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六十三章 桃花源记(下)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六十三章 桃花源记(下)
「呼…呼…」侯龙涛喘着气离开了最后一个女人的身体,她们每个人的嘴边都有一滩晶莹剔透的口水,他现在已经有点儿累了,但生理上的慾望却才刚刚出现减弱的迹象。   「嗯…」男人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慢慢绕过大厅,向不远处的几排两层的洋房儿走了过去,他的腿虽然有点儿发软,但步伐看起来还是挺坚实的。   侯龙涛直接闯进了第一栋别墅,可因为他光着脚,门又没锁,并没有造成什么动静。   客厅的长沙发上放着两件黑色的大衣和两个黑色的书包,上面都有同样的标誌,像是校徽。   「嗯…」侯龙涛过去抓起一件大衣,用力的闻了闻,一股女孩儿衣物上才有的芳香钻进了他的鼻子里,胯下的「巨蟒」「腾」的一下儿就向上挑了起来。   「飞雪,姨妈也不在家啊?我妈也不在。」一个娇嫩的女孩儿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谁知道她们干嘛去了,」这是另一个女孩儿,「玲奈,给你。」   侯龙涛往厨房里一探头,里面有两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儿,上身穿着一模一样的浅棕色校服、奶黄色毛背心儿,下面是黑色的百褶儿短校裙,雪白的堆堆袜下面是平底儿的圆头儿小皮鞋,显得青春可爱。   那个叫飞雪的女孩儿关上冰箱门,把一听可乐递给坐在厨房中间长石桌儿上的玲奈。   两个小姑娘看上去也就是十几岁,可能是刚刚放学回来,飞雪明显还没长开呢,胸口的地方只有小小的突起,玲奈就不同了,虽然脸上显得跟飞雪一样的稚嫩,但身体发育得很好,小胸脯儿高高的撑起了衣服。   「你看这个。」玲奈摆动着两条垂在桌子外面的雪白玉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儿。   「什么啊?」飞雪接过了照片,「哟,这不是旁边那所学校的那个帅哥吗?你怎么会有他的照片儿的?」   「当然是他给我的了,」玲奈得意的笑了笑,一把抢过照片儿亲了一口,又放回了口袋里,「他说他喜欢我,约我晚上去看电影儿呢。」   「别傻了,怎么可能让你晚上出去?再说也没人送你啊,你怎么去?」   「谁说要去了?再吊吊他的胃口嘛。他今天摸我的乳房来着,特舒服。」   「你……你疯了?你这是违反门规的,让妈妈她们知道,还不要了你的小命儿?」   「这算什么,改天我还要和他做那事呢。」   「你…你…」飞雪一脸的惊讶,好像不敢相信小姐妹会说出这种话,「她们真的会杀了你的。」   「别大惊小怪的,你不说她们怎么会知道?」   「我…我当然不会说的,可…可你要是做了那事,就不是处女了。」   「傻瓜,咱们又不像你那个姐姐,十八年都待在这个山沟儿里,咱们是在城里上学的,处女膜破了有什么稀奇?要不要我让他也帮你找个男孩子陪你啊?」   「不不,我不要,我妈说祖先定下的规矩不能破。」   「你…」   「小骚货!」侯龙涛已经听够了,凶神恶煞般的蹦了出来。   突然在眼前出现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两个小丫头不是惊呆了就是吓傻了,只是睁大眼睛望着他,一点儿别的反应都没有。   侯龙涛一步就迈到了玲奈身前,双手伸进了她的短裙里,拉住她小内裤的裤腰就往下扒。   「啊!你干什么!?」内裤都被揪到了腿弯处,玲奈才想起来反抗,边捶打男人的肩膀边乱蹬着腿,「你是什么人!?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   「还等什么过几天,老子现在就给你开苞儿。」侯龙涛用双肩架住了女孩儿两条纤细的玉腿,猛的一拉她的细腰,把她的屁股拖到了桌子的边缘处。   玲奈一下儿失去了平衡,上身仰倒在桌面儿上,她刚想撑起来,只觉从下身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而且这种疼痛还不是一瞬即逝,而是那种肉体被活生生的、慢慢的扯开的感觉,她的眼泪在瞬间喷涌而出,出了一头的冷汗,险些就昏过去了,她还真的希望自己能昏过去。   侯龙涛用的完全是蛮力,丝毫不讲技巧,更不会怜香惜玉,愣是把大号儿擀面杖般的阳具一寸一寸的挤进了女孩儿粉嫩阴唇间细小无比的肉孔里,直到睪丸打在她雪白的小屁股上。   「啊…呜呜…疼…疼死了…呜呜…求求你…放…放了我…啊…好疼…」玲奈立刻就大声的哭叫了起来,她只能感觉到下体在被不断的扩张,身体的其它部位都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谈不上挣扎了。   飞雪虽然被吓坏了,但决不会看着姐妹被人强姦不管的,她冲上来挥起小拳头,拼尽全身的力气砸在男人的肩背上,「放开她,你放开她啊。」   侯龙涛正被玲奈的处女穴箍得奇爽无比,忽然感觉到了飞雪小鸡啄米一样的拳力,一抖肩膀就把她甩出去老远,现在可没功夫儿答理她。   「疼啊…啊…啊…放过我…啊…」玲奈越哭越厉害,那根大家伙就好像要把自己撕成两半儿似的,她怀疑自己细嫩的小穴已经被撑裂了,这一害怕,就觉得下体更疼了。   侯龙涛开始缓慢的摇动屁股,把大鸡巴从女孩儿的阴道里一点儿一点儿的抽出来,再一点儿一点儿的插进去,倒不是他心疼这小骚屄了,只是她蓬门初开,紧凑异常,还没经过缠绵的前戏,体腔里基本上是干干的,她又处于恐惧之中,膣肉极度的收紧,想快肏都不行。   「去死吧!」飞雪从刀架上拣了一把最大个儿的片儿刀,照着男人的脖子就砍。   侯龙涛都没听清楚女孩儿喊的是什么,只觉得眼角白光一闪,他想都没想,回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下儿不偏不倚抡在了飞雪的脸上,把她打得双脚都离地了,脑袋正好儿磕在大理石的灶台边缘上,当时她就昏过去了。   侯龙涛回头看了一眼,继续专心的强姦桌儿上的女孩儿。   玲奈的嗓子都已经哭哑了,但还是不住的叫疼。   「你他妈给我闭嘴吧。」侯龙涛都被哭烦了,一把扯下挂在女孩儿小腿上的粉红色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玲奈没法儿再叫了,眼泪却从来没止住过,一双大眼睛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身体随着男人的抽插在桌面上前后滑动,她生长在「媚忍之家」,虽然没有什么非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心上人的想法,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开了苞儿,怎么也是挺伤心的。   侯龙涛胡乱的把女孩儿的衣服推到了她的脖子下面,不出所料,果然是个小波儿霸,一对儿俏丽的乳房就像两个刚出锅儿的大白包子一样,小巧的奶头儿嫣红可爱。   对于自己胸脯儿曝光,玲奈除了猛的收缩了一下儿小腹之外,没有任何其它挣扎的表现。   侯龙涛的理智在慢慢的恢复,眼前的这两颗乳房长得跟薛诺的分毫不差,他伸出的双手不再是充满狠劲儿的了,比较温柔的握住了女孩儿的奶子,一边揉捏一边压下上身去轻轻的吸吮红嫩的尖端。   「唔…」玲奈突然感到胸口上传来了那么一点儿舒适的感觉,虽然和双腿间剧烈的疼痛无法相比,但她宁愿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微不足道的快乐上。   女孩儿细微的心理变化很快就在身体上得到了体现,侯龙涛能明显的觉出她阴道里的嫩肉不再是一味的箍紧,产生了一点儿自然的蠕动,爱液也慢慢的多了起来。   男人的肏干逐渐地变得顺畅了,原先处于较劲状态的阴茎和小穴开始相互配合,玲奈下体的疼痛在很短的时间内减轻了很多,轻到已经完全的埋没在膣肉被磨擦、花芯被撞击的快感中了。   侯龙涛发现女孩儿的鼻息越来越重,嘴里发出的「唔唔」声的间隔也越来越小,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抽插越来越容易,立刻就知道她是来感觉了,赶忙把她口中的内裤拉了出来,上去就吮住了她的双唇。   玲奈岁数儿还小,使不出咬人那种狠招儿,而且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儿轻飘飘的,就好像躺在云端一样,别提多舒服了,一双充满泪水的大眼睛不自觉的就合上了,当男人的舌头钻入她的小嘴儿中时,她只是本能的用自己的香舌去回应,吞嚥对方度过来的津液。   侯龙涛慢慢的开足了马力,砸夯机般的大鸡巴飞快的进出女孩儿的肉穴,已经分不出「噗哧」、「噗哧」声之间的间隔了。   虽然已经不再被男人强吻了,玲奈却没有大声的喊叫,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儿,嗓子眼儿发出毫不间断的「嗯嗯」声,她的小脸儿涨得通红,十根青葱玉指僵硬的抠着桌面儿,双腿一下儿一下儿的往上蹬着。   侯龙涛抽插的速度突然放慢了,每用力向女孩儿的身体里顶一次就「嗯」的哼一声,直到最后汇聚全身力量的一击,他不再后撤,两人的耻骨死死的顶住,性器完全的咬合在一起。   玲奈的眼睛睁开了,但却是翻着白眼儿的,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实在是太强烈了,一个成熟的女人都不一定受得了同等强度的高潮,更别说她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了。   侯龙涛退后两步,看着掺杂着血丝的精液从女孩被肏得红肿的阴唇间滴落,淫心又起,他撇下一动不动的玲奈,转身把飞雪提拉了起来,将她屁股沖外的挂在了一张木椅的椅背儿上。   飞雪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头耷拉着顶在椅子上,双臂软绵绵的下垂,小腿弯曲着拖在地上。   侯龙涛把女孩儿的裙子掀了起来,纯白色的少女内裤包裹着还有点儿发尖的小屁股,完全没有成熟女人的美臀那种圆润丰满的感觉,撞上去肯定是波澜不惊的,但也颇具青涩的美感。   脱女人的内裤是侯龙涛的拿手儿好戏之一,强行插入也不在话下。   「啊!」飞雪一下儿就疼醒了,身体最娇嫩的地方被撕开的痛楚是什么也比不了的,虽然她的屁股被男人的大手紧紧的捏着,但她的身子还是弹了起来。   侯龙涛正呲着牙享受女孩儿阴道超乎寻常的缩紧呢,下巴冷不防被小姑娘瞬间仰起的后脑勺儿狠狠的撞了一下儿,他下意识把手中的屁股向前一推,同时向后急退,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腿已经发软了,再加上被撞的力量,双脚并没有跟上上身移动的速度,仰头便倒,后脑重重的磕在大理石的地砖上,就像他的「猎物」那样,声儿都没出就晕过去了。   「啊……」飞雪摔倒在地上,哭着伸手在自己的双腿间一摸,摸出点点的血迹,她摇摇晃晃的跪起来,捡起掉在一旁的刀子,咬牙切齿的盯着人事不知的男人,她高高的举起了手里的尖刀,猛的向下扎去,「死吧!」   「噹」…   智姬、慧姬姐妹和Honda的保镖都被安置在顺天堂医院住院处的高级病房里,整整一层楼都被佔用了,为了封锁消息,所有的通道口儿都有警卫把守,除了经过特许的医护人员之外,任何人都不得接近这些病房。   「对不起,这层现在是禁区。」电梯口儿的几个警卫拦住了两个穿粉色和服的女人,她们就是「春忍」和「夏忍」。   「把你们管事儿的人叫来,我们是为了侯先生的事情来的,我们身上带着解药。」   「你们等等。」一个小头目向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快步的离开了,一群保安立刻把两个女人围在了中间。   不一会,裕美和香奈跟着那个小头目过来了,「你们知道侯先生在哪儿?」   「那对儿双胞胎呢?带我们去见她们。」「春忍」并没有回答裕美的问题。   「侯先生在哪儿?」香奈有点儿急了。   「他现在很安全,带我们去见那两个双胞胎。」   「跟我来吧。」裕美是董事长,做主的却是香奈,现在除了暂时满足对方的要求,好像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可行之策。   四个女人走进了一间病房,门外守了四个警卫,姐妹俩分别躺在两张床上,从表情看,根本就是睡着了。   「春忍」和「夏忍」分别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儿,放在双胞胎的鼻子下面晃了晃。   「嗯…」智姬和慧姬立刻就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朦胧的睡眼,不知所谓的望着屋里的人,「香奈姐?裕美?这…这是哪儿啊?涛哥呢?」   「他被人绑架了。」   「什么!?」两个女孩儿一下儿就从床上蹦了下来,焦急不解的神情溢于言表,「怎么会?什么时候?」   「不用着急,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春忍」用一根手指挑着车钥匙转了转。   「那好,这就走吧。」香奈也是着急得要命。   「谁说要带你去了?只有她们姐妹俩可以。」   「什么意思?」   「我们又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家主人交待了只许她们两个人去。」   「你家主人是谁?」裕美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如果她们所说的主人是上层人物,相信自己也应该有联繫。   「你还不配知道我家主人的名字。」   「哼,」裕美倒也有些涵养,并没有因为对方出言不逊而动气,「你们这要是个陷阱呢?我们怎么能放心让她俩去?」   「我留在这儿就是了,」「秋忍」扬了扬手里的药瓶儿,「你们不是还有很多人没醒呢吗?」   「别说废话了,走吧。」智姬和慧姬本就艺高人胆大,现在更是救主心切,上刀山下油锅都不会怕的,「香奈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涛哥带回来的。」   「先换衣服吧。」   「不用了。」两姐妹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是病号儿服,但她们一秒钟也不愿意耽误…   侯龙涛猛的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缠着纱布,他的记忆并没有受影响,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忘记。   「主人,您醒了。」「秋忍」和「冬忍」就跪在男人的身边,一左一右的扶住了他的胳膊。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成了你们的主人了?」侯龙涛的戒心虽然还在,但说话的时候已经不带敌意了。   「玉子门主在前面的大厅等您呢,她会对您解释的。」   「好,」侯龙涛一下儿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穿了一件儿很正式的男式和服,好在没觉出兜裆布的存在,要不然他真要大发雷霆了,「带路吧。」   「秋忍」陪着男人慢慢遛跶,「冬忍」则先行报信儿去了。   等到了早些时候自己「受刑」的那间大厅,玉子已经带了五十多个女人跪了一屋子,檯子上放了一张宽大的虎头太师椅,镶金挂银、珠光宝气。   侯龙涛也不客气,逕自坐到了太师椅上,他看到跪在最远处的是几个都是小女孩儿,其中就有玲奈和飞雪,最小的大概连十岁都不到,她们并没出现在成人礼上,看来是专门儿为了「朝见」自己而来的。   「主人。」所有的女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脑门儿贴住放在地上的双手,深深的行了一礼。   「好了,」椅子都没坐热呢,侯龙涛就又站了起来,沖玉子勾了勾手指,「你来,我跟你单谈。」有些事情是不能声张的,他也不习惯这么多人跪在自己面前。   「是。」玉子没有一点儿意见,躬身跟在男人后面回到了楼上。   侯龙涛没有回卧室,而是进了一间会客室,这是刚才下楼时看好的,他坐在沙发上,「把门关上。」   「是。」   「我怎么突然就成了你的主子了?」   玉子很谦卑的站在一边,「您是祖训中记载的『媚忍剋星』…」   「等等,」侯龙涛打断了女人的话,「跪到沙发上来。」   「是。」玉子跪在了男人帮边,上身趴在他的大腿上。   侯龙涛把手伸进了女人的和服里,很淫蕩的抚摸她撅起的丰臀,有得玩儿还能不玩儿吗,「这才叫屁股呢,接着说吧。」   「您知道大久保利通吗?是他一手创立的『媚忍』。」   「是那个什么『维新三杰』之一吧?」侯龙涛的手上稍稍用了点儿力,女人的大屁股绷在高腰儿的Brief内裤里,摸起来手感很好。   「但我家的祖上实际上姓『德川』,叫德川名美。」   「那可就奇怪了,德川家跟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还有木户孝允应该是死敌啊。」侯龙涛把女人的内裤压进了她的臀沟里,在她屁股缝儿中搓弄,搓得她都流水儿了。   「名美只是德川家一个普通的女忍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特殊能力,也曾经在刺杀中运用过好几次。」玉子感到男人的手指隔着内裤揉着自己的大阴唇,相当的舒服,但她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发生变化,继续讲着故事。   「她被派去刺杀大久保利通了?」   「是,但是大久保利通有几个武功很高强的卫士,名美不光没成功,还失手被擒,大久保利通垂涎她的美色,对她实施了强姦。但那正合了名美之意,她对大久保利通做了我对您做的那些事,不过当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境界一说儿,没想到大久保利通不光没像普通男人那样脱精而死,反而狂性大发,姦淫了名美四十多次,弄得她奄奄一息。」   「从那以后,她就死心塌地的归顺了?」侯龙涛挑开了女人的内裤,把中指插进了湿润的小穴中。   「嗯…」玉子在自己的下唇上狠咬了一下儿,「当初名美并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她好过的男人都是没两下儿就死了,作为女人,她没得选择。她还把自己的妹妹德川名慧也招降了。」   「哼。」侯龙涛冷笑了一声,名美和明慧想必本身也是淫女,否则怎么会为了肉慾就放弃信仰呢。   「您笑什么?」   「没什么,接着说。」侯龙涛在女人的屄缝儿里狠抠了几下儿。   「啊…是,是。大久保利通收下了德川姐妹,给她们改姓樱花,两个月后之后成立了『樱花媚忍』,定下了我们现在还在遵守的门规,其中有一条儿是如果有男人能身受媚术而不死,在精神控制的情况下更能性慾勃发,那他就是天降的『媚忍剋星』,是全体『媚忍』的主人,他的命令就是天之旨意。」   「为什么这么定?」   「我不知道,这是祖先定下的规矩,我们只能无条件遵守。」玉子扭过头,很妩媚的望着男人,「您就是那个天降的『媚忍剋星』,百年之间,您是继大久保利通之后,『媚忍』的第二个男主人。」   「那我就不推辞了。」侯龙涛笑着往女人的小穴中加了一根手指,心里却在暗骂日本人的狗屁不通,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狗屁不通,但他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   编者话:我算是服了,几章不见色情场面,有一批读者跳出来批我失掉了情色小说的精邃;几章情节发展的缓慢一点儿,又有一批读者跳出来批我喧宾夺主。既然我写的是情色小说儿,色情和情节就都不能少,两者都要照顾到,只喜欢其中一者的,请耐心一点儿。《金鳞》写了一百六十多章,「玄幻」的总共不到十章,今后也不会再有了。世界上用科学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数不胜数,《金鳞》就因为这几章「脱离现实的玄幻」而变成不伦不类的文章了?这让我想起了当初写「计中有计」时,大量的读者对我表示失望,因为在陈倩的身上用了过多的笔墨,说我把《金鳞》毁了的有之,说我江郎才尽的有之,说我在凑字儿糊弄人的有之,怀疑不是我写的有之,还因为我替自己辩解了几句而成了「变得越来越傲慢」。现在返回头看,「计中有计」可以说是全书最出彩儿的几个部分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