷彿他们才是两夫妇一样。在一旁的Dicky则一边搓揉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抚摸她的丝袜美腿,又抓住妈妈的手往自己的阳具上套弄。于是妈妈便停止与Samuel接吻,改为隔着避孕套替Dicky口交,并用手抚弄他的睪丸。 性交持续了约十分钟,忽然Samuel一声低哮,然后停止了激烈的动作,阳具继续插在妈妈的阴道内,只见他的阴囊一股一股的在脉动着,显然是射精了。幸好他戴上了避孕套,但让他在我妈妈的体内射出,始终是不好受。慢慢他的阴茎软垂了下来,退出了妈妈的阴道。粉红色的避孕套上沾满了晶莹的黏液,那是我妈妈的阴道润滑液;避孕套内则有一大泡黏稠的乳白色精液,如果让这么大量、这么浓稠的男性精液直接射进我妈妈的子宫内,几乎可以肯定会令她怀孕了。 Samuel刚退下来,Dicky立即急不及待要补上,他要妈妈跪坐在床上面向着我,然后从后面扶着她的屁股,以狗仔式插入她湿透的阴户。 妈妈还未从Samuel激烈的性交中回过神来,马上又被另一个男人插入,这是她从没有试过的性爱体验,令她一方面感到紧张,但强烈的快感又令她十分期待,妈妈忍不住晃动她的一双俏臀,希望Dicky用肉棒抚慰她好色的蜜穴。 Dicky也没有浪费时间,马上把刚刚沾满妈妈口水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前后快速抽动。妈妈立即享受另一次的性爱快感,发出大声的呻吟:「嗯啊啊啊~~~~~~!好、好美!好舒服……啊啊~~~~」 Dicky好像受到了妈妈呻吟声的鼓励,更加用力地操弄她,Dicky的下体与妈妈的屁股互相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他的两颗睪丸亦在拍打着我妈妈的阴户。妈妈被插得失神尖叫,像只母狗般跪着,只能靠双手支撑着身体。 Dicky每一下抽插,妈妈的一对乳房就像吊钟一样前后摇晃;不止皮肤,好像连她的红色开裆丝袜都在渗出汗水,发出闪亮诱人的光泽,刚射完精的Samuel也忍不住要再抚摸一下我妈妈的丝袜美腿。玩了好一会儿狗仔式,Dicky又改为压在妈妈的身上,背向着我,以传统的男上女下方式性交。 我看着我好友的阴茎在我妈妈的体内进出,两颗硕大的睪丸收缩着,显示它正在製造数以亿计的精子,并準备随时在她的阴道内大量排洩。如果没有了避孕套那一层薄薄的阻隔,他的千百万条精虫就会直接侵入我妈妈娇嫩的子宫了。 忽然妈妈一阵长长的呻吟,显示她已到达高潮,我看到她的大阴唇有规律地收缩,阴道壁紧紧地吸吮着Dicky的阳具。 Dicky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连在妈妈的体内顶了几下,就插着不动了。妈妈享受着令两个男人在她体内射精的快感,任由Dicky的下体紧贴着她的屁股,直至最后一滴精液都射出来为止。 Dicky满足地吁了一口气,说:「呼~~~~伯母的身体真是迷人,我从未试过插过这样紧窄的肉洞,但我更爱妳的丝袜美腿!」说着慢慢把软垂下来的阴茎退出,内里又是一泡浓白的精液。这家伙干完我的妈妈,还要讨嘴头上的便宜,他还一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妈妈的红色开裆丝袜。 妈妈满身香汗淋漓、红着脸说:「你们喜欢的话,明天我再穿着丝袜高跟鞋任你们……干,你们想怎样摧残我的身体都可以!」 我最爱的妈妈居然对我的两位老友说出这样淫秽的话,她还细心地替两人褪下沾满淫液的避孕套,然后脱掉自己的红色开裆丝袜,用来抹乾净他们的肉棒。 接着妈妈提着两个满载精液的粉红色避孕套,裸着身走到我的面前。她先将两个避孕套打结,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后把避孕套递到嘴唇边,用牙齿咬破了避孕套前端的凸起部份,让Samuel和Dicky的精液流进口中,最后她更把避孕套放入口内吸吮,将残余的精液吞进肚里。 妈妈满口精液,皱了皱眉说:「嗯~~~!好腥!好浓!你们就是爱让女人吃这些噁心的东西吗?真是变态。」说完把红色的开裆丝袜和避孕套丢在我的身上,上面沾满亮晶晶的男女体液和分泌物,并且发出浓烈的气味。 这时Samuel和Dicky走过来,把赤裸的妈妈抱进浴室,不久又传出水声和三人的嬉笑声。之后他们三人又回到床上,一起全裸地睡觉了。那晚我就这样被缚在椅子上,口中和阴茎套着妈妈的丝袜,身上沾有我两个朋友的精液味道。 妈妈一直都没有让我射精,我的肉棒继续硬挺着,龟头分泌物流满了我妈妈的黑色长筒丝袜。 经过了一整夜的盘肠大战,妈妈和我的两个老友睡至日上三竿才醒来,难为我一直以被缚着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坐了一晚。他们解开我的时候,我的四肢和腰背都痛得要死。 妈妈终于把我口中和阳具上的丝袜拿下来,上面沾满了我的口水和龟头分泌物,但这时妈妈仍然不准许我射精,更不让我偷偷在浴室自慰,我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妈妈和我两个朋友一起全裸地梳洗。 经过了一晚休息,Samuel和Dicky的肉棒又变得朝气勃勃,硬挺挺的对着我裸体的妈妈,妈妈却故意不再逗弄他们的阴茎。 梳洗完毕,赤裸的妈妈对我两个朋友说:「今天我是属于你们两个的,你们想要我穿甚么,还是不穿甚么;想要跟我怎样做,还是在哪里做,我都会完全依你们的。」 Samuel和Dicky听了欣喜若狂,他们早已不再顾虑我的感受,两人立即兴高采烈地打开妈妈的行李厢,拿出各式各样的性感丝袜和内衣裤,在我妈妈赤裸的娇躯上比划着,打量到底让她穿上哪一套最能突显出她性感诱人的胴体,又商量着到底要怎样好好运用这宝贵的一天来淫辱我的妈妈。终于两人选了一套粉紫色的透明情趣内衣让妈妈穿上,还有配搭成一套的紫色长筒吊带丝袜。 这套高级的情趣内衣,是我去年情人节时特意买给妈妈的礼物,也是我在她众多情趣内衣中最喜欢的一套,我幻想妈妈穿着这套高贵的内衣和丝袜跟我做爱,想不到现在连我的两个老友都品味相同。 妈妈顺从的接过情趣内衣,大方地在我们面前穿上。 但由于这套内衣非常之薄和透明,妈妈穿上粉紫色的乳罩和内裤之后,她一对嫣红的乳头和乌黑的阴毛仍然清晰可见,她的肉体更因为若隐若现的高级透明衣料而变得加倍媚惑。 Samuel和Dicky坐在床上欣赏着我妈妈的内衣时装表演,看得血脉贲涨,阳具不住抖动。接着妈妈拿着紫色吊带丝袜向我走过来,要我为她穿上丝袜。她要我半跪在她面前,然后把一条美腿踩在我的大腿上,让我替她套上紫色长筒丝袜。 看着薄滑的紫色丝袜缓缓往上包裹着我妈妈的玉腿,她原本嫩白的小腿肌肤立时变成诱惑的粉紫色,可惜这么性感妩媚的穿着却不是为了我而设,这双本来只属于我的紫色丝袜美腿,现在快将要拱手让给我的朋友享用了。 穿好了长筒丝袜,我还要替妈妈穿上淡紫色的吊袜带,把四条喱士袜带扣在紫色长筒丝袜的喱士花边上。我一边整理吊袜带,一边偷窥妈妈的下体。 只见她的透明紫色内裤根本没有遮蔽私处的功能,反而更加引诱男人去窥看,激发他们的性慾;我妈妈柔软乌黑的阴毛若隐若现,背面T-back式的紫色透明带子完全不能包住她充满弹性的雪白屁股,仅是勉强可以遮掩着她的肛门,这简直就是妓女用来引诱嫖客的衣着! 可是为她购买这套高级妓女服装、甚至为她穿上,好让她去引诱和服侍其他男人的,竟然是我自己!我一直盯着妈妈的下体不放,忽然我发现她刚穿上去的紫色透明内裤,胯下部份开始渗出湿痕来,淡紫色的内裤变成了一处深紫色,还发出阵阵诱人的骚味。这淫妇肯定是又发情了。 我忍着勃起的疼痛替妈妈穿好了紫色吊带丝袜。穿着一身高级情趣内衣的妈妈,成为了酒店房间内三个男人的慾望对象,她还要自豪地在我们面前转圈,展示着她完美无瑕的性感娇躯,看得Samuel和Dicky几乎又要把妈妈扑倒在床上,扯掉她身上的衣服再大干一场。 但他们决定忍住兽慾,让妈妈先套上一条黑色的透明吊带裙,然后披上长长的白色乾湿褛,遮盖着里面的紫色情趣内衣和吊带丝袜,并穿上黑色繫带高跟鞋。 从外面看来,妈妈只是一位穿着大褛的普通少妇,谁也不知道大褛之下,包裹着一副衣着性感暴露的好色肉体。我们三人也换上便服,到酒店门外截计程车。 上了计程车,Samuel叫我坐在前排司机位旁边,他和Dicky就一左一右地夹着妈妈坐在后排座位,Dicky叫司机载我们到近郊的一个半山风景区。 车程途中,我的两个老友一直跟妈妈调笑着,两人双手又不规矩地在我妈妈的紫色丝袜美腿上游手爱抚,妈妈没有反抗,只是不时格格娇笑,好像很享受双腿被人抚摸似的。我透过倒后镜望着他们三人的淫戏,还看到妈妈微微张开的双腿之下那条薄如蝉翼的紫色丝质内裤,在遮掩的动作之间曝光。但我又不能作声,裤内一直没法排遣的肉棒又勃起了。 这时我望一望计程车司机,发现原来他也跟我做着同样的事,正从倒后镜窥看我妈妈的裙下风光,我的心中不悦,但同时又感到很兴奋。 Samuel和Dicky也察觉了计程车司机的行径,他们在妈妈的耳边窃窃私语,大概是告诉她正被计程车司机视姦着,妈妈娇羞的打了Samuel一下,然后却并没有夹紧双腿,反而任由两人进一步张开她的大腿,在我们面前暴露出被内裤包裹着的下体。 倒后镜内显出了一大片紫色,是我妈妈的紫色丝袜美腿和透明内裤,Samuel和Dicky正用手指在内裤近阴唇的位置不断逗弄,有时更隔着极薄的内裤把手指塞进妈妈的阴道里,拔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手指上一道湿痕,浅紫色的内裤裆部也变成了深紫色。 妈妈强忍着快感,只是偶尔发出一两下微弱的呻吟,Samuel和Dicky就故意在阴部加大力度,不断扣挖,又把内裤裆部挤成一条幼带上下拉扯,磨擦妈妈的两片阴唇,弄得她娇喘连连,整个车厢内充斥着我妈妈的淫叫,我可以肯定车内四个男人的阳具都坚硬无比。 好不容易到了风景区,Samuel和Dicky也暂停了对妈妈的侵犯,Dicky在妈妈的耳边又说了一些话。我正想付钱下车,却听到妈妈说: 「司机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才发现我们四人都忘了带钱包出来,你想你可以接受用另一种方式代替车资吗?」说着妈妈脱下白色的乾湿褛,露出里面黑色的吊带裙和紫色情趣内衣,计程车司机看得儍了眼,死盯盯的盯着我妈妈的胸部,他的裤裆就鼓起了一大包。 妈妈伸手搓揉着司机的裤裆,还拉下裤链掏出了他的阴茎。「我替你吸一吸这个,你就免了我们的车资吧,可以吗?」说完不等他答话,就已经把龟头含在嘴里。我坐在计程车司机旁边,看着我的妈妈替另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口交,那种震撼实在难以形容。只见妈妈忘情的捧着计程车司机的肉棒上下吞吐,舌头由肉棒底部往上舔,并在紫红色的龟头和马眼上打圈。妈妈舔弄了好一会儿,抬起头对计程车司机说: 「司机大哥,我舔得你舒服吗?」 「舒、舒服……当然舒服了,妈妈的口活真是干得不错,妳的仔仔怎么让妳这样去便宜别人啦?」说着一边隔着透明的黑色吊带裙搓揉我妈妈的乳房。 「是他叫我这样做的,我越跟别的男人鬼混他越兴奋。」我坐在旁边看着妈妈吸吮另一个男人的阳具,理应是痛苦万分,但她也没有说错。 「哎唷~~~~司机大哥,怎么你的大肉棒又臭又浓的,哪有女人肯吃呀?」 「嘿!我就是等着妳这样的淫贱的太太来吃,只要妳是淫妇,说一定喜欢这个又臭又浓的味道!」计程车司机用阴茎在我妈妈的粉脸上拍打着,却为她带来了羞耻的快感。 「噢~~~~是的!我最喜欢又臭又浓的肉棒了,很好吃!」妈妈再度把陌生男人的骯髒肉棒含进嘴里,她还仔细地为计程车司机舔吮包皮,连两颗睪丸都没有放过。司机的整根阳具被她舔得油亮亮的,上面满是我妈妈的口水。忽然计程车司机一阵哆嗦,阴茎猛烈跳动,妈妈继续埋首吸吮计程车司机的阳具,任由他在自己的口中射精。 一下,两下,三下,计程车司机射出了十一股股又腥又浓的精液,全部落在我妈妈的口中。妈妈紧紧含着他的龟头,不让任何一滴精液溢出,然后我看到她的喉头一下一下滑动,我的妈妈在吞下陌生男人的精液。 一个她毫不认识,不知道会否带有任何不洁或疾病的男性精液,她一滴不剩地吞进肚里。到底她是真的纯粹为了向我报复,还是妈妈本来就是个下贱的淫妇?我望着自己硬挺的裤裆,我居然希望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