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少妇温柔
少妇温柔
她们跟我一样,都是这个城市的外来者,虽然容貌不见得出色,但胜在年轻和活力十足,就算只是用看的,也可以充分感受到她们那富有弹性和光泽的皮肤下洋溢的生命力,充分发育的挺翘胸臀,让我很想一把抓住尽情揉弄。 但我还没有勇气破门而入,最终也只能不让脚步声停歇,在经过的时候尽量用凶狠的目光匆匆蹂躏她们的身体。在这种心情下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格外怀念去年夏天斜对门的那个少妇。 那是去年国庆长假时的事了,我不喜欢外出旅游的人山人海,加上天气太热,就乾脆窝在家里玩游戏。我住的地方是当地居民自己改建的小楼,地方不大,却足足有七层之高,每层分出许多小房间,是专门用来出租给我这种外地人的。我就住在最顶上的第七层,这一层有整整一半是空的,只有房东布置了一些石凳之类的当露台用,很少有人上来,另外一半有四个房间,除了我之外,空了一间,另外两间分别住着一男一女,只是都放假回家去了。所以这几天整个顶楼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很放心地穿着内裤走来走去,就算裸奔都不怕。 玩了两天游戏之后,这种单调生活很快就令我厌倦了。在第三天,当我踢沓着拖鞋下楼去吃午饭的时候,偶然发现斜对面的房间大门完全敞开,空蕩蕩的房间里多了一些零散的被褥之类,显然是有人新搬了进来,不禁多了几分期待。 等到吃完饭回来,我满怀好奇地再次探头对那个房间张望,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个饱满圆润的白色圆球,随着那个完美的弧线轻轻晃动,当我反应过来那是一个非常丰满的女性臀部时,身下的冲动已经强烈到把短裤顶起一大截。 从体型上来看,那是一个非常丰满成熟的女性身体,她丝毫没有发觉我的窥视,非常专心地跪在木製地板,一寸寸地擦着上面的灰尘。随着身体的挪动,她身上那件半长的白色连衣裙被绷得紧紧的,特别是正对着我的屁股上,两片丰硕的臀瓣之间拉紧的布料将两片半月融合成了一个非常完美的满月,在汗水的浸润下呈现出半透明状态,将下面的白色内裤轮廓完全凸显出来。在身体扭动的时候,她整个屁股都随着左摇右摆,拉紧的布料也在丰满柔软的巨大肉丘上勒出各种形状,显示出惊人的弹力。 我如癡如醉地看了好一阵,直到她起身去水盆里清抹布,才放轻脚步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再打开游戏,我却完全没心思玩,整个脑海里都是那扭动的丰盈曲线,心里像火烧一样。再去看看好了,哪怕多看一眼也好,忍耐不住之下,我又悄悄地来到那个房间门口,探头窥视。 「妈妈!有人……」刚把美臀收入眼中,来不及怎么细品,我就听见了一个让我心惊肉跳的声音,地板上的少妇回头一看,立刻闪电般地转过身体站了起来,一边向下拉着绷紧的裙子,一边非常紧张地看着我。我顺着声音的方向回头一看,才发现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正站在我后面舔一根冰淇淋。 我压住心底的惊慌,非常和气地微笑起来,说道:「这个房间空了很久了呢,你是新搬来的啊。我住在那边那个房间,先过来跟你打个招呼。」从正面看,她胸部很大,脸也非常漂亮,是比较娇小的瓜子脸,但又带着几分成熟妇人的妩媚,火热的慾望烧得我心头更加滚烫,但是脸上却是很平和君子的笑意,这种情况下表现地越大方越好,反正就算她怀疑我偷窥也没证据。 那个孩子从我旁边钻进门里,躲在他妈妈背后看着我,少妇倒是冷静了下来,也微笑着和我应酬。谈了一会儿关于水电浴室之类的情况之后,她对我已经比较放心了,我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外型一看就是比较老实的类型吧。 接下来我只好满心遗憾地回自己房间玩游戏,就这样又打发了一天,不过虽然那边多了一双眼睛,让我无法偷看,但是我还是非常留心那个房间的动静。那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因为我发现根本没有其他人出现,简单地说,在这个国庆的长假期间,一般的家庭都会尽量团聚,但现在只有那个少妇带着孩子住了进来,还是选的这么小的房间,是离婚?还是分居?这个问题让我充满了遐想。 一夜胡想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完全睡不着,爬起来正在公用的漱洗室刷牙,突然听见脚步声靠近,回头一看,正好跟那个少妇打了个照面,她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纽扣没有完全扣齐,从领口可以看到大半个雪白粉腻的乳房在微微颤动。大概没想到这么早也会遇到人,她也吃了一惊,拉了拉衣领,匆忙进了公共卫生间。我不敢表现地太露骨,只是在她离开的时候狠狠盯了几眼她的背影,丰满凸翘的臀部仍然是魅力十足,一步三摇晃得我口水横流,裤裆里涨得难受。 操,不知道她老公是谁,把这么好的屁股放在一边不用,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喷血。我恨恨地喷出一口水,清光满嘴的泡沫,到卫生间里掏出弟弟放水,偏偏刚刚的刺激太强烈,他刚强不屈胸怀壮志就是不肯放软身段,让我完全尿不出来,只好站在那里深呼吸放鬆身体。 在卫生间窄小的空间里这一吸气,一股莫名的奇异味道顿时充满了我的胸腔,有点像生花生,又带点醪糟味,总之非常複杂难以辨别,但是虽然我的鼻子闻不出来,我的弟弟却能够辨认,立刻变得更加刚硬高耸,对着空气作出了前后刺戳的动作。 操,这就是刚才那个少妇的味道,我好想干她! 在卫生间里沉思良久,我才成功地解放了膀胱的压力,顺带也仔细考虑了如何才能干到她的问题,就旷居少妇来说,勾引不是问题,但她还带着孩子,就很成问题。直到回到房间里,我仍然没能想出好的办法,只好躺在床上发愣。 正的不行就只好来邪的了,难道要晚上摸进去么?犯法不说我还不会开锁,除非她不关门。要是她早点睡着忘了关门就好了,我长歎一声,要她连门都忘了关就睡,除非是吃了安眠药……我的心急急地跳动起来,目光落到了抽屉上面,那里有我买的各种药品,包含了安眠药,甚至还有乙醚。那是我前些日子工作太累的时候买的,但是害怕对神经的麻醉效果,最终还是没用过。 迷姦!要想既顺利又没有后患,这绝对是最好的选择,只是虽然a片里经常有看到,但是自己要做还是第一次。我闭上眼睛沉思起来。 迷姦一个处女也许很麻烦,因为不管你怎么处理,她醒来后还是要面对阴道被强行开拓的疼痛和红肿,但是对于一个成熟的独居少妇来说,她最多是当成一场春梦后的湿滑而已。 投资少,风险小,收益却很大,还是大家都能爽到的双赢,这笔生意,很值得去做啊。 有了想法之后我就立刻开始了行动,用来装药的就用月饼,由于我不爱吃甜食,客户送我的礼品月饼全都留在那里,而且还是看在那精美的大盒子份上才没有把它们丢掉。但相信那么甜的月饼用来装药的话,一般人是尝不出里面有什么异味的。 送的数量不能太多,吃不完留下来会有麻烦,也不能太少,以免安眠药份量不足,最终我选了一份盒子跟公文包一样大,一看就是高级货,里面却只有小小的八枚装月饼。接下来我把装在一个汤匙里的安眠药碾成粉,只加了少许水来溶解,最终做成了极为粘稠的白浆状,才用注射器吸进来注入到六个月饼里面,再稍微捏一下月饼边缘把针眼消除。 整理好装备之后,我一直心不在焉地玩着游戏,耳朵却一直关注着那边房间的动静,心急如焚地煎熬着,熬啊熬,我一直熬到了晚上6点多钟,才打扮整齐,偷偷拎着礼品盒出了门,在外面晃到8点钟才回来。 路过少妇门口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象徵性地敲了敲她半开的房门,很有礼貌地问道:「喂?有人在吗?」随着地板咚咚作响,少妇从房间的另一边走了过来,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连衣裙,脸上带着几分疑惑。 我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有朋友送了我一盒月饼,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吃甜的,又推脱不掉,还好有你搬了过来。我想你家里的小孩应该很喜欢吃这种甜的东西吧,就乾脆转送给你好了。」说着我就将那个精美的礼品盒递了过去。 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连声说着怎么好意思,但那个男孩已经凑了过来,一脸快流口水的样子,我也不多说,一转手就把礼品盒递到了他手中,笑着说道:「要不要打开看看,有火腿、蜂蜜、蛋塔……好几个口味的呢。」 少妇来不及阻止,看到男孩已经将盒子打开,也就不那么坚持拒绝了,只是言辞上还在客气。我一边随口回应,一边蹲下身来跟男孩解说月饼的种类,看看火候差不多了,才加上最后一把火:「我真的是不喜欢吃甜的,但是小孩子吃太多甜食也不好,很容易蛀牙。我看这样好了,这里有八个月饼,我拿两个回去吃就够了,剩下六个刚好,你们一人三个,这样大家都高兴。毕竟是国庆中秋连着的,好不容易过节,当然是要一家人在一起吃月饼啊。」 看到少妇不再拒绝,眉宇间却多了几分忧愁,我对她吃下月饼又多了几分把握,之前我一直担心她过于心痛儿子,把所有的月饼都留给他吃,那样我的心机就全白费了。 起身离开的时候,我再次藉机自下方瞄了两眼她美妙的身体,连衣裙下白色的内裤隐约可见,我的心头一片火热,暗暗在心底说道:很快的,再忍耐一下,那个地方就是我的了。 一回到房间里,我就将门半掩起来,蹲在门边上探出半个头窥视,竖起耳朵关注那边房间的动静。两边房门之间相隔的走道不到10米,但碍于角度,我根本看不到那边房间里的动静,只能从门口灯光映出的影子动作和听到的声音来进行判断。现在的时间是晚上8点半左右,如果要吃甜点夜宵之类正好,加上小孩子嘴馋,多半立刻就会开吃,隔一阵子找个理由过去看看动静也不算太晚,这也是我选这个时间送出月饼的理由。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那边房间已经变得完全没有动静了,我估计了一下药效发作的时间,慢慢地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有点事麻烦你……」我用平和的声音做出打招呼的样子,音量尽量低却不至于显得鬼祟,然后无声无息地将头探进门里。房间里没有一个人站着或坐着,不过也不能确保母子俩躺着就一定是睡着了。 「不好意思,有点事……」我又打了几声招呼,看看完全没有反应,才轻轻地走了进去,但不管我怎么小心,木製地板还是发出了低低的声音,让我一阵心跳加速。最终我走到了少妇身边,弯下身来仔细观察。 那个男孩平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条薄毛巾被,平稳的呼吸代表着他已经睡着了。 少妇半个身子侧靠在床上,看起来她刚给儿子盖好被子,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睡着了。 「喂?」我的声音越来越低,轻轻摇动少妇的肩膀,逐步加大动作,将她翻转了过来仰面朝天,在这个姿势下,她的上半身完全后仰,高耸的乳房几乎顶破薄薄的胸衣,让我心头更加火热。强忍兴奋,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拿出一小片浸在乙醚里的纱布,放在她鼻下的人中位置。细数她的呼吸频率,发现一直没有变化,我才开始放下心来,将另一片纱布放在她儿子的鼻下。 确保她们已经陷入了更深沉的睡眠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脱了个精光,然后拿起早已準备好的一袋各色装备,再次返回战场。检查过战利品之后,我没有关灯,却将门牢牢锁上。现在,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享受这份美味的大餐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还给她们带上了自製的眼罩,以免她们突然醒来时会看到我。说是眼罩,其实那就是我用新开封的黑色袜子打了结。然后我又把男孩用毛巾被裹紧搬到了旁边地板上,这样他就算醒来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移动。 怀着澎湃的慾火,我在她屁股下垫了两块折叠起来的大毛巾,然后把她的身体在床上摆正,只让两条肉光緻緻的美腿从床边垂落下来,然后仔细打量她让我垂涎三尺的各个部位。在我忙上忙下的过程中,跨下的弟弟也在完全解放的状态下颠来颠去,早就开始兴奋起来。 我站在她的两腿之间,弓下身子捞起两条丰满的大腿,满手都是柔软滑腻的感觉,顿时心中一蕩。我将她的连衣裙一直捲到膝盖,再把两腿尽量撑开,直到将连衣裙绷到近乎撕裂的程度,才蹲下来从裙下仔细观察她两腿间最令我神往的部位。 灯光透过薄薄的布料投射在她两腿之间,幽暗而朦胧,但那尽头的一片纯白,仍然勾勒出美妙的线条。微微的阴阜凸起,浅浅的阴唇凹槽,探出头来的阴毛捲曲,都在那条薄薄的棉制内裤下,随着呼吸浅动轻颤,尽力展示着自己的存在。人体的美妙,就在于无论你如何从理论上了解她的存在,但一旦你身临其境,就会发现无数让你迷醉的新姿态。 我伸手从她挺拔的小腿上一路上滑,直到从裙底挤进她丰满的大腿之间,在品味充足之后才在她阴户上隔着内裤轻轻摩挲起来。当我感觉到内裤多了几分湿意的时候,才将她两腿架在自己腿上,缓缓起身,直到她的屁股离开了床板,才双手齐上,将她的连衣裙一直向上捲到腰际,然后将那条开始被染湿的内裤脱了下来。 再次弓下身体,将她放平在床上,我的心跳得很急,因为她的阴户实在是很漂亮,捲曲的阴毛并不浓密,却分布得相当均匀,肥厚丰满的大阴唇是暗红色的,娇嫩的小阴唇和阴蒂则是晶莹的桃红色,密密实实地挤在一起,用手指拨开的时候非常有弹性,只要一鬆手,立刻就缩回成一道肉缝,完全看不出生过小孩的样子,也许跟她的丈夫已经分开很久了吧,才能恢复得这么好。 我的弟弟白紧张这么久都还没吃到肉,已经硬得开始打颤了。于是我乾脆放弃了继续抚弄,直接将腰一挺,将整根肉棒都压在了她的阴户上,沿着饱满润滑的肉缝上下滑动,在一片柔软湿润中寻找那个足以销魂的肉洞入口。 难得有这么好的肉洞可以插,如果只是暴饮暴食未免太过于浪费,所以我一点都没有用手纠正位置,直接插进去的意思,而是闭上了眼睛,将双手撑在床上,用最敏感的龟头部位一寸寸地慢慢探索她这个美妙的肉洞。直接操纵肉棒非常有难度,因为我只能通过腰部的动作来调整整个槓桿的运动,好在不管怎么歪来歪去,这个过程都非常享受,就算是滑到了一大蓬阴毛上,一点点麻麻的也是很刺激的感觉。 在大部分的尝试里,龟头的前面半截,都能沿着湿润的肉缝挤进去,然后在肥厚丰满的大阴唇夹磨下,上下滑动,有时顶住圆润娇嫩的阴蒂研磨一番,有时迷失在花蕊般重重叠叠的小阴唇皱褶里,有时在那个小嘴般的肉洞入口挤压旋转半天,最后一用力,却滑了出来。 随着一次次的失败,我对她的整个阴户已经完全了然,肉棒的操作水平也越来越高,在我最终找到了感觉的时候,只是对準似乎一直在蠕动不休的阴道口轻轻地一挺腰,龟头就大半陷入了温暖湿润的肉壁缠绕之中,只是在我刻意不使用双手的情况下,阻力显得大了很多。我一边调整位置一边继续将腰部向下沉,在龟头完全进去之后就变得顺利了,随着我猛得将腰一挺,整根肉棒终于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甚至龟头前端一直顶到了她子宫口的瓶颈部分,一阵电流般的快感随之冲进我的身体里,几乎让我就此一举喷发。 我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休息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睁眼一看,她的呼吸变得粗重了很多,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了,湿润透明的连衣裙完全紧贴在皮肤上,从胸口的部分完全看得出白皙的皮肤已经带上了兴奋的桃红,但儘管如此,她还是没有醒过来,只是微微张开的小嘴显示出她在梦中的挣扎。就算没有她的意志指挥,久旷少妇的肉体仍然以慾望的本能热烈欢迎着我的进入,阴道肉壁上的触鬚和皱褶,都在尽力分泌助兴的淫液,不断地蠕动收缩着,层层叠叠地如同婴儿的小嘴在不停地吸吮,将一波波潮水般的快感电流,通过肉棒送进我的身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她丰满硕大的屁股,开始挺动身体抽插起来,但是在我和她身体之间充满淫靡气息的啪啪撞击声和震动中,她那对巨大挺拔的雪白乳峰,却只是在胸罩的束缚下上下微微颤动,一点也没有波涛汹涌的感觉,让我失望不已。好在这种缺憾是很容易弥补的,虽然在只有一个人能动的情况下有点麻烦。 我一边放慢了抽插的动作,一边将她的双腿更高地抬起来放在肩膀上,让她的整个屁股和大半的腰背都悬在空中,只有肩背部分受力,这种姿势会让她的阴道变浅,也可以让我每一次用力时插得更加深入,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她的衣服不会被压住,我脱起来比较方便。这一次我一口气将她的连衣裙捲到了腋下的位置,将整个胸部完全暴露出来,胸罩脱脱穿穿地太麻烦,所以我没有去解她背后的繫带,只是用力推挤,将胸罩推到了乳房上方,空蕩蕩地挂在脖子上,将那一对巨大的雪白乳峰解放了出来。在过去看a片的时候,我很喜欢看那种乳波乱颤的镜头,但当上天把真正的巨乳送到我面前时,我才能体会到那种双手无法把握,却完全捨不得放手的感觉。 波涛汹涌,随波起舞,一插波起,再抽浪涌,看着那对雪白粉腻的乳峰在身体下随着自己的抽插时而颠动如狂、乳浪纷涌、乳尖乱颤,时而缓如撞钟、乳波蕩漾、乳尖划弧,快慢随意,轻重由心,整个身体都由我揉弄摆布,我心里有着无比的成就感。加上那一对乳峰顶端的两点嫣红,在不断的刺激下傲然挺立起来,就好像两颗晶莹的红葡萄,让我总是忍不住停下动作来细细品嚐,然后带着加倍的满足和成就感,用力挺动身体,让那对巨乳以更快的频率颤动不休。 两种动作交替之下,我丝毫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在频繁的快感沖刷下,开始有了强烈的射精冲动,才将恋恋不捨地将肉棒拔出到肉洞入口,再狠狠地一插到底,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带动她全身发出一阵剧烈的抖动。如此狠插了四五下之后,直到感觉龟头尖端已经开始喷发,我才匆匆把肉棒拔了出来,随即就是一阵无法遏止的剧烈喷发。 为了避免留下证据,只好我用手挡在龟头前面,让精液全都射在了手上,然后擦到毛巾上面。在喷发中,一种深深的空虚涌上心头,从湿热温暖、快感连连到冰冷虚无、空虚不已,真是洞里洞外两重天啊,我真想能够在她销魂蚀骨的肉洞里喷发啊,一边用密集的高压精枪四下扫射征服,一边享受她层峦叠嶂的肉壁吮吸摩挲,那是何等的快事啊。 这么一想,我尚未完全疲软的肉棒又开始兴奋起来,只是这种仓促间的再起不够完全,甚至还有几分疼痛,只好一边转移念头一边放鬆身体。要想能射在她身体里面,就只有戴套了,只是带上套之后多了隔膜,就不能完全享受她肉洞里神仙般的美妙滋味了,这还真是让人难以取捨……我一边伤脑筋,一边检查了一下那个男孩的情况,他还是睡得很熟,完全没有受到惊扰,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给他换了一条浸过乙醚的纱布。 回过头来,我也给她换了一块纱布,然后慢慢地把玩揉弄着她那对丰硕柔软的巨乳,她刚才似乎还没有达到高潮,儘管乳头仍然坚实挺立,下面湿淋淋的肉洞口还在翕张颤动着呼唤我的再次进入,但在缺乏继续刺激的情况下,她皮肤上的潮红正在无奈地慢慢消退。这一具成熟美艳的少妇身体,可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 在那对巨乳助兴的效果下,我很快就恢复了再战的能力,架起了她的双腿挺身入肉,这一次我的肉棒几乎是被她蠕动着的阴道肉壁直接吸进去的,刺激比上一次更加强烈,让我马上就投入了全力鞭挞这匹雪白肉体的热情之中。乳浪纷飞之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她不能发出足够淫蕩的声音来进行配合,所谓得陇望蜀,也就是如此吧。这一次我的準备比较充分,在忽轻忽重地抽插了几百次之后,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就拔出肉棒将套子戴了上去,然后将她的腿架到肩膀上,以最深入的冲击姿态对準肉洞一插到底。 炮炮探底,我的肉棒每次拔出大半再狠狠插进去,感觉上每一次都比以前更加深入,她的肉壁对我的缠绕也更加剧烈,就我感觉龟头前端已经插进了子宫口里面,带来的感觉也一次比一次强烈,而她的身体反应也越来越强,渐渐开始有了高潮的迹象。当我最终感觉到她的高潮来临的时候,自己也已经开始有了喷发的感觉,这正是我最期待的时刻。兴奋之下,我不禁用力握紧了她丰满的臀肉,整个身体压了上去,狠狠地将肉棒抵进她身体的最深处。我和她之间的身体结合是如此紧密,整根肉棒再没有一丝露在外面,甚至连她饱满凸起的的阴阜都被我的耻骨压得凹了下去。此刻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只是不断地加大力度,把她的屁股用力向前压,整个手掌都陷进了她柔软的臀肉里面,恨不得连阴囊都一併挤进她的肉洞里面,享受她整个阴道在高潮时波浪般频繁强烈而无休止的蠕动和收缩。 在这种整根肉棒都夹在蠕动肉洞里的情况下,唯一能做的事用力抵紧她的身体,握紧她的屁股,用自己的耻骨在她的阴阜上划着小圈摩擦,也就是从肉棒根部略微调整角度,以微妙的力学槓桿调整肉棒在肉洞里的方向和位置,但不管是那种方向,强烈的快感电流都如同咆哮的海浪,奔驰在我的整根肉棒上。在不知道是多少浪的快感冲击下,我也终于守不住精关,在她体内猛烈地喷发起来,在这种眩晕式的快感之中,我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被浪头捲到了什么地方,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用力地将肉棒抵进她的身体里面,直到射尽最后一滴。 这一次高潮中的尽情射精,几乎射光了我剩下的力气,让我趴在她身上好一阵动弹不得,好在她的身体柔软舒适,趴在上面异常享受,很有恢复体力的作用。唯一可惜的是,在这种体位下身体的结合不是那么紧密,随着射精后的肉棒逐渐疲软收缩,最后居然从肉洞里滑了出来,让我在她体内驻军休养的念头完全落空,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又恢复了几分精力,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几分顾虑,但是这具丰满美艳的肉体实在太过于迷人,本来只打算欣赏欣赏,结果不知不觉地已经再次在她身上尽情驰骋起来。那个销魂蚀骨的肉洞也似乎被完全开发起来,像有生命一样恨不得吸光我的最后一滴精液,最后让我喷得疲倦欲死,只好继续趴在她身上,一边用她的乳房按摩,一边恢复体力。 所谓嘴里说不要,身体却说想要,我一直认为是个笑话,但是当确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能深切地体会到那种无奈。当我第四次在她体内全力喷发的时候,已经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在怀疑自己会不会精尽人亡的同时,我也更加捨不得离开她的身体。只是这一次我实在是太过于疲倦,嘴里还在念叨着要快点起来,居然两眼合上了就睁不开,就这样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怀着强烈的危机感,在梦中我睡得并不安稳,总是努力想要醒过来,在我万分艰难地付出努力从她身上爬起来之后,却往往再次回到梦中全身无力的危机。在这样的梦中不知挣扎了多久后,当我最后悚然一惊地回到现实之中时,才发现已经是又一天的清晨,外面的天色已经变得濛濛亮了。唯一值得庆幸的,也许是乙醚的效果太好,她和她儿子仍然没有醒过来。 暗道运气的同时,我起身把套子药瓶之类的都收进了袋子里,準备替她穿好衣服。就像被磁石吸引一样,我的目光一落到她的身上就开始下滑,一直滑到那个被我多次进入的地方。经过一夜的耕营和开发,阴唇中间虽然仍然是漂亮的桃红色,却显得比之前肥厚了一些,用手指撑开一看,阴蒂和肉洞口的粉红嫩肉显得格外晶莹,似乎有点充血,还有点向外翻捲的感觉。老实说,看到这种样子,在充满了成就感的同时,我也颇有几分心痛的感觉,忍不住沾上一点口水,轻轻地按摩了几下。 所谓人生难测,真是一点不假,也许是一夜昏睡恢复了足够的精力,也可能是因为早上气血充足,我只不过怀着慈悲之心轻轻按摩了一下,就发现肉洞里开始迅速地分泌起淫水来,在这种刺激下,我的肉棒也迅速摆出不惜一战的强硬姿态,让我头痛不已。要说为什么头痛,因为我发现自己也很想再狠狠地干上一炮作为留念,这个念头迅速膨胀然后立刻压倒了我剩余的理智。后来,我常常回想这一夜为什么那么疯狂,多半想到的都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我才会在可能的体力下,尽情地享受这具让我疯狂迷醉的肉体吧。 再一次更换了浸乙醚的纱布,我轻车路熟地托起她的大腿,用肉棒挤开阴唇,在肉洞口一阵研磨,然后全力挺腰一插到底。所谓熟能生巧,现在我已经可以非常轻鬆地用一只手托稳她丰满的屁股,前后颠动抽插,然后一边欣赏丰硕巨乳的颤动,一边用空出来的手自上而下,顺着她完美的身材曲线上下滑动,顺便抚弄她的乳头和阴蒂,让她更容易达到高潮。 作为最后的留念,这一次我很少使用剧烈的抽插方式,只是以充分享受的心情和姿态,不急不徐地按各种快慢节奏挺动身体,每当快感太强忍不住一阵狠插狂抽之后,我就赶紧把肉棒拔出来冷静一下,顺便以数码相机尽量将这具雪白粉嫩身体的各种曼妙姿态记载下来。说起来昨天晚上干得太过于兴奋,完全忘了拍照,实在是非常遗憾。 就这样我一边挺腰一边拍照,特别是那对雪腻巨乳在我抽插撞击下以各种曲线弧度晃动不已的样子,真是令我百拍不厌。等到照片拍得差不多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也快要完全放亮了,于是我把相机放到一边,托起她滑腻丰满的雪臀加快速度猛插起来。由于前戏做得足,时间也够长,在我记记做响、炮炮入肉的抽插下,她的体内温度也随着迅速升高,很快达到了高潮状态,在她肉洞中的波浪式收缩蠕动中,我也心情畅快地完全喷发出来。 虽然高潮的余韵回味无穷,但是天色已经大亮,实在不能再拖,我只好拖着疲倦的身体,匆匆忙忙地清理各种痕迹,颠在她屁股下面的厚厚两条大毛巾,居然被浸湿了大半,让我不得不感慨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另外不得不说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擦掉淌满她整个阴户的淫水的时候,我发现她肉洞边缘和阴蒂部分的粉红嫩肉充血得更加厉害了,就好像晶莹剔透的小珠一样,也不知道会不会痛。果然,我是不该最后还多干一次的吗? 总之被发觉的几率是大大增加了,作为亡羊补牢的措施,我在给她穿上内裤,理好连衣裙之后,将她摆回侧靠在床上的姿势,唯一不同的,就是将她半边的裙子撩起一部分,然后把她的一只手塞进了内裤里面,只希望她将所有的感觉都当作是做了一场春梦,在梦中手淫过而已。 回到家里,我立刻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清掉了残余的痕迹之后,我立刻动身出门,把安眠药、乙醚、纱布之类工具,以及套子、毛巾之类沾了我和她体液的东西全都装进袋子里,坐了很远的公车扔到了一个大垃圾堆里,相机的存贮卡我捨不得扔掉,却不敢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只好在外面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先藏起来,等风头过了再说。 等到一切处理完毕,我才怀着半是期待半是惶恐的心态回到家里,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经过她门口的时候我特意放慢了脚步从门口张望,发现她似乎很疲倦地坐在窗口旁边的椅子上,陪着她儿子做拼图游戏。 既然她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我也不打算节外生枝,于是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经过了这一番风波,一个人的假期变得格外无聊,但不管我如何垂涎她的身体,送月饼这种事可一不可再,更何况我也无法确定她是否意识到了阴部红肿的异常。虽然说就算她发现身体不对劲,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拿我这个嫌疑人无计可施,但如果继续偷香,难免引发不可测的后果。我绞尽脑汁,最终也没能想出什么其他的好办法,只好心怀美肉而不可得,让整个假期白白溜过。 国庆假期一过,我突然发现她的房门再次紧紧锁上,装作漫不经心地跟房东一打听,才知道她已经搬走了。在歎息之余,我也没有再多想什么,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本来就是这样的吧,只不过每到天热的日子,我就会想起那个疯狂淫糜的夜晚,还有那个夏日里斜对门的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