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话西游前传之紫霞仙子
大话西游前传之紫霞仙子
话说孙悟空奉玉帝旨意和太上老君来到天庭之上。 只见到处都是琼楼玉宇,金碧辉煌。 远处雪浪滔滔,连绵不绝,祥云朵朵,无边无际。 孙悟空不禁东张西望,哪里来的野猴子!禁敢私闯天庭!悟空一看,原来是哼哈二将耸立在南天门边,正横眉竖眼断喝一声。 悟空正要答得话来,太上老君连忙走上前去施礼道:是小老儿奉旨带大圣进天宫面见玉帝。 哼哈二将见是太上老君,一边收起兵器一边说;既然是这样,那老君快请!孙悟空和太上老君刚一进宫,一片金碧辉煌,四周仙雾缭绕,耳边仙乐悠悠。 文武百官分列两边,最里面一把龙椅上两条金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太上老君一见玉帝,叩头就拜,嘴里高呼参见玉帝万岁!万万岁!边喊还边对孙悟空直使眼色。 悟空还在东抓一下西扰一下的玩。 文武百官大都已怒目相向,有的武官已经手按剑柄。 这时玉帝轻轻一摆手,笑道:免礼免礼。 呵呵,你这猴头果真顽皮!悟空歪头看看玉帝。 玉帝又接着说道:猴头,你要什么封号啊?悟空眼睛骨碌一转说道;我要齐天大圣!话刚一落,傍边的文官武将们顿时炸开了锅,纷纷指斥道:哪里来的野猴头,好大的狗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孙悟空做个鬼脸。 理也不理。 玉帝宽容的一摆手,温和的笑笑道:好狡猾的猴头啊!好……好……就封你个” 齐天大圣” !太上老君连忙拉拉孙悟空说:还不快谢谢玉帝万岁多谢,多谢玉帝!孙悟空也学太白金星的样子鞠鞠躬。 玉帝看孙悟空滑稽的样子也不禁哈哈大笑。 孤家再赐你个名字,你以后就叫” 至尊宝” 吧!至尊宝孙悟空嘴里念道,至尊宝!还不错。 玉帝又道:15天后是蟠桃大会,你也一併参加吧!至尊宝闻言大喜,心里乐道:哈哈,素闻蟠桃大会可以尝尽仙界美味,那蟠桃更是吃了长生不老之物,美哉,美哉!至尊宝和太上老君一起出得天宫,往参加蟠桃大会的来宾住的仙客居走去。 太上老君边走边说说:大圣啊!在这里可以不用真身的。 至尊宝哈哈一笑,早说……话刚说完。 身子一旋。 顿时一个白衣飘飘,手持一把纸扇,长得刚毅朗俊的美男子出现在眼前。 看得太上老君一竖大拇指好个风流惆怅,玉树临风的人中龙俩人刚转过一个亭子,迎面飘来2个裙带飘飘的仙女。 一个紫衣萝纱,一个青衣长裙。 长得都是白玉肌肤,阿娜多姿。 一张樱桃小口,装满秋水的大眼睛里蕩起一圈圈秋波!看着至尊宝这如此美男,一掩樱桃小口,羞涩的一笑而过。 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看得至尊宝心里一阵阵酥痒,太上老君看在眼里,拉过至尊宝小声说道:她们俩是王母娘娘的座前侍女,一个叫紫霞仙子。 一个叫青霞仙子。 至尊宝若有所思道:哦!真是仙女呢!太上老君把至尊宝安顿好了。 大圣,你好好休息。 老君告退!太上老君说完,就走了。 至尊宝一个人躺在床上,满是那紫衫飘飘在眼前晃个不停。 搅得他心烦意躁。 无心休息。 乾脆起来到处逛逛。 真不愧是仙界。 到处是金阙银銮,琪花瑶草,富丽堂皇仙雾缭绕。 走着走着来到一座紫气环绕小山边。 一个小小的山门上书紫竹轩三个大字。 至尊宝心里一动,这里难道就是紫霞仙子住的地方。 心思一转,摇身一变。 至尊宝变成一只蜜蜂飞里小山里,只见那祥光笼宇宙,瑞气照山川。 千层雪浪吼青霄,万迭烟波滔白昼。 水飞四野振轰雷,浪滚週遭鸣霹雳。 至尊宝一个觔斗翻落在地上,只见四周奇峰异水,顶透虚空。 有千样奇花,百般瑞草。 风摇宝树,日映金莲。 端的是仙界奇葩 .至尊宝四顾无人,静悄悄的只闻鸟语蝉鸣。 面前出现一片紫竹林,竹海滔滔,望不着边界。 当中一条小路蜿蜒曲折,消失在林中深处。 至尊宝也不顾忌,大步入林。 周围景色美不胜收,正是绿杨影里语鹦哥,紫竹林中啼孔雀。 至尊宝无心欣赏美景,穿过紫竹林,眼前出现一座琼楼。 走进琼楼,只见香烟袅袅,雅意盎然,但也是渺无人蹤。 至尊宝一直向前,七转八折,过了几个花丛,几道月门。 眼看前面已经无路,他听见不远处水声潺潺,便循声轻轻走了过去。 转过一片竹墙,只见一个一个方圆达十丈的大石天然温泉水池呈现眼前。 只见石池贴着山壁那边由石隙间喷出一道热气腾腾温泉水,池中热气蒸腾,池边儘是不知名得奇花异草。 泉水中漂浮着百花花瓣,受热气一蒸,花露香气更是浓郁。 温泉水暖,飞珠溅玉,花露散馥,花雨飘香。 温热的泉水内,水雾朦胧中,一个阿娜的女性背影在泉水中若隐若现。 正捧着池中热水往身上淋浇。 乌黑浓密的秀髮沾满了水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 白玉般的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当她的手臂抬起,可以看到乳房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水波蕩漾间,女体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心头狂震。 至尊宝看得神魂颠倒,心想运气这么好,莫非恰好碰上紫霞仙子出浴。 至尊宝心念一转,悄悄除去身上的衣服,轻轻的下到温热的泉水里。 在他钻入水中的剎那,他已经变成一尾红金鱼,往那女人潜游过去。 只三两下,至尊宝化成的红金鱼就游到那女人身边。 他斜眼偷窥,那裸女正是刚才看见的王母娘娘座前侍女的紫霞仙子。 出浴中的紫霞仙子此时已不复在天宫里的庄严,肃穆神情,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 她雪肤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大眼好像也迷濛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发出舒服的踹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芬芳馥郁,竟分辨不出是花香还是体香。 她仰着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不停捧起水泼在胸脯上。 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皙丰满、份量傲人的双乳。 呼吸间,双峰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如红宝石大小的樱红乳头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 和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 从侧面看,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 由于紫霞仙子的下半身泡在水中,所以有些看不清楚。 但是仅仅是这些,已经让至尊宝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了。 此时这番景象激起至尊宝的一腔慾火,倏地现出真身窜到紫霞仙子身后,两手一紧从背后将紫霞仙子抱了个满怀,紧紧的贴住她的背部,一只手把她的豪乳纳入手中,另一只手向下探到她温暖平滑的小腹,脸颊贴上她嫩滑的脸蛋,邪声笑道:仙子,你可想死我了。 紫霞仙子毫无防备,大吃一惊。 一下挣脱出至尊宝的怀抱,颤声喝道:何人敢如此大胆,禁敢调戏本仙子!但转过身来,看见是至尊宝。 微微鬆了一口气,白皙的俏脸羞的绯红。 一手遮住双乳一手掩住下体。 轻声说道:好你个齐天大圣!你就不怕我到王母娘娘那里告你调戏仙子。 至尊宝爽朗一笑:实话想告,喜欢仙子还怕王母娘娘,玉帝也不怕。 紫霞仙子看着至尊宝朗俊的脸庞,听着如此勇猛豪气的表白。 再一看见下体雄伟的如意金箍棒,不禁羞得低下头去。 至尊宝一看紫霞仙子已经喜欢上了自己。 又轻轻抱着紫霞仙子起爱抚起来。 紫霞仙子按住至尊宝放恣的手,低呼道:至尊宝,轻一点啊!至尊宝也不答话,紧紧抱着紫霞仙子,拨开紫霞仙子拦着他的手,抓住紫霞仙子那一只丰满坚挺乳峰,大力揉了起来,弄得她柔软的乳房不断变形,另一只手则在紫霞仙子的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 紫霞仙子满面红晕,娇声喘道:讨厌,你一来就不安份,毛手毛脚的……啊……啊……!却是至尊宝空吻上紫霞仙子的颈子,舌尖巧妙地吞吐,轻点紫霞仙子颈后白皙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那麻痒的感觉令紫霞仙子浑身酥软,心中一阵悸动。 至尊宝的嘴唇缓缓从紫霞仙子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他先是用舌头舔弄几下紫霞仙子白玉柔软的耳垂,紫霞仙子喉间发出几声娇腻的声音,羞得满脸发烫。 至尊宝突然张嘴咬住她的耳垂,紫霞仙子顿时被逗弄的浑身震动,啊……啊……!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至尊宝那火热粗大的如意金箍棒,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紫霞仙子腿裆之间私处感受到男性的雄伟,紫霞仙子只觉下体阵阵酥麻,双腿之间已感到一阵湿润。 至尊宝有些粗暴的把紫霞仙子的身体扳了过来,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至尊宝的眼帘。 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紫霞仙子的呼吸在她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上面两粒樱红的乳头好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至尊宝见状忍不住用手指拨了一下那饱满的乳粒,紫霞仙子轻呼一声,身子不禁为之颤抖,喘了口气,媚眼如丝的看着至尊宝,一张樱桃朱唇斜翘,浮现出动人心弦的诱人笑意,她咬着嘴唇腻声道:小宝,不要胡闹。 声音柔媚动人,好像吃了酥糖一般,又酸又甜,直腻到人心里面。 至尊宝看得是两眼发直,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他的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 紫霞仙子那滑腻腻的丁香小舌也主动吐了出来,被至尊宝好一阵吸吮,香津暗度,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捲。 紫霞仙子的琼鼻轻微的翕动,不时发出醉人柔腻的哼声,凤眼中射出迷离的艳光,一双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至尊宝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至尊宝背后脊椎。 至尊宝双手穿过紫霞仙子腋下,绕过她那不堪一握的腰身,两臂微一用力,就那么把紫霞仙子贴身抱了起来,一边痛吻着她,一边涉水向池边走去。 紫霞仙子两腿盘起,紧紧箍住至尊宝结实的腰身,上半身和至尊宝的胸膛贴在一起,让至尊宝坚实的肌肉挤压着自己丰挺圆滑的肉球,酥麻的感觉登时由此传遍全身。 她满面潮红,浑身酸软无力,如棉花般偎在至尊宝的怀中。 当至尊宝的嘴离开紫霞仙子的樱唇,紫霞仙子发出一声娇吟,轻不可闻。 至尊宝把紫霞仙子的身子放在池边的一块大石上,紫霞仙子的玉腿还紧紧盘在他的腰上。 至尊宝微微挺起上身,他眼中放光的盯着紫霞仙子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随着紫霞仙子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 在这对硕大的美乳房上原本红宝石大小的乳头已经胀成腥红的樱桃,异常饱满……至尊宝看得心摇曳,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 紫霞仙子感到至尊宝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上,发出激情的娇吟,她癡迷地抱住至尊宝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饱满酥胸。 至尊宝抬起头来,他的嘴唇不住地摸挲着紫霞仙子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乳峰。 他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紫霞仙子丰胸上的每一寸肌肤,就好像要找到什么宝藏一样,可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乳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紫霞仙子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乳头涨的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 她的心里一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你……啊!……坏蛋……再、再用力些……啊!至尊宝吻她乳房的力道越来越重,光用嘴唇和舌头似乎已经不够,他开始用牙齿轻吻那高耸的峰峦,紫霞仙子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喘息。 突然,至尊宝一张嘴,将紫霞仙子右乳的乳头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乳粒。 他也不放过另一边的乳头,一只手又挤又捏的捻着那颗樱桃。 这突袭令紫霞仙子的胴体掀起不小的波动,娇躯一震,全身的力气似乎都不翼而飞,一声娇呼,侧过头,乌髮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失神地低喃着:我啊!啊……啊……好美……呃、呃……!至尊宝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紫霞仙子意乱情迷之际,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 紫霞仙子的胯下腿根之处早已湿了一大片,至尊宝的手掌在她乌黑浓密的阴毛上和潮湿的阴唇上来回磨蹭。 略屈的手指往她股间探而复返,同时以指甲搔动週遭的嫩肉。 紫霞仙子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不要……你、你……嗯啊……噢……!至尊宝的手在紫霞仙子的下体摩挲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插入紫霞仙子的蜜洞,搅动起来。 至尊宝只觉得那肉洞里温暖湿润,柔嫩的肉壁紧紧绷住他的手指,富有弹性,他的手指在里面又扣又挖,出入抽插。 紫霞仙子在他指头抽动之下,股间就像火烧一般,身子已酥了一半,难过的不停扭动,不住滴汗,勉力喘道:你……你的手啊!你不要乱来……啊……哈!啊……啊……啊!随着至尊宝的手指用力,第二根手指,接着第三根也挤了进来,深深插入。 紫霞仙子已是失魂落魄,深插之下,原本是一条细缝的阴道被撑开,顿时头脑一阵空白,柳腰扭动,只能连声娇啼,声音渐趋高扬,羞红着脸叫道:呃……好!好……啊……啊!至尊宝的手指在紫霞仙子的蜜穴里摸索扣弄,很快他就摸到肉缝上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肉芽,他知道那就是紫霞仙子的阴蒂。 他用指甲巧妙的刮蹭那充血饱满的阴蒂,在指缝间摩擦挤压那鲜嫩的肉芽。 紫霞仙子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 她喘个不停,蜜穴深处爱液狂涌而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突然紫霞仙子觉得下体一阵空虚,勉强睁眼一看,原来至尊宝把手指从小穴中抽出,他伸着手指举到紫霞仙子眼前,那手指上沾满了紫霞仙子体内流出的淫汁,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芳香,至尊宝笑道;身为堂堂王母娘娘的座前侍女的一位,骨子里竟这等淫蕩,瞧你下面湿的多厉害!说着手指伸向紫霞仙子的嘴边,紫霞仙子扭动几下身体,脸上既有几分不依,又含着几分羞赧,凤眼水汪汪的,吐出香舌先轻轻的舔了舔那沾满自己爱液的手指,接着檀口轻启,将整根手指含在嘴中,就那么吸吮起来,一边吸,一边眼中还射出勾魂蕩魄的艳光瞧着至尊宝,若非亲见,谁又能想到平时淡雅高贵,端庄庄严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紫霞仙子,此刻竟然一副春情勃发,蕩意媚人,艳绝无伦的美态。 。 此时,至尊宝的如意金箍棒早已经坚硬如铁,粗大的金箍棒直直的向上指着,金箍棒表皮筋络纠结,巨大的龟头顶端微微有些润湿,龟冠处的肉箍高高鼓起,金芒耀眼。 他的手指从紫霞仙子的膝盖向上,划过紫霞仙子光滑如玉的大腿,稍稍用力就将她的双腿分开。 他挺直身子,粗壮的阳茎正指着紫霞仙子。 紫霞仙子看着面目狰狞的巨大肉棒冲着她微微颤动,张牙舞爪好像马上就要扑过来,她伸出纤纤素手捧住雄伟的如意金箍棒,十根水葱般的玉指轮番交错的刮着龟头和棒身,感受着棒身发出的灼热,咬着嘴唇,柔声道:小乖乖,几十年了不知憋坏了没有,看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边说边满脸蕩意的瞄着意金如箍棒。 至尊宝已经憋了几十年,此情此景哪里还有闲情再磨下去。 他双手托住紫霞仙子柳腰,龟头对準了湿淋淋的肉洞,提气凝力,坐马沉腰,缓缓地钻了进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龟头处传来。 紫霞仙子娇嫩的肉洞是如此的紧窄温暖,让至尊宝觉得自己的肉棒被蜜穴里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 尤其紫霞仙子阴道里的层层嫩肉和之间的褶皱,构成一个” 九转连环” ,一道道紧紧箍住至尊宝的肉棒,又像无数条舌头在摩擦舔弄至尊宝的肉棒。 幸亏至尊宝胯下的如意金箍棒也是海内奇兵,才不至于一败涂地。 他一边向里钻,一边左右转动肉棒,利用肉棒上的那道金箍和血脉筋络的突起充分磨擦紫霞仙子嫩滑的肉壁,带来更大的刺激。 紫霞仙子虽然早有準备,但是至尊宝的粗大还是让她大出意外,她感觉自己的蜜穴都快被撑爆了,肉棒不停的旋动让花穴内接触的地方好像有无数个火花爆绽,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她整个人都快眩晕了。 她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至尊宝的肉棒进到还有一小半棒身露在外面的时候停下了,再向前进阻力陡 .然加大,至尊宝知道里面就是子宫了。 紫霞仙子感觉到他的停止,勉力喘道:全、全进来……进来了么?至尊宝十指牢牢的扣住紫霞仙子的纤腰,低喝道:还有一截呢!随着喝声,至尊宝腰臀发力,大龟头突破宫颈口,整枝肉棒打桩一般全部钉进紫霞仙子的肉穴,沉重的阴囊撞击在紫霞仙子的玉臀之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紫霞仙子猛的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髮瀑布般向后甩去。 一下子她感觉自己的娇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 她的四肢象八爪鱼一样缠上至尊宝,娇美的胴体向他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阴户逢迎着他的抽插。 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叫声不绝:哎……啊……好……好厉害……啊!至尊宝冲刺的速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着进,旋转着出。 每次肉棒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水以及里面鲜红的嫩肉,插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阴唇一起塞进秘洞,肉棒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发出兹兹的声响。 强大的旋转力让紫霞仙子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眼前天旋地转,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 他双手紧捏着紫霞仙子傲人丰满的双乳,力道时轻时重,直弄得紫霞仙子不自觉地浪态百出,星眸朦胧,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哀声叫道:啊……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你……你转的……好……好棒……我……啊!至尊宝兴致越发高涨,深吸一口气,阴户里的阳具顿时暴涨,直顶得紫霞仙子美目翻白。 他逐渐加快了抽插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发觉紫霞仙子的阴户里像抽搐般的颤动,淫水更是泉涌,使得阳具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配合着紫霞仙子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两处淫声合在一起,骚媚入骨。 而她粉嫩的花心则慢慢张开,将一个龟头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他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忽然,他觉得紫霞仙子的双手死死抓住他的后背,好像要抠进肉里,阴道里夹住肉棒的力量增大了许多,好像要夹断他的肉棒一样,他在紫霞仙子的身体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 至尊宝知道这正是紫霞仙子高潮的前奏,不过他生就一副遇强愈强的性格,毫不惜香怜玉的双手抓紧紫霞仙子波浪般晃动的丰满乳峰,将紫霞仙子一对浑圆挺硕的乳房捏得几乎变形,一根根手指像要嵌进她胸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乳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 至尊宝将真气灌注肉棒之中,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肉棒直进直出的强行抽插起来,下下直抵紫霞仙子娇嫩的花心。 紫霞仙子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着至尊宝的抽插,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好舒服……啊……顶、顶到……肚子啦……啊……不……行了!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嫩穴里热流急涌,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螓首频摇,突然一声娇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洩了!至尊宝也感觉到紫霞仙子的花心传来巨大吸力,紧跟着一股浓浓的阴精从花心浇出,直浇在他的大龟头上。 他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冲刺着。 已经一次高潮的紫霞仙子喘息未定,就感觉好像有一根烧的通红的铁柱在自己的下体高速出入,粗的要撑破自己紧窄的花径,深的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心,力道重的好像要刺穿她的身体,至尊宝十指大力捏着她胸前双峰,好像要将那丰挺的乳房捏爆。 虽然紫霞仙子也感到有几分痛感,但很快被翻江倒海般的快感淹没啊!啊、啊……顶、顶到花心了!紫霞仙子搂紧至尊宝的后颈,藉以挂住向后倾仰的身子,失神狂乱的呻吟回应着狂风骤雨般的冲刺,子宫口象饿了多时的婴儿一样,不停地吸着至尊宝的龟头,想要获得更多更大的快感。 至尊宝环抱紫霞仙子纤腰,结结实实地冲击这撩人的玉体,紫霞仙子浑身香汗淋漓,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 此时连紫霞仙子都记不清自己已经承受了多少波冲击,只知陶醉倾倒,热烈反应。 突然她玉体一阵痉挛,花心处再次阴精泉涌,语不成声的尖叫:啊、啊……不行啦……又、又要丢了……啊!同时花道嫩壁拚命收缩,想要夹住至尊宝的肉棒,但在至尊宝的强力抽刺中,没两三下就溃不成军,只能语无伦次的淫叫。 好!好大力……花心快被……顶、顶坏了……啊、啊!紫霞仙子已经无力迎合,像没有了骨头一般任由至尊宝驰骋,雪白的肉体上香汗和蒸汽融在一起显得香艳淫靡。 至尊宝也觉得精关越叩愈急,知道高潮在即。 他更是毫无保留,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插之后,他好像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一插到底,坚硬的大龟头冲破观音子宫颈口,整个进入子宫,然后如火山喷发般,灼热滚烫的精液劲射到娇嫩的宫壁上,紫霞仙子的阴道瞬时一阵抽搐,一股股温热腻滑的淫精也迎了出来,全身绷紧,接着就像全身力气都被抽乾了一样瘫了下去。 至尊宝俯下身去,吻上了紫霞仙子不住娇吟的小嘴,将舌头伸了进去,吸取她的香津,紫霞仙子也拚命地回应着他的舌头,鼻中发出蕩人心魄的颤吟。 高潮之后,两个人的身体仍然紧紧相连,紫霞仙子整个娇躯贴在至尊宝身上,酥胸急剧地起伏,那对颤颤巍巍浑圆挺翘的乳球在至尊宝胸膛上来回摩挲,一张娇艳朱唇则不住地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 半晌才睁开美目,媚眼如丝地望着至尊宝,玉鼻中发出满足的哼声,腻声道:臭小宝,死小宝。 刚一见面就不老实,趁人家沐浴时闯进来。 还、还用强佔了人家的身子!你、你该当何罪?至尊宝一只手托起她嫩滑的脸蛋,坏笑道:我臭么?那你怎么还抱住我不放手。 至于佔便宜嘛!至尊宝把嘴凑到紫霞仙子圆润的耳边,轻声道:刚才你好像比我还享受呢!嘿嘿,这么娇艳的花朵!不採岂不可惜了。 紫霞仙子听了脸色微变,娇嗔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才佔了人家的便宜马上就怀疑人家水性扬花。 难道只许你做情天大圣?说完紫霞仙子美目微红,珠泪欲滴,便要推开至尊宝。 至尊宝原本是石中灵猴,本就没有所谓道德礼教观念,后来学艺时才有了一些这方面观念,但也十分淡薄。 因此虽然他见着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紫霞仙子,却也不欲勉强要她为难。 何况至尊宝自己也到处留情,怎能苛求紫霞仙子。 至尊宝紧紧搂住紫霞仙子,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 双手更是不停地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抚摸着,嘴里说些赔礼抚慰的情话。 紫霞仙子刚刚历经数次高潮,浑身乏力,挣扎两下挣不脱至尊宝怀抱,加上她和至至尊宝一见锺情,着实捨不得离开,至尊宝一边甜言密语一边又在她的玉体上下其手,挑动春情。 所以她恨恨的在至尊宝肩上咬了一口,说道:这次就饶了你,以后可不许再说这种话了。 嗯,你的手摸的人家好舒服,不要停嘛……啊,你又不老实,怎么摸人家那里,啊!看着紫霞仙子满足淫蕩的样子,突然想起青霞仙子那青纯的摸样来。 至尊宝正想的入神,突然肩头一疼,原来是紫霞仙子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一口,只见紫霞仙子脸上晕红霞,丽色生春,将嘴凑到至尊宝耳边,娇嗔不依的说道:死小宝,在我这里不许你想其他的女人!她媚眼如丝,樱唇含笑,至尊宝只看得心中一蕩,霎时间意乱情迷,下身雄风重振。 上一轮高潮后,至尊宝并未把肉棒从紫霞仙子的小穴中抽出,是以对他下体的变化紫霞仙子立时生出感应,秘穴被撑的涨涨的,花心软肉被大龟头顶的一跳一跳的,又酸又痒,淫水源源不绝的从股间渗了出来,两人下体的毛髮黏黏的纠结在一起。 紫霞仙子轻声呻吟:哼,你这个大淫棍,哎唷,你那宝贝儿又不安份了!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说来娇媚无限,听起来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至尊宝按捺不住,翻身抱紧紫霞仙子柳腰丰臀,大进大出的抽动起来。 高潮过后,啊的一声,长长的满足喘息,紫霞仙子伏在至尊宝怀里,呢喃道:美死我了,你刚才为么不让我死了算了?死小宝,人家真捨不得让你走。 至尊宝伸手轻轻梳理她的乌黑秀髮,正色道:我要到玉帝那里去提亲,娶你为妻。 至尊宝的一伸有力的双手,紧箍着紫霞仙子的蛮腰,手掌在她丰臀摩挲着,把脸凑到她耳旁,轻啮着她圆润嫩滑的耳珠,坏笑道:那样我们不就可以天天玩这个游戏拉!紫霞仙子眼波流动,无比幸福感动的回道:真的。 我爱死你了,小宝!至尊宝温柔的吻上她的香唇,一对手恣无忌惮地在她动人的肉体上下活动着,掌心到处,一阵阵引发紫霞仙子春情激荡的热流,涌进她体内。 紫霞仙子被逗得春情勃发,不可遏止,不住喘息扭动逢迎,至尊宝在她耳边柔声道:心肝,我一定让你每天都欲仙欲死。 嗯!紫霞仙子娇媚的呻吟着,舒服的长吐一口气。 俩人又缠绵了好一阵,至尊宝才回到仙客居。 第2天一早,至尊宝就来到天宫后面的玉帝和王母娘娘的寝宫,参见王母娘娘。 通报过后,进得门来。 见王母娘娘用过早膳,正在闭目养神。 拜见王母娘娘千岁!千千岁!至尊宝一边叩拜一边口里高呼,王母娘娘神情庄严,肃穆。 高高在上的回道:齐天大圣,你有何要事,这么早就来参见本宫!接着手微微一抬:来人啊!赐座!至尊宝谢过王母娘娘千岁至尊宝起身坐在椅子上开口道:在下想娶王母娘娘座前侍女紫霞仙子为妻,还望王母娘娘千岁恩准!王母娘娘微一沉呤,心里暗暗道:你这个野猴头色胆包天,打起紫霞的注意来。 口上却道:这事还得问过紫霞和玉帝再做商量。 只要紫霞没有异议就可以成婚。 至尊宝闻言大喜,高兴得手舞足蹈,连连叩谢王母娘娘。 出得后宫一个觔斗翻去那” 紫竹轩拉!让至尊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娘母娘心里早已有了安排。 为了天庭的安定和凡间的稳定,也为了让二郎神死心塌地的为天庭效力。 早已暗地把紫霞许配给二郎神为妾。 至尊宝已是竹蓝打水——一场空。 王母娘娘一边叫人找来二郎神来天宫,一边派人看住紫霞仙子。 二郎神来到天宫见过玉帝后,马上就到后宫中。 微臣参见王母娘娘千岁!千千岁!!二郎神见到王母娘娘叩头就拜。 王母娘娘连忙起身:二郎神君快快请起!二郎神起身道:不知娘娘招见小神所为何事?本宫想把紫霞仙子许给你妾,不知神君意下如何啊?王母娘娘笑了笑道,二郎神闻听此言,想起紫霞仙子那高高双乳,细细的腰肢,大大的眼睛,翘翘的屁股。 当场两眼放光,口水差点就下来了。 小神求之不得呢,谢谢娘娘的美意!二郎神头如捣蒜。 谁知派去的人一回报,王母娘娘气得凤颜大怒,好个紫霞你居然敢和那个野猴子做出这等苟且之事,气死本宫了!。 来人拉!把紫霞那个贱妇给我打入天牢。 没有我的手谕,不准见任何人!!王母娘娘一声怒喝。 这边厢至尊宝正和太上老君饮酒下棋好不高兴。 待酒过三巡,喝得已有醉意的至尊宝一路上摇摇晃晃,高高兴兴的回到紫竹轩。 想起紫霞仙子那媚眼如丝,樱唇含笑的样子。 禁不住马上要和她好好的云雨一番!!回到紫竹轩却怎么也找不到紫霞仙子,一打听才知道紫霞仙子已嫁给二郎神为妾。 而且还因为他和紫霞的事已经被打入天牢。 哈……哈……哈……!至尊宝怒极反笑,既然你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抓过一坛烈酒,咕……咕!……咕!至尊宝几大口就喝乾。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从耳朵里掏出如意金箍棒,迎风一晃,变成手臂粗细倒提在手,沖天一阵豪笑:好,好,好!玉帝老儿,你至尊宝爷爷就来参加蟠桃大会!说完瞪着一对血红的眼睛,手提如意金箍棒一个觔斗沖天而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