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高潮后的女儿更加诱惑
高潮后的女儿更加诱惑
今天是2.14,也就是情人节,俞剑明放了陈阿姨一天假,像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般紧张又期待,这天他只想跟宝贝女儿—-蜜怡单独度过。   一早醒来,看到身边人甜美的睡颜,爹地觉得人生都圆满了。俯身向前,含住诱人的红唇,反覆吸吮,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齿,顶弄对方的舌头,围着舌尖打转,蜜怡不满的嘟囔,他才离开,还带出一条银丝……   「睡美人,醒来了啊?」爹地深情地望着嘟嘴的爱人。   「你讨厌死了,一早就……发情,妨碍我睡觉,昨天都做了那么多次了……」蜜怡羞涩地钻进爹地怀里。   「谁叫宝宝的小穴又热又湿,紧紧包裹住爹地的肉棒,一辈子都不想出来,爹地一抽送,宝宝还会收缩自己的甬道,深怕爹地离开,宝宝说,是不是很喜欢爹地这么操你?」   「啊啊啊……不许再说了,臭流氓不要脸!」   「昨晚是哪个小妖精喊着要爹地用力操她的?」   「我不认识她!!」   「嗯?不认识?那爹地让你认识认识她。」   说着反身压住蜜怡,将她双手紧锁在头上,低下头一口含住她的耳垂,不忘伸出舌头又舔又咬,灼热的气息使得蜜怡寒毛都竖起来,拚命闪躲。   「嗯……爹地……」   爹地右手抚过蜜怡的大腿内侧,来到傲然挺立的双峰上,任意揉搓挤弄,满意地听到她舒服的呻吟,于是放开嘴里的肉片,吮住已经硬硬站立的小乳头,用牙齿轻轻啃咬,反覆的拉扯,左手握住另一边的乳房,用手指玩弄同样已经硬硬的小肉粒。   蜜怡双手抓住爹地的头髮,将雪嫩的乳房往他口里送,嘴里还不断发出娇吟,爹地像品嚐人间美味般对着眼前的乳房撕咬亲吻,粉红的乳头上满是盈盈水光。   「宝宝说爹地现在在干吗?」爹地抬头戏谑地看着满脸红光的女儿。   「在……在吸我的奶子……」蜜怡害羞地回答。   「宝宝的奶又滑又香,简直就是玉液琼酿。」   「乱说……我……哪有奶……」   「嘿嘿……宝宝以后的奶水只给爹地一个人喝好不好?」   「嗯……」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爹地放过手中的雪乳,拿了个靠垫枕在女儿的腰下,把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对折往前推去,露出被两片花瓣包裹的穴口。蜜怡害羞的别开脸,爹地轻笑一声俯下身,攫住肉片吸吮,又用舌头在肉缝上上下蹭动,引得蜜怡娇喘连连。   「爹地……不要……」口中说着不要,手中却按着爹地的头不让他离开。   爹地用舌尖拨开肉瓣,钻进已经沾满淫水的穴口,反覆抽送,快感席捲她全身,渗出更多的爱液,滴得靠垫上一片水渍,这景象大大刺激了爹地的慾望,嘴上更加卖力,没一会儿,就感到一股爱液如决堤般涌出来。   「宝宝舒服吗?」   「嗯……」   「喜不喜欢爹地这么对你?」   「喜欢……很喜欢……」   高潮后的蜜怡更加诱惑人,爹地的阴茎已经硬邦邦地翘在空中,看着就像吓人的凶器,蜜怡偷偷地瞟了一眼又快速的移开,心跳更加快,爹地自然看到了她鬼祟的行为,笑着抓住她的手按到自己的肉棒上。   蜜怡害羞的想躲,无论看多少次,她还是不敢直视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大肉棒,爹地岂会让她逃脱,牢牢地将她手扣在阴茎上,「宝宝难道不想爹地舒服吗?」   这个男人为了她甘愿背负乱伦罪名,为了她倾尽心力,纵容她的任性,在她面前屈膝折腰,把最好的都留给她,只为博她一笑,她是他的全部,他又何尝不是他的天呢。   让爹地躺倒,蜜怡握住他的阴茎试着轻触了下龟头,听到爹地舒服的呻吟,她才大着胆子含住粗壮的肉棒,只是它太巨大,她努力含入也只能包裹住龟头,不知所措地看着爹地。   蜜怡惹人怜爱的样子却直接刺激了她嘴里的凶器,又粗长几分,她只能发出呜呜声来抗议,爹地擦去她眼角的泪痕,指示着她该怎么做。   「宝宝别用牙齿,用舌头舔爹地的龟头,嗯……对……用舌尖顶弄马眼……嗷……小妖精天生就是伺候爹地肉棒的。」   蜜怡被爹地说的满脸通红,这是她第一次吃爹地的肉棒,却像早品嚐过它的味道一样,爱不释手地吞吐吸吮。   「棒身也要舔……就像宝宝平时吃冰淇淋一样……很好……啊啊……爹地好爽……小手轻轻揉搓下面两个软袋,啊……」   蜜怡像个好学的孩子,照着爹地的指示专心的伺候着面前的阴茎,想到这根紫红吓人的肉棒曾经插到自己的小穴里就后怕,她的下面怎么可以容纳下这么粗壮的凶器,下意识地收缩自己的小穴,却使得更多淫水流出来。   「爹地的肉棒好吃吗?」   「好……好吃。」   「小妖精……用这么纯真的样子说这么淫蕩的话……圣人都会为你疯狂啊,嗷嗷……」   「啊啊啊……要射了……宝宝……快离开。」   蜜怡非但没离开,还用力吸了吸爹地的阴茎,爹地没忍住直接将自己的浓精射到她嘴里,一连射了好几股才停下,蜜怡本能地吞下,嘴角是溢出的白浊,她不忘伸出芳舌勾进嘴里舔舐乾净。   看到这一幕,本已射过精的阴茎立即肿大起来,甚至比射精前更壮观,爹地直接扑到蜜怡,扶正肉棒对準肖想已久的穴口一插到底。   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两片嘴唇粘在一起,蜜怡主动含住爹地的舌头,勾到自己嘴里吸吮,吃的津津有味,爹地不断侵入,扫蕩着她口腔中每一片领域,交换着彼此的口水。   离开时还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蜜怡羞涩地收紧小穴,激得爹地发出一声狼吼,用力拍打了下她臀部。   「想夹死爹地吗?」   说着开始挺动腰身,蜜怡的穴道被爹地的肉棒塞得满满的,每一次抽送都紧贴肉壁狠狠划过,无法言语的快感漫布全身,双腿死死扣牢爹地的腰部,使他们的接触更近亲密。   爹地的阴茎在她体内逞兇作恶,硕大的龟头来回刮磨着内壁,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嘴里不断发出哼哼娇吟,配合爹地的抽动频率,将小穴往他下体送。   「宝宝的骚穴流了好多水……爹地操的你舒服吗?」说着用力的撞击女儿的子宫口,一直操到子宫里。   「爹地……太里面了……」   「啊……不喜欢爹地操这么里面吗?那为什么骚穴紧紧吸住爹地的鸡巴?」   爹地越干越用力,越干越兴奋,腰身如打桩般快速操弄,两个软袋击打蜜怡的阴户时发生响亮的「啪啪」声,恨不得将他两颗软蛋撞入她的穴道,听的蜜怡面红耳赤。   「轻点……爹地……太大力了……」   「宝宝的里面太酥软了……就让爹地多干一会儿……待会儿爹地再好好操你……」   爹地没理会女儿的求饶,以一种粗暴的方式狂干猛顶,他清楚蜜怡的极限,这种程度的做爱虽然激烈,但是她能承受得住,他宝贝的骚穴紧窒的收缩着,每当他的肉棒抽出就会紧绞住不让离开。   爹地看着女儿迷乱的眼神更是慾火中烧,一连数十下狠狠地撞向她的宫口,引得蜜怡发出连连呻吟,她承受不住这种快感,在爹地的背上抓了好几道伤口。   「爹地……太重了……受……受不了……」   「好……爹地轻点……」   爹地的肉棒整根抽出,又缓缓地整根没入,细细观察女儿因慾望而涨红的脸庞,看到她不满地盯着自己,爹地无辜地回视,彷彿在说我照你说的做了啊。   「爹地……难受……」蜜怡委屈地开口。   「你说要轻点的……」   「爹地……」   「想要爹地怎么样,宝宝自己说出来……」   「插进来……」   「宝宝不说清楚……爹地不知道怎么做才会让你满意啊……」   「唔……爹地……痒……要止痒……」   「用什么止痒?」   「爹地的鸡巴……插到我的……骚穴里……就能止痒……」说完用手摀住自己的脸,爹地老是逼她说些害臊的话,还不达目的不罢休……但是爹地喜欢听……她说完也会变得兴奋……   「嗷嗷嗷……爹地来了……」   女儿这句话像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每一记都是那么用力的插入,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蜜怡感觉自己一阵旋转,反应过来时已坐到爹地的身上。   骑乘的姿势使得肉棒插得更深入,蜜怡都可以感觉到自己小腹轻微隆起了,看到爹地纵容的笑脸,她开始轻抬自己的下身,这种由她主控的性爱快感更甚,两人的接触处已经沾满爱液,发生的水声使得她更兴奋……   「爹地……好爽……」   「爹地也很爽,宝宝再快点……」   「嗯……爹地的鸡巴好粗……插的好深……顶……顶到肚子了……好爽……好爽……宝宝在操爹地……」   「宝宝喜欢爹地的鸡巴吗?」   「喜欢……最喜欢……爹地了……」   「那宝宝说……昨天是谁要爹地用力操……操她的?」   「唔……爹地欺负人……」   「说不说?嗯?」说着猛力插着淫水直流的骚穴。   「啊啊啊……是我……是我……」   「下次还敢骂……爹地是臭流氓吗?」   「不……不敢了……」   「让爹地……好好操松宝宝的小穴……操鬆了给爹地怀小孩……」   爹地抓住蜜怡两瓣臀肉,分开的更开,挺动自己强劲而有力的腰身,不断往上顶弄,看到蜜怡被自己操的意乱情迷,自信心爆棚,没什么比看到爱的人沈沦在自己所给予的性爱中更令男人满足了。   蜜怡一双雪白的美乳上下晃动,不断刺激着爹地的感官,忍不住抚上她的嫩乳,使劲搓揉,留下一个个鲜红的手指印,仰起头衔住不甘寂寞的另一边乳房,下半身不忘停的猛戳狂插,几处刺激下,蜜怡已要丢盔卸甲……   爹地看出女儿马上就要高潮,重新掌握主动权,对着穴口就是几记猛烈的戳插,他也快到极限了……肉棒抽插的奇快无比……   「爹地……要来了……爹地……」   「宝宝跟爹地一起……马上要射了……」   「啊啊啊……爹地……」   「要射了……要射了……都射给你……」   随着他猛力的一记插入,将浓浓的精华射入蜜怡子宫内,滚烫的精液几乎使她痉挛,紧紧扣住爹地的背部,久久才得以平息……   爹地怜惜地吻了吻女儿的额头,拔出自己的阴茎……随之出来的是一滩白浊,淫靡不堪……蜜怡感受到从体内流出的精液,收缩穴口想阻止这羞人的液体流出,却忘了爹地还盯着她的小穴……刚拔出的肉棒立即又插进去……   「啊……爹地……」   「宝宝,今天才开始,我们有一天的时间在床上度过……」   「嗯……」   这天蜜怡没离开过床,饿了爹地餵她吃,一天他们都在疯狂地做爱……身上床上全是淫水和精液,整间房都是情慾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