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三十岁的少妇
三十岁的少妇
也有人说女人象梦一样朦胧;有人喜欢少女的清纯,还有人喜欢少妇的成熟。在我的心目中,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是美的,因爲,这时的女人已趋于成熟。唯有风情万种的女人才是最可爱的,唯有女人味十足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成熟的女人就比饱满的葡萄,成熟的女人就比经年的醇酒;成熟的女人就比和煦的春风。 三十多岁的女人最解风情,只有这个年段的女人才真正称得上性感、迷人。在我人生的旅途中,让我真正懂得人生至美的性爱的就是这些美丽成熟、性感迷人的三十多岁的少妇。时至今日我也不会忘记,是她们让我懂得真正的女人是怎样的,在她们温柔的呵护下,我懂得了男女性爱的真谛。 那年我刚满十八岁,在省城的一所着名大学中文系一年级上学。和我同班的有一个女孩刚满十七岁,人长得清纯秀美,娇小迷人,后来我叫她泓。也许我们俩在系裏最小的缘故,所以我们很自然的就成了朋友,那时的我们单纯得山泉一样。刚入学的那年正赶上第四届全国大学生文艺调演,也许是学校艺术系的学生徒有虚名,也许是我和泓在高中阶段就是各自城市各自学校的文艺骨干,反正校学生会把我和泓调到演出队,由一名女舞蹈教师帮我们排演双人舞。 这名女舞蹈教师名叫柳漪,三十多岁,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在我少年的心目中,她就是美,她就是完美,我和泓都被她对舞蹈艺术的认识与理解,以及在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无以伦比的优雅的气质深深地折服,在她身上所体现的是一种让惊心动魄的美。在她的精心辅导下,我和泓的双人舞在第四届全国大学生文艺调演中获一等奖。消息传来,学校爲之震动,我和泓成了学校的新闻人物,更有不少人把我泓看成是少年得志,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回到学校不久,一天下午,柳漪老师邀我和泓晚上到她家作客,她要爲我和泓庆功。说来也巧,那天泓的父母偏巧到省城出差,泓去宾馆去看她的父母,只我一个去柳教师家了。在这之前,我只知道柳教师的爱人是一个高干子弟,已出国快两年了,柳老师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住在北京的奶奶家,柳老师一个人住在一套在八十年代来说非常豪华的公寓裏。 那天晚上,我着刺骨的寒风和漫天飘舞的雪花来到了柳老师的家中。按响门铃后,柳老师把门打开,把我迎进室内,一股暧流扑面而来,外面虽然是寒风凛冽,可是室内却暧意融融。进得客厅,我仔细再看柳老师时,只见一袭黑天鹅长裙包裹着她健美丰腴的身躯,平日披散在脑后的如黑瀑布般的秀发在头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露出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面颊上隐隐透出淡淡的红晕,浅浅的笑意如梦般迷人。今晚的柳老师身上所体现的是最女人的一面,是那种让所有的男人都怦然心动的惊心动魄的美。 在柳老师家的餐厅裏,我品赏到了柳老师的精湛的厨艺,真想不到平日裏端庄、高贵的柳老师竟做得一手菜。饭后,我和柳老师又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柳老师问起我和泓参加大学生文艺调演的事情,我把和泓去北京演出的情况详细的说给柳老师,她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给我送上咖啡和水果,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时针已指向晚上九点锺。 当我意识到该离开,起身告别时,柳老师拉住我说:绛,不要着急,再坐一会,陪我聊聊天。 柳老师柔若无骨的手握着我的手,满面满眼都是期待。我不由自主地又坐了下来,这回,柳老师紧紧地挨在我的身边坐着,一股让人心醉神迷的成熟女子特有的体香若隐若现地萦绕在我的身边。 柳老师向我讲起她的家庭、她的丈夫和女儿,讲起她对我和泓的印象,说到最后,她看着我说:绛,你是我这些年来看到的最优秀的男孩,我真的喜欢你和泓,我????我,今晚你能留下来,再陪我一会吗? 说着柳老师满面娇羞地低下了头。此时此刻我已明白了这陪的真正的含义。 看着柳老师因羞涩而变得绯红的而颊,嗅着那夺人魂魄的迷人的少妇的体香,我仿佛在梦境中一般。 我拉住柳老师的手,喃喃地说:柳老师,我??我也真的喜欢你,我?? 没等我说完,柳老师就张开双臂把我搂在她的温暖的怀中,把她娇美的面庞紧紧贴在我的脸上,过了一会,她把她那红润、香甜的嘴唇紧紧贴上我的双唇,紧紧吸吮着,柳老师惊奇地发现,我竟然不会与女人接吻,她把丁香条般的舌头进我的嘴裏,在我的嘴裏轻轻地搅动着,同时意示着我,我心有灵犀地也把舌头探进柳老师的口中,在她的嘴裏搅动着,我们互相裹吮着吻得天昏地暗,这是我第一次与女人接吻,而且是和我最崇拜的老师接吻,不知过了多久,柳老师轻轻在我的耳边说:亲爱的,我们到卧室去吧。 我知道即将要发生什麽,那是一个神密的世界,怀着对那个神密的热望,我把身材和我着不多一般高的、丰腴的柳漪抱在怀中,抱着她走进了她充满了女性气息的卧室。 当我把柳老师放在她宽大的双人床上时,柳老师被性欲激发起的热情使她的面颊涌起一片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她扭动着丰腴的身体,全身的曲线毕致,真个是丰胸、纤腰、肥臀。 绛,来,帮我把裙子脱了,今天晚上,我让你在老师身上学会一种在书本上学不到的本领。 我颤抖着双手,拉开柳漪背后长裙的拉链,轻轻褪下,一个几乎全裸的美豔少妇就横陈在我的面前,柳老师双手伸过头,解开发髻,两条丰腴、修长的手臂膀向上伸着,露出腋下油黑的腋毛,坚挺的乳房在黑色蕾丝乳罩下,随着柳老师的身体的扭动而巍巍颤动,小巧玲珑的肚脐看地镶嵌在洁白、柔韧的小腹上,丰满、圆润的大腿,修长、笔挺的小腿,然而最让我心动的还是那窄窄的黑色蕾丝三角裤下的所在,几丝不甘寂寞的阴毛如红杏出墙般俏皮地露在三角裤外,那流线般的阴部轮廓向我讲述着一个我从未见闻过的神密的世界。我看得血脉贲张,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地颤栗。 只听得柳老师娇声说:绛,你觉得老师美吗? 美,老师真美???? 那你还发什麽呆?还不快过来。 柳老师满面羞红娇声地说着,伸出细嫩、纤柔的手把我拉到她的身边。 我看得血脉贲涨,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地颤栗,这时,只听得柳老师娇声道:绛,你还看什麽呢,还不过来。 说着她伸出细嫩、纤柔的手把我拉至她的身边。一阵阵成熟少妇迷人的体香如丝如缕地飘来,我只觉得一阵阵地意醉神迷。 不知不觉中,柳老师已把我的外衣脱去,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短裤。这时,柳老师双手背到背后,解开黑色蕾丝乳罩搭扣,那对丰满、尖挺的乳房如两只白鸽般跳跃而出,那小巧玲珑的淡紫色的乳头,在凝脂般的肤色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豔美,接着,她又慢慢地褪去那精美的黑色镂花蕾丝三角裤,把一个成熟、美豔少妇迷人的特区展现在我的面前。 那迷一样神密、梦一样美丽的少妇的阴部,对于少年的我来说是一块从未登临的新大陆,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滑润的大阴唇已然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隔着窄窄的会阴,是小巧的、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 看着这美奂美侖的人间尤物,看着那惹火的身材,和如梦似幻的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我的阴茎涨得仿佛要炸裂一般,把短裤撑起,急需要找一个温柔的地方把其中的能量全部释放出去。 此时此刻地柳老师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 看她的脸上,满面酡红,有娇羞、有风骚、有淫蕩、有端正。 她的一支手去揉摸自己的阴部,嘴裏传出阵若有若无,时断时续,令人消魂的呻吟,另一支手则把我的短裤拉下,我的阴茎如出销的利剑一样直挺挺地显现在柳漪──我的老师,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豔绝伦的少妇面前。看到我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阴茎,柳老师惊喜地叫出声来:啊!绛,没想到,你的宝贝这样优秀,真是太了。 她欣喜地用纤纤嫩手握住我的阴茎,十八年了,第一次有一个异性、一个成熟的、美豔的女人把玩着我的阴茎,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阴茎传遍全身。在我的生命中,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十八岁冬天的那个令人心醉神迷的美的夜晚,室外天寒地冻,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室内暧意融融,柔情似水,春色无边。我和长我近十岁的美豔、风骚的女舞蹈教师赤裸裸地在她充满着无限春意的卧室裏,她轻轻握着我的阴茎,爱不释手地套撸着。 我如同小学生一样,贪婪地看着宽大的双人床上妩媚、妖娆、性感、丰腴的成熟少妇的肉体。我看到她白嫩、修长的手指分开小阴唇,中指轻轻按揉着小巧如豆蔻般的阴蒂,从那迷人的阴道深处不断地有无色的液体流溢出来,滋润着她的阴部,一串串美丽的、令人消魂的呻吟声从她红润的唇间传出,只见她目色迷朦,满面酡红,丰腴、性感的胴体扭动着,断断续续地说:绛??快点??把你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裏去???我要你,老师把自己给你???? 她把双腿分成M形,把我拉在她的柔若无骨的身上,我一阵阵沖动,把硬梆梆的阴茎向她的阴部插去,这是我的第一次,阴茎第一次与女人的阴部接触,那种感觉如梦如幻,一时难以言明。我的阴茎触在柳老师的阴部,可怎麽也插不到她的阴道裏去。柳老师这才意识到我是一个童男子,欣喜地说:呵,绛,真没想到,你是第一次与女人做爱,我??唉,我真是太惊喜了,来让我来教你吧。 说着,柳老师坐起身来,让我仰卧在床上,我那勃涨得硬梆梆、又大、又粗、又长的阴茎如擎天一柱昂然屹立。柳老师爱怜地把玩着我的阴茎,那神情就象看一件稀世珍宝,过了一会,她伏下身去,背对着我头伏在我的阴部,趴在了我的身上,肥美的丰臀对着我的脸,竟然去吻舔我的阴茎,她把我硬梆梆的阴茎噙在嘴裏,红润的双唇套撸着我的阴茎,舌尖舔触着龟头。 一股热流从龟头如触电般刹时传遍全身。那纤柔的舌头把的我的龟头舔得麻痒痒的,使我飘飘然,有一种羽化登仙的感觉,从阴茎处传来阵阵快感。柳老师雪白、丰腴、肥美的屁股就在我的面前,从她的阴部传来美豔少妇特有的体香,一种莫名的沖动使我无师自通地用双手捧住她的丰臀,擡起头去吻她那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当我的嘴吻在她的阴唇上时,她的浑身一阵颤栗,随即就兴奋地断断续续地教我怎样吻她,我用舌尖分开她的阴唇,舌头伸进她滑润的阴道裏搅动着,然后又用双唇噙住她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阴蒂裹吮着,我的鼻尖在柳老师小巧的暗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上,柳老师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一阵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从她的阴道流淌出来,流在我的脸上嘴裏。 过了一会,柳老师起身面向我蹲跨在我的身上,把阴道口正对着我硬挺的阴茎,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我的阴茎,把龟头对準她那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湿润、洞开的阴道口,她肥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沈下来,我的阴茎的龟头被她的肥美、润滑的阴唇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裹着,她向下慢慢坐沈着,我硬梆梆的,又粗、又长、又大的阴茎一点点地被她的阴道所吞没,她阴道的内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我的阴茎。成熟少妇的阴道是这样的美妙! 插在柳老师的阴道裏,我那勃涨得难受的阴茎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渐渐地她的阴道把我的阴茎全都吞没了,她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我的两股上,我的硬梆梆、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阴茎连根插入她的阴道裏。她的阴道裏暧洋洋的,阴道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裹着我的阴茎的龟头。生平第一次完成了男女性爱的交媾,生平第一次把成熟的阴茎插进成熟女子的阴道裏。 在长我十多岁的年轻、美豔的女舞蹈教师丰腴的肉体上,在她那紧紧的,内壁柔嫩、滑润,带有褶皱的阴道裏,我的阴茎第一次实现了质的飞跃,我也从童男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男子。 柳老师的身体上下颠动着,阴道紧紧套撸着我的阴茎,大小阴唇有力地夹迫着我的勃涨的阴茎,我的阴茎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暧的肉,每触一下,柳老师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吟声。 我的双手扶住柳老师肥美的丰臀,揉捏着,柳老师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肥硕的屁股,过了一会趴在我的身上,粉脸贴着我的脸,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我:绛,女人不? 不等我回答,她又娇声问道:你知道我们在干什麽吗? 她略带羞涩地把脸紧紧贴在我的脸上,扭动着身体,小阴唇有力的夹迫着我的阴茎,娇笑着说:老师的这个叫小骚屄,你的这个叫大鸡巴,咱们现在干的叫大鸡巴操小骚屄。 想着柳老师白日的端庄、文静,怎麽也可想象如此淫蕩的话语会从她那美丽的小嘴裏说出来,听着她的淫蕩的话语和浅浅的娇笑,我用力向上挺送着身体,阴茎用力向柳老师阴道深处插送着,柳老师也扭摆着肥美的大屁股,滑润的、带有褶皱的阴道有力地套撸着我粗大的、硬梆梆的阴茎。柳老师尽情地呻吟着,叫着,那声间真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真叫人销魂。 柳老师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只见她粉面含春,秀眼迷离,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她颠动着身体上下套撸了几十下,然后又骑坐在我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嫩的丰臀,使我的阴茎完全没入她的阴道裏,龟头研磨着花心。 我们俩因做爱的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室内春意见盎然,情爱无边。一阵阵无色的透明液体从她的阴道深处缓缓流出来,把我们俩的阴部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柳老师在我的身上颠动、扭转丰臀时,就会发出哧哧的声音。 柳老师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小阴唇紧紧夹迫着我的阴茎,有力地套撸着,阴茎在美豔少妇的阴道裏感触到快感传遍了全身,我浑身都在颤栗着,阴茎就仿佛触电一样,麻痒痒的,从脊髓直传到全身各处。这时,从柳老师的阴道深处涌起一股热流有力地刺激着我的阴茎龟头,同时,柳老师也加快了颠扭的速度,呻吟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啊???啊???啊???小骚屄让大鸡巴操得太舒服了???大鸡巴操得真????啊??? 我这时也感到从脊柱尾骨处传来一阵麻痒,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挺送着下体,嘴裏也大声呻吟着:啊????老师????操老师的小骚屄太了??啊??? 在我俩高声呻吟声裏,从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酥痒,刺激着阴茎根部一阵阵酥痒,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从阴茎根部迅速强劲地射出,有力地喷注在柳老师的阴道裏面,沖击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融融的肉。我的身体不停地抽动着,阴茎有力地在柳老师的阴道裏撅动着;柳老师的身体也不住地颤栗着,阴道壁和小阴唇有力地收缩着,夹迫着我的阴茎,那热流喷射着、沖击着,在柳老师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成熟的少妇的阴道裏,我把我人生的第一注精液喷射在裏面,年长十多岁的美豔、风骚、性感、妖娆的女舞蹈教师尽情地承受着她得意学生的爱的洗礼?????? 不知过多久,我俩从性交的高潮中渐渐平静下来,亢奋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柳老师趴在我的身上,轻轻地吻着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嘴唇,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那情形分明是姐姐对弟弟的怜爱,在她的身上怎麽也看不出刚才那个放浪、淫蕩、风骚的美豔少妇的影子,秀丽白嫩的面颊上一抹羞红,教自己年少的学生做爱确实是一件让人既感到刺激又感到难爲情的一件事。我的阴茎还插在柳老师的阴道裏,柳老师的阴唇依然夹裹着。绛,我真的没想到这是你的第一次,也许我错了,可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实在忍受不住情欲的折磨,你也许认爲我是个坏女人,不管你信不信,你是我婚外的第一人, 柳老师满面羞红,柔声说:我比你大十多岁,但我不希图你什麽,只希望你能记住我。这些年来,我一个人生活,一直盼望着有一个我理想中的人来抚慰我孤寂的情怀。苍天有眼,在我平淡了多年的生活裏出现了你,不只是你英俊的容貌吸引了,更主要的是你身上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与衆不同气质,你的学识、你的才华都深深地吸引着我。唉,爲什麽,造化如此捉弄人,我们要相差十多岁,爲什麽我年轻时没你。 说着,柳老师一双秀目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滴。听了柳老师的肺腑之言,我非常感动,我搂着她丰腴的身体,吻着她秀美的面庞,吻去挂在腮边的泪滴,轻声说:柳老师,我真是太高兴了,你也许不知道你是我最崇拜的老师之一,我做梦也没想到能有这样一个美妙迷人让人终生难忘的夜晚,我爱你,柳老师,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迷人的夜晚,是你用你的身体言传身教教会了我在书本上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东西。 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完全软了下来,从她的阴道裏滑了出来,柳老师还趴在我的身上,听了我的话,柳老师不禁羞得面色绯红,嘤咛一声把头埋在我的怀裏。 哧哧轻声娇笑着,半天才娇声说道:绛,你真会付女人欢心,唉,有了今日的经曆,你别再叫我‘老师’了,我们俩这个样子在一起,听着你叫我‘老师’,我的心裏直发毛。 看着她娇羞的模样,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沖动,我把手伸向她肥美、白嫩的丰臀,用力揉捏了一下说:就叫你‘老师’,这样才刺激,才有激情。 柳漪被我捏得也兴奋起来,忘情地亲吻着我说:小坏蛋,你真是可人,我真愿意永远和你这样在一起,老师不能让你白叫,我还要教你男欢女爱的秘技,让你不仅有征服女人的外貌、学识,还让你有征服女人的床上功夫。 柳老师把我搂抱在怀裏,尖挺丰腴的双乳紧紧贴在我的胸前。过了一会,柳老师说:绛,我们到卫生间去洗一洗。 说着从我身上爬起。看着柳老师光洁、白嫩的皮肤,丰盈、健美的体态,我心裏真是美极了,看美人是一种享受,看赤裸的美人是一种更大的享受。坚挺、圆翘的丰乳,纤细、柔韧的腰肢,虽然生育过,可是柳老师的腹部一点赘肉都没有,一如处女般平滑,光润,丰腴、肥美的屁股,修长、挺拔的双腿以及双腿间那浓密、柔软的阴毛,滑润、肥厚的阴唇。柳老师的阴道口湿漉漉的,她扭摆着腰肢,肥美的丰臀摇摆着,她抱着我的肩,我搂着她的腰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我们坐在宽大的浴盆裏,柳老师用她那纤柔的嫩手给我洗净了全身,我的手也在她丰腴的身上抚摸、摩娑。但我们的手更多的还是把玩对方的阴部。柳老师仔细的把我的阴茎、阴囊洗得干干净净,用纤纤嫩手轻轻套撸着,我软软的阴茎在她的手中渐渐变得硬了起来。 在柳老师的暗示下,我把柳老师的阴部也洗得干干净净,我用手指探进她的阴道裏,轻轻搅动着,柳老师扭动着身躯咯咯娇笑着,我用手指沾上沐浴露在她滑润的阴道裏抽插着。柳老师笑着说:孺子可教,你真是个学生。可是还有个地方你还没给我洗到呢。 说着她把我的手指从她的阴道裏拉出来,轻轻划过芳草萋萋的会阴,最后停在了她的肛门上。她的肛门是那样的小巧,紧紧凑凑的,摸上去手感非常,她扭动着身子,嘴贴在我的耳边,羞红着脸娇声说:绛,这个地方也是玩的地方,你帮我洗一洗,我们玩个痛快。 我的手指沾上沐浴液,轻轻按揉着柳老师的菊花蕾,在柳老师的指挥下,食指慢慢地、轻轻地探进了她的屁眼裏,柳老师的屁眼很紧,扩约肌紧紧包裹着我的手指,柳老师媚眼如丝,嘴裏发出阵阵令人沈醉的呻吟声,我的手指完全插进了柳老师的肛门裏,柳老师扭动着丰腴的屁股,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裏抽插着,沐浴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渐渐地她的肛门松弛了下来,我的手指能自由出入了,在宽大的浴盆裏,我把丰满的豔美的柳老师抱在怀中,用清水把她的屁眼裏裏外外洗得干干净净。 我们俩从浴盆裏出来,紧紧抱在一起,我亲吻着柳老师,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裏,用力搅动着,她用她红润、甜美的小嘴吸吮着,我的勃起的硬梆梆的阴茎在她的柔软、平坦的小腹上。 柳老师擡起一条腿盘在我的腰间,让她的阴道口正对着我勃起的硬梆梆的阴茎,我抱着她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柳老师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卟滋一声,随着柳老师的娇叫,我的阴茎又一次插进了柳老师那梦一样美丽、迷一样神密的阴道裏。 柳老师紧紧搂着我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下体,我一手搂着柳老师苗条的腰肢,一手抱着柳老师肥美的丰臀,阴茎用力在她的阴道裏抽插,柳老师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阴道内壁套撸着我的阴茎,小阴唇紧紧裹住我的阴茎。我们俩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我用力搂抱起柳老师的肥美的屁股,柳老师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我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满头的乌发随着我阴茎的沖击在脑后飘扬。她满面酡红,娇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哦??小老公,亲亲宝贝,我爱你,大鸡巴操小骚屄???哦?????? 我搂抱着柳老师的丰臀,柳老师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我的腰间,我的阴茎紧插在柳老师的阴道裏,柳老师的阴道口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我把柳老师抱在怀中,阴茎插在她的阴道裏,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我站在沙发旁把柳老师的双腿架在肩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阴茎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裏,摇摆着屁股,阴茎在柳老师的阴道裏研磨着,龟头触着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柳老师星目迷离,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呻吟阵阵。